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31

Balcony House最早是S. E. Osborn於1884年春天進去的。 他在一篇1886年的新聞報導中描述到他在1883-4年進入的遺址, 其中有一個無庸置疑的就是Balcony House。 同時在Soda Canyon的一處遺跡內也發現他的名字跟March 20, 1884的日期, 所以這一點基本上是沒有爭議的。

Gustaf Nordenskiöld(1868-1895)在1891年來到此處時, 認為這邊是Mesa Verde裡保存最好的遺跡。 他同時認為這是個易於防禦的好地點, 雖然戰爭或被攻擊的證據從來沒有在Mesa Verde被發現過。 他把這裡編號為10號, 據說在Kiva Plaza的岩壁上可以看到他刻下的數字。 我們沒有看到, 不知道是因為沒注意在聽ranger講解還是ranger沒指給我們看?

他在1893年的報告中將此處稱為Balcony House, 取名源由是因為這邊有良好保存的"陽台"跨於一二樓之間, 所以人們可以輕易地從這邊房的二樓走到隔壁的二樓而不用碰到地面。 這個蠻特殊的設計在Mesa Verde不常見, 就算有的話也多半損毀。

Gustaf Nordenskiöld 是北極探險家Adolf Erik Nordenskiöld的兒子, 1889年大學畢業後開始旅行, 在Mesa Verde停留了很多時間。 跟同時期的很多遊客或探險家一樣, 他聘請Wetherill家的人當導遊(好像在哪看到說薪水是一天三塊錢), 在他對一些遺跡探勘挖掘的同時, 也教會了他的導遊不少的考古技巧。 雖然他算是第一個對Mesa Verde內的遺跡進行有系統調查的人, 但他同時也"收刮"了很多文物要寄回國。 此舉在當地引起軒然大波, 憤怒的當地人還在夜裡將他從旅館裡逮捕, 控告他"非法掠奪文物"--儘管在當時並沒有這樣的法律可以管制; 而且, 當時的Colorado並沒有足夠的經費跟所需要的人才來蓋個博物館收藏這些文物; 同時, 不管是州還是聯邦, 顯然都還沒有準備要來支助這樣的考古行動甚至開始對遺跡文物的保護。

這一批東西現在存放在赫爾辛基的National Museum of Finland。 當然, 在理論上冷冽的北國看到來自沙漠地帶的Mesa Verde古物, 或許也是件很奇怪的事吧... 尤其, 去到芬蘭參觀博物館的人, 是不是都知道Mesa Verde這些Ancestral Puebloans的來龍去脈呢? (當然, 在大英博物館看埃及也很怪, 但反正這世界就是這樣囉...)

國家公園成立之後的1910年, Jesse Nusbaum開始對此處展開整修補強的工作。 他並不是受過訓練的考古學家, 卻長於建築跟攝影。 當時這些園區道路大概還沒有開通, 所有的補給品都要由動物背負進去, 而他們則是用繩子從台地上垂下進入, 在洞穴內露營工作。 這些工作人員大多是Navajo人, 不儘善於重現800年前的建築技術, 也對這項工作充滿了敬意。 他們的工作做得很棒, 經過這麼多年, 當年他們的補強仍持續至今; 不過, 其中有一點引起很多爭議: 儘管使用金屬在遺跡中顯得很格格不入, Nusbaum仍決定用鐵條等來支撐牆壁。

Balcony House位於峽谷底端上方600ft處, 所在的洞穴深39ft, 高20ft, 寬約279ft, 有38間房, 2個kiva。 主要建築分成三個時期。 最早建於1180-1220年間的已經都不在了, 如今所見的大多是建於1240年間, 包括2個kiva跟很少看到的, 圍在洞穴邊上的圍牆; 1270年間主要的是加蓋房間, 加長圍牆, 用來分開north plaze跟kiva plaza的牆也是這時候的成果。

在買票的時候, 遊客中心的人會不厭其煩地告訴你, 要參觀此處遺跡的高難度: 首先要爬上一座32ft高的木梯, 還要鑽過一個12ft寬的通道, 接著還要爬兩個10ft長的木梯跟一堆石梯爬上60ft高的岩壁回到停車場 -- 一再地要跟你確認你的體力跟勇氣真的可行。 我一心只想要參觀到所有的遺跡, 而且覺得園區能開放帶團參觀的行程一定不難也不會危險, 再加上我對英呎實在超級沒概念, 她說的這些數字對我來講很是空無, 便一逕地點頭微笑稱是。 等到真的來到現場, 才發現真的好有趣耶! 很有小小冒險的感覺耶!

結果因為太好玩了, 都沒有在認真聽ranger講解, 好些東西都沒看到說。 比方說, 在kiva plaza的某間房裡的三個三角形的紅色壁畫, 據說畫的可能是La Plata Mountains。


全景圖。 右邊就是要爬上遺跡的32ft高的木梯。 照片取自國家公園的網頁


Are you ready? 到此, ranger會再度提醒你, 害怕的話可以往回走喔, 千萬不要逞強。 但當然是既來之則安之, 而且, 聽了這麼多, 看到真正的實景, 應該是更讓人熱血沸騰, 增添不少冒險犯難的勇氣吧?


再看一眼。 如何, 有沒有磨拳擦掌, "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感覺啊?


可以看到兩處鐵條架在牆上。 這邊過來屬於North Plaza


陽台跟很小的窗



從North Plaza透過小窗戶看Kiva Plaza


後面那堵牆就是1270年代加蓋, 將兩個plaza分開的牆


可以看出來有一扇窗被封起來了嗎?


要到另一邊去需要從洞穴後面的走道通過


可以看到洞穴後面有水源。 對當時的住民來講很方便, 但國家公園處為了避免水源侵害遺跡也花了一番功夫


看到另一邊被封起來的窗吧?


我們的ranger是印第安人, 笑起來很靦腆很可愛。 他的講解也是屬於很平實型的, 常常會讓我覺得他會不會太害羞了講不下去。 當然不會, 他講得很慢, 但可很順呢。


回頭眺望Kiva Plaza。 可以看到兩個kiva


這張照片把Kiva的*成份*都拍到了


整體來看, 它有點像鑰匙狀


磨穀粒的石頭(mano)跟石板(metate)




看得出來二樓的T字形門嗎?

現代遊客從遺跡的北邊爬梯子進來--這是園區開發出來, 前所未有的新路徑; 而出去的路呢, 則是要通過12ft長的通道--這正是古代他們使用的出入口。 或許這是讓人覺得這是易於防守的好地方的原因吧, 因為不受歡迎的人應該很難從這邊進來呀。 現在就由我們夫妻倆不惜犧牲色相, 搏命演出, 為大家做現場實況轉播。


就是要從這個小洞鑽出去喔。 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個胖胖的婦人, 我就一直聽著她唉唉叫在喊她老公問說要怎麼爬怎麼走, 等了好半天才確定她已經安然通過, 我可以進去了。


看照片的時候才發現褲子破掉了(果真是犧牲色相)... 如果背太多東西會很難過去喔


裡面中央有一塊平滑的大圓石頭擋在中央, 所以要繞道通過。 我記得是大概還可以直起上半身的高度


另一邊出口的分解動作



要爬第一個木梯了


要爬第二個木梯了


那個鐵絲欄杆看起來蠻弱不禁風的... 不過可以感覺到步道的陡度吧? 借一張別人的照片看看。 想像當年他們是要赤手空拳地爬上爬下的喔...


這樣看起來是有三個梯子耶... 不過這最後一個蠻短的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妹
  • (昨晚千方百計就看不到數字)
    水草這一系列好精彩喔
    我來家了但明天還要出門
    等我下週要慢慢看


    這一區似乎更完整 (天花板的beam也保留更完整阿)
    尤其是"砌石"的方法十分迷人阿
    "打石"的工夫,也很精細
    建築(門窗)的每一個角度都有仔細的雕琢修飾
    再加上迂迴曲折的空間設計
    真的是美不勝收阿


    若有彩繪與器皿能在原地重現
    一定更可以震撼人心
    (嗯~好像是不可能)


    那木梯確實有可怕到
    不過
    越是這樣越吸引人阿


    看到水草的屁屁還有底下的了
    人家好羞喔~
  • 妹回來了~ 妹又出門了~ 去哪玩呀?
    妹的白鷺鷥山如果早三年寫 我就知道要注意看砌石跟轉角的地方了
    當時都沒有注意到這種小細節 很可惜說

    嘻嘻 我這是大膽激情演出啊

    nachtluft 於 2009/02/06 07:42 回覆

  • 悄悄話
  • sunny
  • 可以給我一台解馬賽克機嗎?
    呵呵~

    水草說的掠奪文物事件
    讓人不由得想起當年921地震時
    某些建築系的老師美其名說要進行文物搶救
    但最後竟然將文物搶救進自己家中
    真惡劣~ :(

    (昨晚我也奮戰很久...)
  • 解馬賽克機? 嗯 因為可以考慮photoshop加上這個function :)

    921的災區還有文物可以搶救? 不是該先救人嗎?
    這真是趁火打劫的行為耶..

    nachtluft 於 2009/02/06 07:49 回覆

  • sunny
  • 當然是先救人啊!
    不過在重要的黃金搶救期間過後
    也要開始慢慢收拾災區的環境

    當時就有不少受災嚴重的建築物急需處理
    如:霧峰林家古厝...
  • 這些建築物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呢?
    不過老師搶救文物搶救到還敢讓別人知道 也不簡單啊...

    nachtluft 於 2009/02/09 03:31 回覆

  • 妹
  • 我跟水草一向是相見恨晚阿
    沒關係拉
    美國石頭多得很
    甚麼時候知道應該都無所謂


    呵呵~來了那又去了那喔...
    這樣我的行蹤都被水草掌握了
    開玩笑的拉
    來了又去那,我想我"可能"寫在我的blog...
    但這次又去了頗傷神的地方
    暫時還真不想開工說


    九二一阿
    對台灣奄奄一息的老建築是一場浩劫
    就連檯面上的鹿港龍山寺
    也是修得ooxx
    到底有多少還是"原來的構件"???
    有多少不該換卻被抽換的???
    真的只有天曉得了
  • 嘿嘿 我都覺得只要看我的文章 不止我去哪邊玩 連我每天的作息都能掌握了呢.. :)

    如果只有天曉得 可能也就算了...
    但如果人也曉得 那真是... 唉...

    nachtluft 於 2009/02/09 03:38 回覆

  • 妹
  • 對阿
    還好我不是色狼
    不然真的會把水草看光光
  • 才那裡一小個破洞而已啊 呵呵呵

    nachtluft 於 2009/03/09 0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