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已無存糧, 所以今夜的我很勤勞地決定出門覓食去, 順便去書局晃晃, 翻翻看有沒有好看的繪本。

然後100塊白花花的銀子就不見了。

我們家附近的書局是B&N, 每次進去都會先路過他們bargain的區, 那些厚厚的精裝本配上不太大的價碼數字常常總是讓我不小心就抱回來一堆有的沒的大部頭書。今天就是這樣拎了九本書回來, 還要裝成兩袋以免太重。

其中最貴的一本是The Musee D'Orsay, $14.98。不小心撇見時真是讓我驚喜地說不上話來。話說當年我去巴黎時並沒有作功課, 奧賽美術館是什麼東東, 我一點概念也沒有, 只知道是火車站改建的。那天我們悠哉悠渽地晃呀晃地晃到它門口, 想說是沒事的午後, 進去看看吧, 發現我忘了帶國際學生證, 而學生票跟一般票價有點小差距。"不讓我買學生票我就不進去了", 我說。還好護照上的年齡符合買學生票的規矩, 才讓我沒跟這麼棒的地方失之交臂。

後來, 有人要去巴黎時我都會說, 如果只能挑一個博物館逛, 那就去奧賽吧! 羅浮宮也大, 收藏也多, 但那些古典宮廷宗教的畫對我而言不是那麼有吸引力。可是, 奧賽, 你知道, 那麼那麼多你耳熟能詳, 異常熟悉的畫作活生生地展現在你眼前時, 你還是只能瞠目結舌, 震撼到不行為止。

米勒的拾穗, 莫內的草地上的午餐還有很多很多的其它, 歷史課本上的吹笛子的小孩, Manet的陽台, Degas的芭蕾舞的少女, 梵谷的自畫像跟the bedroom, 高更的大溪地 ..... 原來它們在這裡!!

"原來它們在這裡", 成了唯一剩下來能夠言語的驚嘆號!

那一個午後, 就這樣在反復的高潮迭起, 不能自己, 直到閉館時間到了, 才依依不捨地離去。也因此, 理論上我都會努力參觀的gift shop, 也就錯過了, 留下沒有買到屬於它的畫冊甚至名信片的遺憾。

所以, 後來, 有人要去巴黎問我要不要帶點什麼時, 我都會說, 幫我帶本奧賽的畫冊吧! 只是, 這麼多年來, 我還是 只能繼續等待著跟它的結緣。

那天出來後, 朋友笑著問我, "怎麼樣? 如果要買成人票, 還進不進去啊?" 進去啊, 當然進去啊, 再怎麼樣都要進去看畫的啊! :)

書不是印刷得很精美, 但總算是圓了一個小小的夢。














-----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