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花兩個禮拜的時間才能聽完一本書其實還是蠻累的喔.. 是一種要堅持下去的毅力。但我總算把一盒9片的Anne of the Green Gables聽完啦!!


很怕這樣講會被人家笑是鄉吧佬, 可是我真的是聽得非常非常感動喔!! 不過就是"念書"嘛, 好難想像怎麼能把每個人都講得如此唯妙唯肖, 都講出自己的生命了! 不是像布袋戲裡有很多的變聲, 可是光講話的口氣她就將一個人的個性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來了 -- 有一種她把聲音的表演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感覺... OK, 第一次進大觀園, 等我多聽幾片再來告訴你其他人講得如何。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來沒有過真的有"那麼忙"的日子, 再怎麼忙, 頂多是邊吃飯邊工作而不是邊上網, 然後覺少睡一點就是了。昨天一陣兵荒馬亂的, 我的早午餐牛奶麥片影子都沒看到就下午四點了, 該談的談該做的做到一個段落好不容易把我的櫻桃午餐從folding table拿到我的辦公桌上時提姆就出現了。早上去問問題他在忙, 說下午要過來。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湯姆跟馬克都有出現在門口, 一一回拜之後再收拾殘局就快七點了。櫻桃於是又整盒帶回家當晚餐。真是crazy。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有聲書", 一直沒有想去嘗試過。一來覺得照本宣科沒有意思, 二來不知道為什麼都覺得有聲書都是要跟你灌人生小道理或純講話的內容, 三來覺得好看的書還是要捧在手上白紙黑字地讀著才算"看書"。有一次跟星蒂聊到她都看些什麼書的時候, 她說有些小說類不用細讀的書她就會用聽的。當時覺得這其實也很棒, 想想我一天上下班來回要開一個小時的車, 要是聽得懂英文也能來聽書的話應該也可以多"讀"了好幾本書吧! 礙於一直覺得英文沒好到能聽書, 這件事就暫且擱下, 休再提起了。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星期廢寢沒有忘食地啃完四本的"模仿犯"。書裡講了很多東西一時很難消化, 但感觸最深的還是寫被害者家屬不斷自責的"如果怎樣"或"如果不怎麼樣"是不是小孩就不會被殺。養大一個小孩不容易, 但在這樣的連續殺人事件中, 就為著兇手的"好玩", 沒有為什麼也沒有因為怎麼樣, 就此殞逝。生命如此輕易, 命運如此輕率。


"有時候很難理解小朋友在想什麼吧? 你看, 他們出海的時候肯定風浪蠻大的吧?"


忍不住想像她的父母接到惡耗一路風塵僕僕而來的景況。哀慟, 怎麼樣也不能相信是真的吧? 要養大一個小孩是多麼不容易, 而要長到多大才能真實確定孩子是平安健康地"長大"呢? 養到這麼大, 總不能把他們鎖在家裡不出門吧? 但這樣的意外, 怎麼避免?


前天hiking時還談到倪敏然自殺的事, 還有小虎隊之一的陳志朋演藝事業不順得了憂鬱症的事。"勝不驕敗不餒"是老生常談到老掉牙的了, 可是你怎麼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完整"地讓他們領悟這個道理, 讓他們在感情/事業/課業的高峰也能謙虛含蓄悠容自得, 在感情/事業/學業的低潮期也能坦然接受甘於平凡安靜恬適等待下一個上坡? 你怎麼樣能讓他們明白, 世間之大有很多事可以做不要光在一件事上鑽牛角尖, 你怎麼樣能讓他明白, 為一個會離去的人頹廢喪志甚至跑去自殺是多麼不值得?


沒有小孩的我們, 最近不管聊什麼人生百態都會回到怎樣教養小孩的話題上。可是, 相信一切都是註定好的我, 也相信即使小孩還沒有出生, 他/她的一生其實也都早已註定好了。


隔壁的太太非常後知後覺地到了禮拜三下午才開始"追蹤"這條新聞。跑來問我是不是"那個高高瘦瘦漂亮的女生"。我叫她ph看照片就知道了, 她說她不知道怎麼弄, 叫我用給她看。過了一會兒又跑來問我她的辦公室在哪裡, 我說我不知道, 她去追蹤了半天還來報告戰果宣稱門牌上有她的名字所以錯不了。中午去吃飯的一路上她也是一直問東問西, 還拿出一個例子來攀關係:"以前有個朋友啊, 29歲, 也是很優秀喔, 我們是在XX公司的同事, 她後來去CISCO, 去法國玩時車禍過世。她要出發前我們還去吃過飯送行呢 ... "。


那是我學妹。我冷冷地說。

"哪裡的學妹啊?" 她問, 然後問說我知不知道情形是怎樣然後就開始繼續活靈活現地報告車禍是怎樣發生的。


我其實一點都不想知道。


這樣難過的心情之後, 有誰真的care細節是怎麼樣的? 她有她的理想有她的夢想有她計畫的未來當一切猛然嘎然而止的時候她究竟是溺斃的還是怎麼死的是重點嗎? 後來我在洗手間聽到她跟學妹部門裡的大陸女生問東問西時我就真的生氣了。她在追著問是誰跟她去划船的是誰跟她划同一條船的是誰跟誰說這件事的她為什麼沒有穿救生衣救生衣怎麼會掉其他還有多少人去划船.... 大家同文同種來自同一個地方, 好端端一個人沒有了, 不難過不傷心不感嘆也就算了, 還一定要這樣事不關己地湊熱鬧東家長西家短的八卦嗎?


是不是不難理解壹週刊或那些八卦雜誌的存在甚至熱賣?


亞米妮也是。Apple說很難過不想跟她談這個, 轉來問我, 還要我寄照片給她。交代了我們看到的信上寫的, 她還是問個不停, 然後不到兩個小時之後又打電話來問more news!! 這還是熱門新聞每小時即時快報交代最新發展啊? 曾經是活生生跟我們這樣近距離的人呢! 她們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同理心?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我要睡了... |-)... Before it's too late, 我要先跟你說, 你是我最最最要好的朋友啦 ! .... 我有生過你的氣, 可是後來通通都沒有記得喔 ! 啊你有生過我的氣, 也不要記得. 以後不管有沒有零用錢,都要記得常常跟我企吃飯逛街... "


一早來先去倒水, 看到"學妹"跟兩個人在講話, 邊講還邊掉淚。"學妹"不是我的學妹, 我是跟著Apple叫的。"學妹"也不是Apple的學妹, 是Apple老公在Stanford的學妹。雖然很疑惑, 但是不好意思打斷他們, 倒完我的茶就回去。在辦公室前遇到比斯, 問我Grace Huang是誰, 還加了個像中文的名字。我搖頭, 我認識的Grace不姓黃, 也沒認識其他姓黃的人在這邊, 中文名字我也沒聽過。


放好茶換熱水瓶。我習慣把熱水瓶裝滿, 這樣至少有大半天不用特地起身倒熱水泡茶。一出門就看到Gloria, 隔壁部門的秘書, 每次看到她都有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覺, 所以我也沒跟她打招呼。到了breakroom她跟學妹講了句什麼, 學妹說她這就去才結束她跟另外兩個人的對話。我忍不住問Gloria發生了什麼事, 她想了想頓了頓, 問我看了email沒有。我說還沒。她又欲言又止, 叫我回去看email。


匆匆打開電腦找到Gloria寄出來的信。Forward的信, subject是Grace passed away yesterday。


信是昨晚12點多寄出來的, 所以應該是禮拜天發生的事。她們六個人去Channel Island camping, 在Santa Cruz Island租了船去Keyaking。六個人分三艘船出航, 途中風浪太大把船掀翻了。翻船時學妹的頭被撞到, 同時救生衣掉了。另一個女生抱著她, 在海上漂流了至少一個半小時才被救起, 學妹已經沒有呼吸跟心跳, 到醫院急救四小時後仍是回天乏術。     < 新聞 >     < news >


信讀得飛快, 心情有著莫名的緊張。不會是另一個學妹吧? 一邊讀著我一邊想, 終於忍不住去ph了一下... 啊, 倒抽了一口氣, 是另外那個學妹。


走到Apple的辦公室, 她還沒看信。不知道要講什麼, 也只能叫她看信, 便回我自己的房裡去。


是的, 我連學妹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大家的辦公室離得近, 很常在走廊上或洗手間遇到。學妹算是很漂亮的, 高高瘦瘦的, 又有注意在修飾, 纖細又溫柔的模樣, 此刻還在我的腦海中映出心目中的影像。


"我上個禮拜還有遇到她呢" Apple走過來, 眼睛紅紅的。"我還在想說, 要離職了要跟她們講一下, 再一起吃個飯."


我不記得上一次遇到她是什麼時候。我們從來沒有說過話聊過天, 只是路上遇到了, 笑笑, 打打招呼。


11點半在會議室。我們準時到了裡面已經坐滿了人。一開門進去, 一股好深好重好濃的哀悽迎面而來, 讓人的心不由自主地深深跌落。我從不知道一室的憂傷竟能是如此濃烈, 似乎就要把房間爆開了。會議室外的空間在強烈冷氣中無比清涼快意, 而擠滿了人的會議室裡是化不開的鬱鬱高溫。


傑斯也是眼睛紅紅的, 說他才找過她們倆去他的新家看過。學妹還是哭得聲音都變了。Apple說她們倆感情很好, 會交換便當吃的那種好。


"彼得昨天還在跟我說, 我們July 4th那個weekend要不要去那個島玩呢"

"我也有想過這個summer可以去那裡啊"


:( 因為近, 是開車可以到的地方, 可以做短期旅遊。


"水上運動太危險了, 以後不要去玩喔"

"我本來還想說九月去Great Teton時要玩漂浮呢。好吧, 不玩了。"


你會想要用優秀又漂亮來形容她, 台大電機之後進Stanford, 前年十月進我們公司上班。26歲正是恣意享受生命的花樣年華。出門去玩的意外, 會覺得很冤枉很不值得吧?


"可是你會不會覺得是註定好好的? 今天就算她不去kayaking, 也會有別的事, one way or the other?"


算不算宿命我不知, 可是我真的是這樣相信的。是註定好的。連即使是亂數的抽取都是註定好的。只是, 我們當然還是忍不住會問, 為什麼? 這樣漂亮又聰明的女孩, 為什麼不能再有更多的時間去經歷生命? 走這一遭到此結束, 意義在哪裡?

可然而, 比起"老", "病", 或許就在那短短的時間中她走得沒有太多痛苦吧? 或許她在另一個空間裡有著更美滿的喜悅吧? Apple說, 她覺得人走了就是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有或沒有, 傷心難過遺憾的都是活著的人。


"那我是不是應該趕快去跟Y約吃飯?" 如果, 誰兩天後就會掛了?

"那我是不是應該回信給我那個同學跟她說我沒有生氣也沒有不理她?" 如果, 誰兩天後就會掛了?


"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才讀了第一章: 倒數著主角人生最後幾分鐘所發生的事。倒數完之後, 我還沒能往下翻閱。


最後幾分鐘。老公的同學也是去玩的時候在I-80上車禍過世。據說有車子拋錨在最內線的車道上, 同行的第一輛車閃過了, 第二輛閃躲不及撞上了。第二輛車的人還打電話給第一輛車的人說撞到了要處理一下。此時人員平安。然後又有車子追撞上來....


最後幾分鐘。如果前面那輛車不拋錨, 如果他們來得及煞車, 如果他們立即下車, 如果坐後座的人換坐到另一邊...


"那時候她應該也不知道她的生命還有兩天吧?"


她不會知道, 也沒有人知道。臨出門要去camping過long weekend了她應該還是快快樂樂的, 要登船出海去之前她應該還是滿臉笑容的, 船蕩出去離了岸乘著風她應該也是微笑著的。


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還那麼多, 而我們能做到的, 也只是盡心盡力地過日子, 讓自己萬一明天就掛了的時候不會有遺憾或悔恨。


生死是個大課題, 我參不透也弄不懂。這一夜我們無話。臨睡前Apple送出來上面那個message。我們要好好珍惜, 好好活在當下。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