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2
Bollinger Creek Loop/Valley/Corduroy Hills/Madrone/Virgil Williams/Del Amigo/Sulphur Springs/Mahogany Trail
6.6mile - 5hr

這一路上, 我儘想著回家後要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穿著短袖短褲很舒服地躺在舒服的床上。 我竟是突然才領悟, 這麼簡單平凡的每天必做的事, 竟是如此美好舒適。

好啦,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會跳出來說他們不用走得面紅耳赤氣喘如牛一身髒亂也能很清楚地知道這樣的事實。 可是, "知道"跟"體會"到, 真的是兩回事喔! 要不, "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舒服地躺在床上"這事, 有多少人是每天都帶著感恩的心在做的呢? (我只會想到愉快的夜晚又過了, 明天又要上班了, 真是討厭)。

非得走得千辛萬苦才能體會到這麼簡單的道理, 真不知是終究有領會的慶幸, 還是忒後知後覺的糟糕。

這個公園在書上列了兩條步道, 我選了長的走。 書上說走一圈要9.2mile, 我在地圖上按著計算機算了又算, 只有7.5mile。 來到現場, 凡遇叉路必選捷徑的結果, 最後只走了6.66mile。 可是這一路不斷地上坡下坡上坡下坡, 真是比走起12mile的平路還要勞累。 尤其步道上景觀的變化極大, 翻過一座山頭就讓人有方才所見的風景等等已經彷如隔世, 走起來又覺特別漫長, 思緒也顯得格外遙遠。 誠懇推薦給想要在平凡生活中深刻領略"人生小道理"的山友們。

因為北上, 當然還是要剛好去吃一下Yuki。 如此一來, 抵達步道口時已經一點半了, 然後晴天霹靂地發現這公園七點就關門了! 本來還想說, 八點才天黑也還能走到七點半, 這下可真的就要奮力一搏了。 不想受制於關門時間的可以把車停在閘門外, 不過這就要多走一段有點無聊的柏油路才能來到登山口了。

因此一開始走得有點急, 見到上坡也是努力地衝呀衝。 邊心算著剩下的哩程邊惦量著經過的時間, 到中途才能放寬心慢走。 只是呀, 儘管我們都沒有休息, 這折磨人的6.66mile還是整整耗去我們五個小時。

一開始的Bollinger Creek Loop Trail走在林木間的溪畔。 溪裡沒什麼水了, 林子裡也乾乾的, 不過如此豔陽天裡有樹蔭遮日已經很感恩了。 溪西邊的這段路程短了點, 壞處就是地圖標得不清, 我們接回大路後一時無法判斷要往前走還是往回走。 先爬上了個小山崗, 端看了半天的地圖覺得要往叉路好像已經過頭了, 於是又回頭找叉路, 走了半天又覺得不像, 只好再次回頭爬小山坡。 時間已經特緊迫了還這樣瞎矇猜, 真是讓人特緊張。

讓我們安撫下情緒的是路邊的人們。 在小路上, 我們就見到一位漂亮的女生端坐在大樹下的草地上, 捧著一本畫冊, 很認真地在畫圖。 我實在很想把連她在內的這份寧靜拍下來, 可是步道是朝著她走去的, 我不好意思這麼明目張膽地拿起相機來拍, 只在經過時偷偷地喵了一眼。 她顯然才開始動筆, 紙上只有草草一棵倒木的輪廓。

當我們在大路上來回走著找路的時候, 可以看到遠處山坡上的大樹下也坐了兩個人。 覺得怎麼大家都愛跑來這裡坐在大樹下, 轉個彎, 又發現另一邊的山坡上又有人坐在大樹下! 還思索著那疑似步道的路徑是從哪邊接過去, 他們是怎樣能走到那邊的樹下的, 視線一轉, 發現更多的人坐在更多的大樹下!

我猜, 應該是有什麼社團辦的活動吧。 只見人手一本速描本, 各自在喜歡的位置上作畫, 每一個都聚精會神地專注在真實與臨摹的世界中, 本身就成了美麗的風景之一。 偷偷看了幾眼在路邊作畫的人的作品, 通通還在構圖的階段, 但我覺得這活動本身就很迷人。 跟山友說以後來辦類似的團好了--走路只要走1-2mile就好, 剩下的時間大家各自作畫, 看是要會素描色筆畫還是水彩畫, 既不用走得疲累又能在大自然裡呼吸許久, 應該頗能符合時下所謂"慢走", "慢活"的哲學吧。 (然後年終再來開個畫展, 哈哈)。


左邊的Bollinger Creek Loop Trail是林蔭小徑


出了樹林便來到草坡


有沒有看到大樹下作畫的人?


這邊也有一個, 還自己帶了椅子


老先生跟老太太也認真在作畫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集合時間到了, 大家都離開樹蔭往下走了


邊走邊停下來拍照比較不會累


爬到小山丘可以看到我們來時的路跟停車場方向


跟另一邊的山谷


對面的山脊。 記住了右邊那一棵孤樹

從Valley Trail轉個彎後開始頗陡的上坡。 尤其大太陽曬著, 感覺更累。 本來想說時間不夠的話可以走短一點的loop, 下次再來。 可是我想我不會想要再來爬這個坡, 所以還是努力走完預定的步道吧。

來到叉路口, dirt road的大路往左上走, 我們切比較短但特陡的小路上到Las Trampas Ridge Trail後右轉。 這裡回到僅容單人行的小路, 也回到樹蔭下, 平坦好走, 讓人腳步也輕快了起來, 暫時可以忘記時間壓力。 遇到Corduroy Hills Trail要往左下切(不注意看很容易因為走得太愉快而錯過這個叉路口)。

好啦, 我們剛剛非常辛苦地爬了很陡的坡上來, 這會兒就用很陡的階梯跟下坡把它通通還回去了...

這還不打緊, 步道下到底, 又開始辛苦地上坡。 直到來到有巨石守衛的山頂, 坡度才緩了下來, 加上兩旁有些野花可賞, 腳步又可以輕快起來。 來到一叉路口, 我們研究了一下, 跟著指標往左轉。 我一直好奇往右轉會是去哪--回家後看了書才知道那是通往Eagle Peak(1720ft)的小路。


剛剛就是從小山頂上的樹林鑽出來的... 看得到步道吧


很陡的步道下到底又開始很陡地往上爬, 爬到頂有幾塊大石頭坐鎮


有看到剛剛那個對面山脊上的孤樹嗎?


拉近一點看 (終於又來到平路, 休息一下喘口氣)


再轉個彎, 就看到I-680跟公路兩旁的城市(San Ramon)


還可以看到北邊的San Pablo Bay


Mount Diablo在望。 接下來的路段一直可以看到它


月亮跟老鷹


很喜歡這種長得又高又直又特別嫩綠的草, 一大片在步道兩邊搖曳時很有春天的感覺


小徑穿梭在樹林跟草坡之間

Corduroy Hills Trail "快"走到底時, 步道呈S形下坡。 這裡都是草原, 所以展望不錯。 草坡上開滿了California Poppy跟小白花, 用後面蒼綠的山巒當背景也蠻有味道的。 山友這會兒走在前頭, 來到林子邊上突然大叫喊我。 我還想說是不是遇到蛇了, 結果你猜是什麼?

一隻懸在空中的毛毛蟲!

毛毛蟲拉著長長的絲從樹枝上面垂下來, 盪鞦韆似地在風中搖晃著, 不細看鐵定一頭撞上。 山友興奮地看了半天才繞道過去, 回頭一望, 不禁慘叫: 毛毛蟲勒? 盪鞦韆的毛毛蟲突然不見蹤影, 我們抬頭望呀望地, 也見不到箭步如飛的毛毛蟲回到樹梢。 這下可好, 山友開始慌亂地檢查身上的衣物, 果真發現一隻小蟲。

"不是剛剛那隻喔", 我說。

然後山友就開始脫帽子脫衣服, 在四下的空曠裡努力地拍打著他的衣服, 一付就是非要把毛毛蟲除之而後快的模樣, 搞了半天我們才能繼續上路。

小徑下切後來到寬大的大路上。 沒有指標, 所以我就選了往右邊的下坡走。 說"快"走到底, 是我原本以為這叉路口是接下來要走的Madrone Trail。 所以轉個彎走了不多遠後又遇到沒有指標的叉路, 我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研究了很久, 才明白我們剛走的這一段是地圖上的一個小圈。 所以繼續右轉下行。 這裡的樹葉都很綠, 是春天裡新生的鮮嫩, 而對面山上的則是長青的濃綠, 各種綠交織, 很有層次感。


長在路當中的一大片Lupine, 有Mount Diablo當背景


旁邊的草坡上則開滿了橘色的poppy


其實我們一直離文明不遠, 雖然這裡是"Regional Wilderness"


各種不同的綠


快到Madrone Trail的林蔭步道

持續下坡後, 來到T字型路口, 右轉繼續Madrone Trail。 有一家人帶著好幾隻狗從我們要前進的方向過來, 右轉往前走了一段了, 見我們過來, 又回頭來問我們說他們想往Camilie Ave去走這個方向對不對。 我把地圖借給他們看, 稍微聊了一下。 他們跟我們從同樣的步道口進來, 已經在公園裡走了一整天了。 我實在很不好意思問說, 步道口就有地圖, 怎麼不拿一份。 雖然這裡離文明很近, 大概出不了什麼大礙, 但基本上這是很不對的心態跟作法--很多意外還是來自疏忽跟大意呀。

右轉後不久, 看到Virgil Williams Trail的指標, 左轉下坡。 很小很小的小徑, 在很靜很靜的林中。 山友還在高興地唱歌, 一眨眼來到小溪邊居然有個腳踏車騎士在溪邊吃東西休息! 嚇了我們一大跳, 說了個嗨打聲招呼之後趕快落跑。

我們在這邊遇到不少騎腳踏車的, 在這麼多上下坡的地方騎車可能是很有挑戰性的考驗吧。

過溪之後開始上坡, 先在林子裡, 然後就在樹林的邊上, 緩緩地上坡。 來到叉路, 又遇上寬大的Madrone Trail橫過, 我們往前過閘門繼續Virgil Williams Trail。 這一路仍舊是羊腸小徑, 都在安靜的樹林裡, 只是又開始了永無止盡的上坡, 讓我不禁想說, 走大路的話從山腰繞過會不會好一點啊?


從Virgil Williams Trail上眺望Mount Diablo跟大路旁整齊的草坪


Winter Vetch

從Virgil Williams Trail的林子裡出來, 再次接上了Madrone Trail。 看著左邊大路往上的坡度, 我突然覺得剛剛的上坡可能還不是很糟。 畢竟在樹林裡還是比走這種沙石很多的灰色dirt road有意思些。

右轉上坡。 步道在此叫做Del Amigo Trail。 先前就在網路上讀到, 叫做amigo的這一段步道其實一點都不friendly,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還是三步一停留五步一休息地哀嚎不已。 派山友先行查哨, 看看轉彎後還有沒有上坡, 每次都聽到讓人更走不下去的回答, 短短不到0.5mil好像走了半個小時那麼久, 才終於來到緩坡區, 再看一眼Mount Diablo, 我們告別了文明區, 開始期待已經不遠的回程。


看最後一眼Mount Diablo


這我啦, 在拍路邊長了好茂密的Lupine


又一處開滿了野花的草原坡, 來到這上坡就差不多要結束了。

來到叉路口, 讓山友決定要往前走上坡的大路還是右轉走下坡的小路。 山友說那當然是要走下坡。 我說搞不好它下坡完又開始上坡了。 一邊是下坡的步道盡頭消失在山谷底的樹林裡, 一邊是上坡的步道盤旋過小山丘頂, 兩邊是0.61跟0.77mile的差別。

就聽山友的吧。 右轉下Sulphur Springs Trail。 果然果然, 下到林子裡的山凹處, 還沒享受太久的林蔭清涼, 緊跟著就是上坡了。


先下坡的Sulphur Springs Trail


林蔭道蠻舒服的

爬上叉路口, 橫過的是Calaveras Ridge Trail。 剛剛我們在Las Trampas Ridge Trail上如果沒有左轉Corduroy Hills Trail而一路走來的話, 就會來到這裡。 我們繼續往前, 接上Trampline Trail。

我跟山友保證, 接下來一路下坡到底。 (再上坡就沒天理了)。 只是這也不有趣, 因為有些路段非常非常地陡, 再加上地上鋪滿了稻草有點滑, 走起來更慢 (我超不會走下坡的)。

下坡下坡, 接上Mahogany Trail。 視野回到我們初來時的谷地, 經過灌木林來到平緩的草原邊上, 享受著向晚時溫暖飽滿的色澤。 然後再鑽入樹林裡, 傍著溪谷走一段濕潤的綠, 過溪, 上坡。 (哎, 剛是誰保證說再也沒有上坡的呀?)

上坡處同樣設了個不讓馬跟腳踏車進入的門檻, 不是我要抱怨, 這門檻還真是高啊! 比我的大腿還高, 我要跨過還真是費了一番功夫(腿短嘛)。

再次回到陽光下的草原坡, 公路就在底下, 沿著往回走就回到停車場。 山友難得走在前頭(我怕我會滾下小山坡), 快樂地勇往直前, 我走小路下切, 還因地勢較低可以躲起來玩捉迷藏。 不過藏了半天看到山友都沒有反應, 甚是無趣。 又過了很久才開始聽到山友的呼喚聲, 我已經半蹲到兩腿發麻, 馬上就跳了起來。 即使如此, 山友還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看到我, 念說我怎麼這麼會亂跑, 急急跑來。 哎, 無聊的人怎樣都有無聊的好玩。


開始下坡


眺望公路穿過的山谷


山谷的另一邊有人家


還記得對面山脊上的孤樹嗎?


山谷的另一邊... 還是山谷


這一叢花篩過陽光顯得特別耀眼


陽光下他走來


暮色中的步道口


I-680路邊的油菜花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燕子
  • 那只毛毛虫后来找到了吗?下次要听山友唱歌哦!:-)
    这里的lupine是好美的蓝,与紫的不同? 最后的那两个花骨朵是什么花啊?
  • 沒有耶.. 我還是不覺得毛毛蟲有掉到他身上 :)
    這邊的lupine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開 長在地上 也有幾株紫色的bush, 不過沒那麼多
    最後那花我也不知耶.. 沒看到在開放的 只看到花苞 覺得可愛就拍了下來 也不知要怎麼查是什麼花

    nachtluft 於 2008/05/31 13:12 回覆

  • hi
  • 世界 ● 分享 ● 愛 ● U.S.A

    你妳好、若是有打擾的地方請見諒喔^^ ~感恩!!

    歡迎加入夢想成真的海外家庭交流園地『世界‧分享‧愛』

    這個園地最初成立的目的,主要是希望把原來身在美國的華人家庭集合在一起,做更直接快速的交流。隨著年餘的研發、技術的不斷改進,以及團隊的進步壯大,我們現在更希望把這份成果,擴大到每個角落!

    世界 ● 分享 ● 愛 ● U.S.A
    http://www.usbabyhome.com/
  • 妹
  • winter vetch 這種豆科的植物都好漂亮喔
  • 開成一片很漂亮喔! :)

    nachtluft 於 2008/05/31 13:12 回覆

  • 妹
  • 忘了說
    那個winter vetch
    很像顛倒過來長的紫藤...呵呵~
  • 我一直肖想種紫藤耶.. :)

    nachtluft 於 2008/06/07 09:58 回覆

  • sunny
  • 倒數第十三張的lupine長得真好
    藍得好漂亮
  • 這一圈最漂亮最值回票價的就是這些藍色的小Lupine了 長得又密又盛 而且就在路邊 很容易親近 不過這段路走起來真是累呀...

    nachtluft 於 2008/06/07 10:02 回覆

  • N
  • To 妹: 就像這樣的紫藤..
    不過長在人家牆上覺得很浪漫 要讓它爬在自己家牆上好像要好好想一想..
  • sunny
  • 看了側標題嚇一跳
    N要多保重喔!
  • 歹勢歹勢 本只是想說留個訊息免得大家以為我離家出走還是被綁架了 今天又去吊了一次點滴 現在有活過來了 能活過來多久就不知了 只能希望漸入佳境囉 :)

    nachtluft 於 2008/06/10 10:45 回覆

  • 妹
  • 好點了沒?
    擔心喔~
  • 現在好多了! 健康真的很重要... 尤其在美國生病 真的很可憐~ 在台灣 我應該會直接被叫去打兩天點滴吧 這邊 醫生每天抱怨我水喝得不夠多
    不過開水真的很難喝...

    nachtluft 於 2008/06/10 10:50 回覆

  • Fin
  • 生病了?

    休息多喝開水 我母親最常講的一句話了

    加州的水不會難喝到那去啦 喝喝倫敦的硬水就知道美國的水好喝的多了!

    Get Better Soon!!
  • Fin: 謝謝你 我也是常跟感冒的人說同樣的話呀 呵呵 只是我超討厭喝白開水的 醫生要求要喝的運動飲料又太甜 所以很傷腦筋呢 不過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應該很快就能再生龍活虎了 :)

    nachtluft 於 2008/07/04 03:21 回覆

  • swallow
  • 原来大家都倒下了!原以为水草最结实呢。
    我刚活过来,每月都有半个月痛不欲生。:-(
    开水不好喝,可以放些蜂蜜或枸杞,养颜呢。
  • 我下次去你家參觀花園再來跟你報告這齣慘劇的始末

    nachtluft 於 2008/07/04 03:44 回覆

  • theduke
  • 我光看圖片已經累倒了,不醒人事。上次我們搬來Fremont週末去走一圈Lake Isbella,兩哩路走一個小時,兩腿發酸,看來我只能走一哩路的距離了。
  • 你每個禮拜去走 保證你一個月後一定走來神清氣爽 可以越走越遠!
    我還沒去過lake Isbella呢!

    nachtluft 於 2008/07/04 03:45 回覆

  • gkw
  • 水草现在又去哪儿玩了?
    我前一阵子也常常半夜起床看足球,结果。。累倒了~~
  • 我病了一場 每天在家神遊呢
    gkw居然看電視看到累倒.. 保重啊 :)

    nachtluft 於 2008/07/04 03:50 回覆

  • 心魚
  • 「生病記」「生病記」...換你欠搞了,我來催稿的@@
  • 才寫完第一個禮拜的耶.. 那我也來歹戲拖膨一下好了 :)

    nachtluft 於 2008/07/10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