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31 Wed 2007 15:24
  • 地震

開始搖晃起來的時候, 我正在餐桌上跟山友報告路上那場讓我開了快一小時車才到家的車禍。三天內看到兩場車禍, 嗯, 居安思危的這個月還沒完。

"噢, 地震", 我說。

是那種如果我還在台灣, 會氣定神閒地繼續吃飯的震度。 在這裡也沒有理由不氣定神閒, 只是久沒遇到地震了, 有點陌生感。 上次在SD遇到震度還不小的地震時是半夜, 正是睡到那種說什麼我都不要起床的程度, 搖一搖也就過去了。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簡單乾淨的小屋, 簡單乾淨的陽光, 百看不厭的天藍海藍, 我們就屋裡屋外磨蹭了快兩個小時--這就是我們此次行程的悠閒玩法。 直到該吃午飯了, 就來看看民宿提供什麼餐點。 在這種地方吃飯當然不會期待令人齒頰留香的餐點, 但有美景為伴, 什麼都好吃!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在網上看人家住民宿, 或典雅清幽, 或別具特色, 總是小小地羨慕。 只是每次打定主意要去住B&B(勉強可以跟民宿畫上等號吧), 看到價錢後總還是打退堂鼓, 摸摸鼻子還是去住便宜些的連鎖旅館。 所以, 住民宿對我而言, 也是遊馬祖的一大賣點, 尤其這種不是鋼筋水泥屋的民宿。

原本氣象預報說整個禮拜都會下雨的, 所以飛機降落時, 陽光從小小的機窗灑進來, 加上近在呎尺藍的無瑕的海平面, 我們的心早已high到不行。 民宿老闆到機場接我們, 出來接到電話, 立刻U-turn又接了兩位客人, 這一夜, 就我們這兩組人馬。 山路上下, 放眼都是陽光大好, 很難說是好心情造就了好風景還是好風景成全了好心情, 但眼前的一景一物一點一滴地累進著我們的喜悅, 直到來到公路的高點, 芹壁開展在眼前。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是前一篇提到的Hon Sushi, 借一下山友的照片來用. (小DC拍特寫很容易糊掉, 只好心領神會一下..)

這一家壽司店是新開張的, 開幕期間所有壽司都七折優待(大概就7~8塊吧), 這已經很棒了, 沒想到它的份量真的很多很多. 我們四人各點了一份壽司roll, 結果吃完三個大家就很飽了, 但因為生魚片不能放, 努力全部吃完後簡直是撐到不行啊! 趁還打折, 大家有經過時不要錯過. 店面很小(好像只有三四張桌子跟一個吧台), 要避開尖峰時間去才不會等到昏倒(最好也不要用他們的廁所). 禮拜天關門.

要怎樣才能"剛好有經過"呢? 對啦, 來一趟Shoreline[(1), (2), (3)]踏青之旅吧! 到灣邊/湖邊走走, *順便*來吃吃壽司, 就不會有吃太飽的罪惡感啦!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想post點東西又沒有時間/心情寫遊記時, 只能變把戲灌灌水。 雖然這邊沒幾位local的網友, 我還是忍不住要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一下。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哪天我們這邊也要疏散, 我們要到哪裡去啊?"
"去朋友家啊。"

可是我們並沒有住在"有點遠又不太遠"的親戚朋友-近到開車可到又遠在不會受到影響的距離。

"如果要被疏散到SBC球場或Oakland球場呢?"
"那就去啊。"
想到要在大得失當的空間人擠人地打地鋪, 實在很可憐呢。 因此睡袋睡墊不能忘, 或許還要記得拎帳篷。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7/10/20
Bear Valley Trail to Arch Rock
8.2 miles - 4 hr

書上是這麼說的: "This journey, suitable for the whole family, stays shaded along Bear Valley and Coast Creeks most of the way"。

我的腦袋裡又是大大的問號。 如果你跟我一樣, 每次來都往燈塔的方向去, 你一定也會疑惑哪來的樹, 更哪來的shaded most of the way。 但總之, 它是平路是無庸置疑的, 還是來看看吧。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Y是唯一從頭看到尾的人, 從馬克在公司吐血, 救護車一來居然量不到血壓, 到將近半夜的五個小時之後還是不斷地在出血, 這樣令人緊張焦躁的畫面當然不是透過電話線接收錄影轉播的我們可以體會的。

"你老公看到他一直還流那麼多血不會覺得情況很嚴重嗎?" Y說。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想到七八月時每天都有產能的日子, 真是久遠到不可思議呀。 這些日子不是在Lab裡對著莫名其妙的failure一籌莫展, 就是被追著要這個那個可不可以馬上變出來, 要不就是在會議室裡很想開口問道我可不可以不需要在這裡, 當然還有週復一週不斷再重覆的, "我這個禮拜一定可以修完"卻始終會在禮拜五的下午跳出新的東西要改的要加的... 也或許因此, Y沒有找到我。

接到電話時老公說他要去醫院, 馬克胃出血, 被救護車送去醫院了。 一個人, 沒有同事隨行。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