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02
0.6mile

Pueblo Bonito是園內最大的建築群。 從遊客中心出來, 為了趕上ranger的解說, 我們直奔此處。 在步道口不遠處趕上還在一號說明牌前的一整團人。 不過因為我一直顧著想拍照, 覺得此處明明無人卻又要跟一大團人搶地方照相實在很麻煩, 走到落石處之後就很沒有求知欲地自己先行了 (其實是因為有很多term聽不懂啦.. 還是不要勉強自己好了)。

步道沿著遺跡外圍走半圈, 穿過房間區進到遺址內的唯二兩個大廣場, 再從諸多房間中走出。 一共有19個解說牌, 遊客中心有在賣解說小冊(步道口應該也有吧, 自己投錢)。 這樣的小冊子我多半會買, 在現場有沒有細讀倒是不一定--只有幾行字的多半會邊走邊讀, 可是段落太多的一時消化不了就會跳著看: 人在現場時不要讓自己跟太多單字過不去, 回家詳讀時再查字典即可。 不過當然也因為這樣常常會漏看了東西...

Pueblo Bonito是Lt. James Simpson跟他的嚮導Carravahal在1849年調查Navajo土地時取的西班牙名字, 意思是Beautiful Town。 這是第一次對Chaco Canyon進行調查, 隨行的Kern兄弟還畫了很多詳細的畫跟Simpson的報告一起交上去。 不過這一份報告並沒有得到重視, 直到1877年才又有人前來調查。

Pueblo Bonito的建築是Chaco的典型代表, 考古學家稱之為Great House: 有事先規劃過的格局, 多層樓的建築, 很大的房間, 特殊的砌牆, 很和大的Kiva。

這個聚落呈D字型, D的肚子就在山壁邊上。 佔地約8000平方公尺, 房間數在650-800之間。 建築本身是好幾次建築時期的成果, 始於西元800年代中期, 一直擴建增蓋到西元1100年, 但根據殘留的陶器顯示, 一直到西元1200都有住人。 研究調查根據有火爐的房間數, 陶器量, 跟附近的可耕地, 估計平均整年住在這裡的有50-100人, 而整個峽谷裡則住了2000-6000人。

1941年, 在前一年破紀錄的大雨後, 一塊重達3萬噸的大石塊掉下來, 砸壞了三十間在1920年代開挖過的房間。 這塊大石頭原本就掛在山崖上, 但儘管有落石坍方的危險, Chacoan還是選擇在此蓋房子。 他們把祈禱棍放在石頭跟山崖的縫隙中(這樣萬一情況有異土石鬆動, 棍子就會先掉下來作為警告), 在石頭下面蓋了個平台來支撐(很難想像怎麼個撐法-資料上沒有畫圖)來對抗土壤侵蝕土石崩落的威脅。 Navajo稱這裡為tse biyaa anii'ahi, "rock that braces and supports the structure from below"指的就是這樣的結構。

蓋房子的石塊來自山谷旁邊的山崖。 這些沙岩在角度對時很容易弄碎, 可以很容易弄造型作成牆的外觀。 關於砌牆這件事, 好幾份資料都有提到, 國家公園簡章上也有專欄介紹。 不同時期的砌法不一樣, 就成為鑑定建築年代的方法之一。

還記得發現Cliff Palace的Richard Wetherill? 在探險完Mesa Verde之後, 他在1896年來到此, 結婚定居。 他幫忙America Musium of Natural History資助的George Pepper(時為23歲的學生!)第一次開挖Pueblo Bonito, 主要目的是找到文物賣給博物館。 五年間, 他們前後挖掘了190間房, 把文物送回位在紐約的博物館, 甚至還開起小店賣起文物來。 但同時, 他們也為峽谷內的大建築攝影並繪製了地圖, 紀錄了峽谷內的道路, 樓梯, 水壩, 溝渠, 水門。

他們在開挖時, 通常是把挖這間房挖出來的沙石丟回前一間挖開來的房, 算是無意間回填, 卻也因此保存了遺跡。 後來1926年間, Neil Judd在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贊助下來此開挖時, 他覺得建築本身跟文物一樣是瑰寶, 要能夠給大眾看到才行。 這一行人把挖出來的土石全倒到Chaco Wash裡去, 讓水給沖得一乾二淨了。 也因此, 當科技進步, 很多以前沒法測量判斷的東西現在可以做得到了, 卻也沒有機會做了。 所以, 怎麼說好壞或對錯呢?

從某方面來講, Wetherill對遺跡的挖掘跟攝影紀錄文件並不比跟他同年代真正受過考古訓練的人差(甚至還更好), 功可抵過; 可從另一方面來講, 他"盜取"文物跟對遺跡的破壞行為卻被視為可惡到極點。 因為遭到考古學家們的強烈抗議, 迫使他停止在chaco的活動, 並導致美國設立了第一條保護文物的法律。 在挖掘結束後, Wetherill繼續住在這裡, 開農場做買賣, 申請要立包括Pueblo Bonito, Pueblo Del Arroyo跟Chetro Ketl在內的地契。 S.J Holsinger在審查Wetherill的申請時詳細調查了峽谷內的現狀, 強烈建議要設立國家公園來保護這裡。 後來這三處遺跡就被排除在申請書之外, 但直到他死後他家的人才收到這一份地契。 Wetherill在1910年被殺, 就葬在Bonito西邊不遠處。

我其實蠻好奇他的墓地在哪的(哎, 怎麼這麼八卦), 可是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只說是"不遠處", 後來才在wiki裡看到, 是在Bonito一百公尺外的木圍牆後。 那很近呀。 要是事先知道的話我可能會去找找看看吧。 他墳上的石壁上有很特別的石刻畫呢!

步道穿過殘存的房間矮牆(總懷疑蓋這樣的步道會不會對遺跡造成傷壞), 來到廣場上。 Bonito只有兩個大廣場, 以一道南北走向的牆分隔。這麼大一個社區, 卻只有一個門可以進到裡面。 門在西邊廣場的東南邊上, 本有7呎寬, 後來被變成3呎寬, 再後來甚至整個封起來了--大概是最後一批人離去時把它封住, 把整個聚落關閉。 一關, 就是六百年的時光。 這些人, 是以什麼樣的心境封上這一座門? 臨行, 是否再三回首, 亦或是迫不及待地踏上新的旅程?

1920年的挖掘中發現門旁邊有個很大的ponderosa pine tree的樹椿。 曾經, 可能有一棵大樹站在這裡, 或許跟典禮儀式有關吧。 在國家公園簡章上的還原圖就有畫上一棵大樹喔。

這裡當然也有kiva。 大家跟我們玩了這麼多地方, 對kiva一定也很熟了。 kiva通常都在plaze上或旁邊, 有的會在路邊或山頂上。 這裡有四個大kiva, 可以容納上百人進行儀式。 跟Mesa Verde的kiva不太一樣的地方是, 地上可以看到有四個凹洞, 是支撐屋頂的木頭柱子所在的地方。

1920年douglas發明樹木年輪定年法, 根據氣候變遷雨量多寡, 對年代的判定可以精準地到某年的某季。 很多牆上的凹洞就是天花板上的樑被取下來拿去檢驗建築的年代了。 這邊的森林長在很遙遠的幾十英哩外, 他們砍下樹後讓它們曬乾減重後才運回來。 有趣的是, 同樣國家公園的出版品, 有一份說估計共砍了225000棵樹蓋房, 有一份說是26000棵左右, 還有一份則說是200000棵左右。 差了有8倍之多耶, 不曉得哪個是對的? 但總之樹砍得差不多了, 可能也就間接導至乾旱惡化吧。



本輯有幸邀請到水草來擔任落石的比例尺


在落石堆上看散了一地的大石塊跟遺跡



要蓋大樓, 他們會在一樓蓋很寬的牆, 有強而穩固的基礎才好繼續往上蓋, 越往上去牆越窄, 可以減輕下面的負重。 這也表示蓋高樓層是事先計畫好的。 剖面圖這座牆是很標準的Core-and-veneer。


圓洞是原先樑在的地方, 方洞是固定樑的孔



圍牆內的遺跡。 這是type I 的砌牆法


步道穿過遺跡, 準備進入內部的廣場



Great Kiva


Kiva, 遺跡, 跟山崖



門後有門



換個人當比例尺。 很矮的門跟樓



Cornor Doorway。 Great House的佈局通常跟太陽, 月亮, 行星或星座有關。 像這樣開在角落的corner doorway在Bonito裡共有七個, 都建在晚期。 它們的位置都是經過設計的: 冬至或夏至時陽光會穿過窗射到房裡。


窗外有窗



四層門


T字形門。 裡面那間房好暗好暗好暗。 即便我們就站在門口張望, 也只見得到黑。 這樣不見天日的房應該是做為儲藏室用的。




Masonry


這是從書上拍下來的空照圖, 大片的落石壓壞了D字形的一角


這張取自nps網站的照片比較清楚


國家公園簡章上的復原圖(門邊長了棵大樹呦)


從網路上找到的更為富麗堂皇的復原圖(這個就沒有樹了)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妹
  • 還好有復原圖喔
    再回頭對照石牆
    真是壯觀的文明


    這個真的還是要先要作功課吧?
    不然人一到現場
    真的會茫茫
  • 我從來沒有作足功課才出門的..
    沒看過現場 很難靜下心來做功課 :(

    nachtluft 於 2010/04/15 15:28 回覆

  • 妹
  • 噗~沒關係
    那是說給我自己聽低
    只要水草肯繼續把這系列寫下去
    甚麼都依了你
  • 嗚嗚嗚 妹怎麼這麼捧場 好感動喔
    我這至多是翻譯兼讀書筆記罷了說...
    而且寫完這篇最大的遺跡 接下來的就沒啥好寫了
    不過我一定會把這一趟的遊記寫完的! --綁頭巾握拳中!

    nachtluft 於 2010/04/16 00:29 回覆

  • 妹
  • 翻譯也是一樣功夫阿
    更何況,總比自己苦讀原文好


    沒有水草介紹這個
    我還真不知道有這種地方說(上次那個懸崖上的,我就看過)
    這個D字型城市真的很特別喔
    要是我的話,應該只肯站在懸崖上往下看吧...


    而且
    我現在發現功課都是一點一點亂看來
    水草這篇講到"砌牆"
    你知道有一陣子
    我家對砌牆很有興趣
    這樣又多看到一種不同文明的手法了
  • 我就沒有妹那麼用功
    我就看到解說上有說到砌牆那就看一下
    也不會特地去找或比對..
    如果早認識妹幾年 應該會看得更認真吧 :)

    nachtluft 於 2010/04/18 10:28 回覆

  • 燕子
  • 好壮观的建筑群!喜欢这D形的规划。谢谢水草认真仔细地讲解!
  • 就是把看到的幾份解說翻成中文而已啦... :)

    nachtluft 於 2010/04/18 10:30 回覆

  • Coffee Cat
  • 我最不用功, 不管是這裡還是 mesa verde, 我都只會張口結舌的說“好壯觀啊"!

    有水草的翻譯跟筆記分享真好.
  • 有貓的咖啡香也很棒呀! (雖然聞不到... :b)

    nachtluft 於 2010/04/20 14:21 回覆

  • sunny
  • >>綁頭巾握拳中!

    水草加油~ 水草加油~ :p
  • 偷偷講.. 其實剩兩個地方而已啦..

    nachtluft 於 2010/04/20 14: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