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31
0.25mile

1888年12月18日, Richard Wetherill(1858-1910)跟他的brother-in-law Charlie Mason來到mesatop找尋他們失蹤的牛隻。 大雪紛飛中, 他們看到山谷對面懸崖下好似一座雄偉壯觀的城市, 取名為Cliff Palace。 (當天下午, Richard發現了Sprunce Tree House, 隔天又發現了Square Tower House。) Richard的兄弟Al宣稱在同年稍早他就有看到這處遺跡, 但因為他太累了沒有進去, 所以這個"發現"的榮耀還是給了Richard跟Charlie。

接下來的一年半內, Wetherill一家宣稱他們發現並進入了182個遺跡。 事實上, Richard後來就"愛上了"探險這件事, 他成為業餘的考古學家, 足跡更拓展到Utah跟New Mexico。

第一位被他們帶到Cliff Palace的是Frederick Chapin(1852-1900)。 他是個登山家, 攝影師跟旅行寫作者。 當年他用繩子從山頂上垂下來進入遺跡內。 在他的文章裡寫道: "It occupies a great space under a grand oval cliff, appearing like a ruined fortress, with ramparts, bastions, and dismantled towers. The stones in front have broken away; but behind them rise the walls of a second story, and in the rear of these, in under the dark cavern, stands the third tier of masonry. Still farther back in the gloomy recess, little houses rest on upper ledges." 他在此度過1889年跟1890年的夏天, 雖然並未正式參與任何挖掘的工作, 但是他的攝影/手繪地圖, 跟地景和遺跡的描述都詳細記載在一篇出版於1890年的文章和1892年出版的書The Land of Cliff-Dwellers, 這是第一次有人將如此大量的Mesa Verde照片公諸於世。 這個大部份開放參觀遺跡所在的Chapin Mesa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Cliff Palace不僅是Mesa Verde裡最大的Cliff Dwelling, 也是全美最大的。 參觀行程需時一小時, 步道長0.25mile, 同樣是先下坡再上坡(100ft), 同樣的因為海拔很高而被列為極困難的難度, 不過, 除了要爬幾個梯子比較有趣外, 同樣是一點也不難啊。

Cliff Palace所在的洞穴有89ft深, 59ft高, 寬約288ft。 有150間房(也有看到217間房的說法, 這邊用的是國家公園給的數字), 23個kiva, 建於1190-91到1260-80年間。 由於真正的居住空間只有25-30間, 每間約6x8ft可住3-4人, 據估計約有100-120人居住於此。 就這樣的人口數而言, 它所擁有的kiva有點太多了, 於是有些考古學家推測, 這邊可能是鄰近好些個社區的行政交流中心, 當有人來訪時就讓他們住在Kiva裡。

Kiva是Hopi語, 指的是儀式進行的房間, 現代的Hopi等Puebloans(指居住在美國西南部的印第安人)仍舊使用同樣的"房間"進行宗教儀式。 在Mesa Verde, Kiva都長一個樣: 都是在地底下的圓形建築。 它的圓邊上有六根壁柱用來支撐屋頂, 環繞著牆壁連接著壁柱的是可以拿來坐的石頭長凳。 在先前的Long House有看到圓心處的起火堆, 導風磚跟通風孔。 有些kiva還會有個小洞叫做sipapu, 作為人們從地底下出現的象徵性入口。 要進入Kiva是從屋頂上正中央的洞中架一個梯子下來, 除了作為宗教用途之外, 它也用來做為工作場所或集會處。 天冷時坐在裡面烤火工作聊天應該也很舒服吧?

kiva理論上是要挖到地下的建築, 萬一地底太硬挖不下去怎麼辦? 這些很有毅力的住民會開始在堆土--把旁邊的地填高, 也就可以產生"在地下"的kiva了。

網路上抓的照片, 出自wikimedia。 沒標示攝影者。

網路上抓的照片, 出自國家公園網站。沒標示攝影者。


這張翻拍自我買的小冊子, William Henry Jackson拍的。 我覺得這個角度比上面兩張都好, 可以很清楚跟現代的照片比較整修前後的樣子。 Jackson為US Geological Survey工作, 是個攝影師, 在1874年拍到第一張Mesa Verde cliff dwelling的照片。 當時他拍攝的Two-Story House在如今國家公園的範圍外。 這張照片出自他後來出版的攝影集。

在國家公園成立後三年的1909年, Jesse Walter Fewkes開始挖掘並對遺跡進行補強工作。 當Cliff Palace被發現之後, 幾乎是一夕成名, 不論是探險家或遊客都慕名而來, 很多人就在遺跡內露營過夜, 不僅文物被掠奪一空, 很多遺跡也都被破壞了。 所以很出乎意外地, 在整修的過程中, Fewkes仍挖掘出很多文物: yucca編織成的鞋, 羽毛/yucca/棉做成的衣服, 玉米/南瓜/豆類的種子, 完整的石斧, 木製的農具等等。 同樣的補強工作一直不斷在進行中--尤其石壁後滲出的水對遺跡造成頗嚴重的破壞, 讓園區還在90年代進行了一場緊急救援行動。

Mesa Verde內並沒有穩定水源的河流或溪流, Cliff Palace的洞穴也不像Long House一樣有小溪流過, 所以人們必須找到從地間石間滲出的水源然後挑水回家。 而在mesatop上的農地, 他們會挖渠道引水, 挖洞存水, 或在天然水道中築小水壩儲水。 記得在往Long House的步道邊上有看到類似的遺跡... (哎, 都忘光了)。

儘管此處在十三世紀應該是人來人往很繁榮的"都會區", 住在進出不易且無水源的洞穴裡應該還是不甚方便吧? 所以考古學家一直不解的是, 為什麼他們決定從mesatop的房子遷移到進出不易的洞穴裡居住, 為什麼寧願花力氣很辛苦地蓋出這些壁屋, 又為什麼只住了短短一百年不到的時間就離去? 儘管這些人並未從此"消失", 但無法在歷史中做出聯繫做出交代, 也是另一種消失吧。


tour集合處的Cliff Palace Overlook是俯瞰整個遺跡的絕佳位置。



洞穴所處的岩層是7800萬年前的白堊紀(Cretaceous)沉積下來的砂岩, 水能從中滲透而過, 一路滲到它下面不透水的頁岩(shale)。 在冬天時, 這些累積的水氣因冷結凍膨脹, 久而久之就造成砂岩的裂縫和鬆動, 再久了, 這些岩塊崩塌, 就形成了這些洞穴。 在Mesa Verde裡, 大部分的洞穴都小到只能蓋出幾間房, 像Cliff Palace這種大小的還真不多。



從Overlook看出去的峽谷景色


從Overlook也可以看到對面山壁上的遺跡


圓形的塔樓就建在掉落的大石頭上。 有看到一條裂縫從石塊上裂到建築本身? 這應該不會是我們在de Young Musuen門口看到的裝置藝術的前身吧...
話說1934年考古學家想要在此做點補強工作時, 他們發現早在800年前, 當時的居民(建築師?)就有了同樣的想法, 在同樣的地點有過補強的痕跡。 只是當時用的是土石跟木頭, 而現代人用的是鋼筋水泥...


ranger在一開始的講解(在旁邊等待前一團人離去時)就把遊客當成住民, 畫分為各司其職的clan(每幾個家庭組成一個clan), 有管食物的, 管務農的, 管祈禱的(大概是這樣, 因為忘了~), 然後活靈活現地講故事重現當年的生活方式。 可愛的小女孩被歸為跟食物有關的clan, 所以她在示範研磨穀粒


回首來時路


他們會蓋方形的塔, 也會蓋圓形的塔。 據說圓塔通常會有通到跟Kiva相連, 大概跟宗教儀式有關


我們的ranger。 她解說的方式像在說故事, 又像在演戲, 眉飛色舞, 唱作俱佳, 非常精采。 我看到同團的遊客中有人一路跟拍video, 非常心動, 可是我的記憶卡所剩容量不多, 蠻可惜的...


這塔高大概四樓, 沒有樓梯。 按理說他們應該是架了木梯可以進出, 可是遺跡裡裡外外都沒看到木梯, 那他們究竟是怎麼進出樓上樓下的呢? 最上方的窗口有塊黑色的布, 那是為了防止鳥兒跑進去搞破壞。 而最上方的T字形門窗是Mesa Verde這一帶特有的(奇怪, 我記得看到過一些, 卻找不到其他照片~)


洞穴頂端也有小房間當儲藏室來儲存過冬的糧食。 蓋在那上面可以避開小孩/鼠類跟濕氣的侵害。



這是從底下往上看, 隔層的地板/天花板都不見了, 只剩下支撐用的橫樑, 可以看到他們用來裝置室內的圖畫


Kiva的石壁柱跟石長凳。 牆上的小洞可能是用來放宗教儀式中需要用到的器具。




離開時要爬上一段又窄又陡的石梯。 看得到中間石梯旁的壁上的hand-and-toe holds嗎? 比起要靠那些小洞表演攀岩的絕技, 現代觀光客比起當年的住民還是幸福多了


穿過一個很窄的通道之後, 然後還要爬一個木梯


爬木梯很好玩吧?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nny
  • 最後一張照片的表情好頑皮
    呵呵~
  • 所以才把照片放上來啊 :)

    nachtluft 於 2009/02/02 1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