為了這次的recital, 房東某個禮拜五的晚上12點還得抱著睡著的女兒Eliana去排隊, 等著一早開始賣票時她可以買到好位置 -- 是的, 第一二排的中間 -- 我還真從沒坐過這麼前面的座位。 只是太前面了也不是好事, 舞台太高, 要仰起頭來才看得到舞者, 而視線又太窄, 頭得轉來轉去才看得到整個平面。

表演有兩場, 下午一場跟晚上一場, 曲目大同小異。 舞者從粉雕玉琢卻還不太進入狀況的三四歲小娃娃到今年要去念高中的大朋友。 不過就是跳舞嘛, 他們也能如此盛重其事, 有聲有色地開成果發表會。我不知道台灣學跳舞的小朋友多不多, 可是像這樣純業餘的舞蹈學校竟然能募集到這麼多學生, 而這些大朋友的表現又如此純熟精湛, 想來還是一件很amazing的事。

表演途中還穿叉有parents dancing -- 爸爸跟小女孩, 媽媽跟小女孩, 爸媽跟小女孩 -- 也算是一種親子同樂吧? 還有爸爸抱著小小朋友的, 老老少少都扭得非常快樂, 更增添了熱鬧的氣氛。 當然, parents dancing的"舞衣"也是統一的, 就是我房東穿著的那件黑色T-shirt。

小女孩在台上表演, 當然是要獻花的囉! 主辦單位當然是想到這一層了, 許久前就有開放登記每人要的花束數, 一束五塊錢當天現場領取, 就是Eliana手上的那一把囉。

為了小孩, 父母還是總是捨得錢花下去的吧? 難得小孩登台表演, 父母們哪忍得住不呼朋引伴, 召集親朋好友來壯聲勢? 要不, 一個場地那麼大, 是哪些人掏腰包來看表演的?

謝幕時布簾一拉起來, 滿舞台的金碧輝煌璀璨晶亮還是炫得人忍不住稱奇。 至少有200位大大小小的舞者大聲地隨著音樂歌唱, 為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表演畫下句點。 



但最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散場的方式。 兩百多個大朋友小朋友的家屬等在後台出口, 等著接大小朋友, 一擁而上的狀況會是怎樣混亂? 夜黑月高, 如果你是主辦單位, 你會如何散場?





我承認我是真的沒想到, 我也不知道若有同樣的活動在臺灣是不是會同樣有人考慮到這一層。

出口分兩邊, 12歲以上的大朋友走一個出口, 以下的小朋友走一個出口。 所有家長都被圍在離出口約三公尺的欄杆外, 兩三個工作人員拿著手電筒等在門外。 "ooo xxx "工作人員喊著舞的名字, 跳這支舞的小朋友一個個走出來, 家長可以進到欄杆內接小朋友, 工作人員拿著手電筒照著:"Is this yours?" (哈, 我覺得他們應該問小朋友這是不是她的家長才對 ^^) 一個一個地把小朋友接走。
你看, 這是不是井然有序多了? 要不人多手雜, 一片混亂中萬一弄丟了哪個小女孩, 可怎麼辦才好?


照片中是個很漂亮又看起來很懂事的小女孩 -- 是那種人群中你一眼就能看到的美麗 -- 我後來都只顧著照她, 都不照Eliana了呢 :)














-----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