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問起這篇已經沒放在網上的遊記。 從幾百年沒去動過的檔案夾中找出來的時候, 當然是仔細地讀過一次。 嗯, 那真是個美好的地方, 美好的年代啊!

不過, 雖然是鉅細靡遺, 廢話也真是多呀! 連html的語法都囉嗦到要瘦身一半絕對沒問題的冗長法。

再一瞧, 果然, 跟所有之前在第一台小筆電上(用的是中文系統)寫的html一樣, 分行分段都不見了之外, 全部是亂碼! 這意味著如果我想要重新排版整理的話, 要從IE上把中文一段一段copy回來! (有沒有什麼撇步可以輕鬆將html原始檔轉碼的呀?)

2003/3/23 Santa Rosa Plateau Ecological Reserve


這是Sierra Club的活動。我跟京燕都是會員, 收到雙月刊的newspaper時會討論一下, 看有沒有感興趣的行程。這個trail的介紹看起來很誘人, 我們三朵花當然要共襄盛舉。只是前一天的沙漠行把Apple累壞了, 她決定放棄, 只剩下我跟京燕義無反顧地背起我們的行囊爬山去。

Sierra Club的人是約了在某地方集合再carpool過去, 我們為了多睡15分鐘決定自己直接開車過去(不用在那邊等來等去的囉)。這個地方位在Santa Ana Mountain的南邊, Riverside County的西南角落 (所以我的Afoot & Afield就沒介紹到這裡), LA的東邊, San Diego的東北邊。走I-15過去在Clinton Keith Rd下 (過I-215的junction不遠處), 右轉(往西)一直往前就到了。約60miles的距離 - 1小時的車程, 不算遠。

下交流道右轉後過幾個紅綠燈, 青山就把人造的城市拋在後面。山路蜿蜒, 兩旁是圓滾滾的青翠蔥蘢的小山丘, 滿滿的綠意一下就讓人神清氣爽極了。

首先, 在路的右邊會看到立了一個寫著 Santa Rosa Plateau Ecological Reserve的牌子讓我們確信沒走錯路。接下來, 會看到visitor center在左手邊。停車場兼車道是石子路--所以別擔心, 你沒轉錯彎。再往前走不多遠處又會看到兩邊有停車場, 各是不同步道的起點。不過都不是我們要去跟人家集合的地方 (喔, 我們遲到了這麼久, 人家可能也不等了)。過了一個紅綠燈(還是stop sign?)不遠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Trans Preserve Trail的步道口。很多車就停在路的兩邊, 所以不容易錯過。

有個老先生在步道口的遮陽棚下笑臉迎人。是啦是啦, 他是為遊客服務來的, 同時也兼收一個人$2元的門票。老先生很和藹地告訴我們, 要看chocolate lily最好的trail是Vernal Pool Trail, 大概有上百朵吧! 可是這一段步道目前在維休中, 預計下禮拜才會再開放。除此之外, Trans Preserve Trail也是可賞花的步道之選。

所以呢, 我們就決定走這條 Trans Preserve Trail。離開老先生的棚子才兩步路, 左邊一片粉紅, 右邊一片黃。才走兩步路而已, 我跟京燕已經興奮得不得了, 喀嗏喀嗏地努力拍起照片來了。不巧的是在這緊要關頭, 京燕的單眼相機剛好沒電了。沒電了就不需要背著, 於是京燕就把背包拿回去車上放, 連帶著呢, 夾在背包上的步道地圖也就被遺忘在車上了。於是這就變成一趟不知所來徑的旅程。

京燕的照片

" Believe it or not, on the day right after our Anza-Borrego desert trip, Wen-Chih and I went for another hike. We drove to Santa Rosa Plateau (http://www.santarosaplateau.org/) near Riverside to see the endangered Chocolate Lilies! Comparing with Anza-Borrego, this place was like a heaven. Both Wen-Chih and I want to go back again and again ... "

這是京燕寄出她的照片的信上寫的。雖然我們自此之後都會笑說"哎呀, Anza Borrego都去了, 還有什麼地方會不想去的", 但是我還是要為Anza Borrego講幾句話: 人家本來就是沙漠啊, 不能太苛求嘛! 是我們自己要去的啊! 就像我講的, 那是從來以來都想去的地方, 總是要去了一解夙願才算數。要不, 年復一年我們還是會叨念著要去沙漠看仙人掌花的!

這兒離海應該遠 (20miles), 但是拂面的微風仍帶著海的潮濕與涼意。極目是絢爛的陽光和春天亮麗繽紛的顏色。花朵輕舞在風中, 草密綠而茂盛, 還有幾汪藍澈的小水潭。不知該如何形容陽光+空氣+風+水+鮮花婀娜的春意浪漫, 各位請明年走一遭, 自己見證才是。

走了幾步路後是一片California Poppy, 中文叫罌粟。春天的時候你應該可以常在路邊看到, 只是你不一定知道這是加州的州花! 很鮮艷的橙色, 花瓣很薄很輕很軟, 說真的一看你就不會覺得這是名貴的花種。大概是取其堅忍不拔, 能在艱苦的環境中札根成長吧?

走過好幾片Poppy後我才突然看到它的葉子。很驚訝地發現, 這就是我們家院子裡長了很多的"野草"啊!!! 石頭縫中長出了一堆, 上次去時我們拔掉了大半。後來我看到其中一棵長出了個橙色的花苞, 很好奇它會開出什麼樣的花, 於是手下留情刀下留花, 暫且讓它繼續長。這是三個禮拜前的事。回家後叫我老公到前門看看那個花苞如何了, 他說外面至少有50朵花開。

一向習慣hiking時怕晒要穿長袖的我一如以往地隨便拿一件hiking的長袖穿。冬天的灰色在繁花織錦中格外不搭調, 真是後悔極了。下次來記得要入境隨俗地把春天的顏色穿在身上喔!

數大就是美。招展在風中的小粉紅花、小黃花、小紫花、小橙花(其實poppy並不小)就這樣謀殺了我們許多底片 (喔! 這就是帶數位相機的好處!), 而我們真的才在門口而已!

不一會兒來到Trans Preserve Trail 跟 Vernal Pool Trail 的叉路口。往前不遠是Vernal Pool, 我們決定回程再去看它。

一轉入Trans Preserve Trail就看到一棵枝葉繁密的橡樹昂然直立在草坡上。我特愛看這樣的畫面: 寬闊遼闊的草原上遠遠就一棵無它的老橡樹矗立著, 枝幹茂盛, 挺拔向天, 俯首近地, 張成一頂巨大的圓扇, 讓人就忍不住想搬了張凳子坐到它下面去納涼吹風話興亡。想不出來草原中怎麼就會孤伶伶長出一棵樹: 種子哪來又去向何方?

遠望著是風景, 近了, 就看樹葉篩過陽光, 斑駁的影子跳躍, 光點閃爍, 明暗對比也是一種難以人工調色的景致。

步道兩旁的草高, 看前面遊客的帽子載浮載沉地搖蕩在植物變成的海上, 穿梭在綠色的浪花中像行走在活動的圖畫中, 人顯得好小, 而草浪如此遼闊。

路邊還是很多很多很多野花。無法一一認名, 我們只有不嫌揮霍地努力留下它們的倩影。前進的速度緩慢。一花一世界, 一彎一風景, 我們倆像小朋友一樣地為著每一樁新奇駐足、讚嘆。還好沒跟Sierra Club的人一起走, 要不, 我們就不能如此從容地一一垂首姿貌萬千的小花小草。

右圖這棵植物據說是做沙拉用的菜, 上回ranger講到它時行列中的每個美國人都認得, 有幾個還說家裡後院種了很多, "非常非常delicious". 我跟京燕還計畫回程時偷摘幾葉回去試吃, 不過當然是講講而已。 :)


yellow-goldfields; pink-Calandrinia ciliata


purple-owl's clover

checkerbloom

blue dick

Miner's Letuce

右邊照片中的這棵植物叫pepper什麼的, 葉子(?) 長成扁圓, 一串串掛了滿株, 很是令人印象深刻。背景中的小草兒葉片細細長長的, 被陽光曬得通體透明, 晶瑩剔透, 溫潤如玉。你會如何去描述這樣平凡而簡單卻難以臨摹的美麗?

再轉個彎, 右前方一片開闊, 是好大一片山谷。草坡順勢低落, 會讓人想要一路翻滾而下, 滾到谷底剌剌地躺成一個大字曬太陽睡覺, 或者攜好書一本, 就趴在那與田野為伴度過一個時光悠然的午後。仍舊有一棵棵的橡樹錯落其中, 一落落的小黃花散佈其間, 深吸一口氣, 讓人覺得好像歐洲。




Endangerous的Chocolate Lily是此行的賣點 (雖然我一點也不知道它是什麼, 而Apple覺得這名字一聽就不是很好看的花), 當我們終於看夠了風貌萬千的花花草草, 我們終於要問Chocolate Lily在哪裡了.

"會不會不小心錯過了?" 我問。因此根本不曉得它長什麼樣。

"不會不會, 還沒看到。" 京燕說。京燕很認真, 出門前有上網做功課, 所以她知道它們長什麼樣子。

問了一下跟我們錯身而過的行人。就在前面轉彎的地方。他們說。

所以是真的有Chocolate Lily了。睜大眼睛看。不要錯過。

可不, 兩步路, 拐個彎, 你一眼就看得出這花很特別。深咖啡色的花瓣, 低首垂眉, 讓人很難捕捉它的容顏。長在小坡上, 三四株, 一株三四朵, 前面的地已經被遊客踩平, 片草不生。感謝大家還是很有公德心地只用心用眼去看, 雖然也就難為了長在路邊跟它之間的這片草地。

千方百計要留下Chocolate Lily的倩影。很努力地研究琢磨許久, 我們才揮別了這奇特的花兒, 重新上路。

右邊這張照片是京燕拍的。下方這位呢, 當然就是我們盡忠職守, 很認真在拍照的京燕囉! 你看, 美麗的照片都是這樣照出來的!


終於, 我們要走出清涼的樹蔭, 走到谷地裡。俯看下坡的步道, 步道旁的橡樹和開展的草原, 仍是一幅美麗的景色。

走到底是十字路口, 沒有地圖的我們看著路名詳實的指標當然是一點概念也沒有。想說路人甲經過時借地圖看看, 剛好四下東西南北都沒個人影。京燕有印象說Sierra Club的人要在Historic Adobes用午餐, 於是我們便右轉順著Hidden Valley Road過去。聽這樣的路名也知道是寬寬大大夠車子通行的"馬路", 兩旁野花少了些, 頂頭的午陽晒著, 自然沒有剛剛的trail有情趣, 還好風跟綠草仍提供著十足的清舒感, 倒不覺無趣。

來到Ranch Rd的T字形路口, 轉往右前方。地上長了好小好小好漂亮的小植物, 一棵棵小小圓圓的, 就長在沙地的馬路中, 人來來往往的, 很容易會被踩壞吧?

右邊的花是京燕照的, 是這一段路上唯一看到的花。

來到Vernal Pool Trail的叉路口, 牌子上寫著道路封閉, 真可惜我們不能一睹眾多巧克力百合綻放的丰采。

總之, 我們還是來到Adobes。Juan Moreno是這片高原的第一任地主。Moreno adobe建於1845年, 是原本有著四間房的建築, 其中三間在1884年的寒冬風暴中被沖毀。1855年時Moreno先生用$1000的價錢把這片地賣給了Augustin Machado, 後者在同年蓋了Machado adobe。這兩棟是Riverside County內最古老的建築--不到兩百年....

有一群人在樹蔭下的野餐桌旁用餐, 猜他們應該是Sierra Club的人, 我們只得乖乖去跟帶團的領隊自首。"You know it's really hard to describe the trailhead", said the lead. "Sorry we missed you there!"

害我們兩個都很不好意思。是我們倆個遲到還要人家跟我們說sorry。領隊還說要等我們吃完午餐才走, 連忙說不用了不用了, 我們會自己走。他說他們去年在Vernal Pool Trail上看到上百朵的巧克力百合, 最近因為路況很泥濘, 不好走, 大家就會踩旁邊的草地過去, 植物傷亡大半, 所以路封起來了。他們是走Los Santos Trail過來的, 要走Trans Preserve回去, 算是跟我們反方向吧。還說這些橡樹都是百年老樹了, 這倒是, 方圓十幾公尺內都是樹蔭可及處, 張力非凡, 可惜我沒照照片。

於是他們先行離去, 四下突然安靜了許多。吃香蕉吃昨天沒吃完的零食, 吐司, 跟京燕聊簡體字跟繁體字。餅乾是餅干, 吃麵是吃面, 後面是后面, 劃傷是划傷。漢芳跟京燕一樣, 看到繁體字眉就皺了起來, 再看是直行不是橫著書寫的, 頭就大了。他們都覺得簡體字好, 簡單易學好寫, 可是我總覺得, 它簡得一點文字的美感都沒了。形聲象形, 簡化中就跟幾千年來整個文字的流傳轉化徹底斷了關係, 絕了源頭; 是符號是文字, 卻不再有歷史有紋路有脈絡。[ *幸好*第二次推行的簡體字失敗。] 不知道世界上有哪個國家哪個民族是不待外人來迫害就自己唯恐不及地要把歷史把文化徹徹底底地切斷破壞的? 心魚說的, 小島上的這兩千三百多萬人是少少數 (跟十三億比囉) 還看得懂中國古老的文字的人了, 是該好好保護的 endangerous的一群人囉。

回到往Visitor Center的Ranch Road的叉路口, 前方的小山坡上有條小trail, 信步就走了上去。正遲疑著該往哪個方向走, 右前方有著這一路上沒看到的紫色的花, 先看花再說囉! 京燕說這是Lupin, 中文名字"羽扇豆"(字典上說的)讓我是越看越迷糊, 我們在猜這是不是就是魯冰花啊? (我不記得在這部電影裡有看到花說, 不過也可能是年代久遠, 不復記憶了, 還煩請知道的人說一聲吧!)

往回去走我們的Hidden Valley Road。路還是寬大, 中央卻也都密密麻麻長著像蔬菜的綠色植物。來到先前眺望著的谷地, 哎, 我們都好想去跟那些小黃花照相喔!

右邊的這個小紫花 (對, 沒錯, 它真的是紫色的, 只不過我們倆個的相機都把它拍成藍色了), 黃色的花蕊和紫得好有層次的花瓣, 先就吸引了我們的目光。


京燕的照片

Lupin是京燕照的

blue-eyed grass


唉 唉 唉, 我知道我這一路走來就不知有多少纖細的小草小花要命喪在我的足下 (它們應該會再站起來吧?) 可是你一定也很想要像電影裡的畫面一樣, 坐在花海中照張相吧? 諾, 我就在那兒了。小黃花們長在離路邊很遠的地方, 想到趴在這看書意同於不知要壓死多少小植物, 還是讓想像力發揮作用就好。

跳跳跳跳回路邊, 方位抓不準, 偏離我們丟在路旁的東西有一段路。路中間的地洞裡一隻地鼠伸出個頭來探呀探的, 縮了回去又探了出來, 似在觀察有沒有可疑人士, 張看了半天才敢出來, 咬幾口食物又鑽回牠的地洞。離得太遠, 照出來的照片只足以證明牠到此一遊。

右下邊這張照片照得很清楚吧? 這植物很小很小很小喔, 可是我覺得它好漂亮說。你看, 是不是色澤婉約, 晶亮細緻? Hidden Valley Road (哎 真是好美麗的名字!) 到此轉個90度, 在等往這個方向來的路人甲乙確認前面是不是我們要走的Los Santos Trail時照下了這張照片。後來這一段, 路邊又開始有一叢叢的小黃花小紫花, 沒再進去, 只看它們搖曳在風中。

回程的Los Santos是上坡路。抬頭望去, 又一棵橡樹長在路邊, 對面呢, 就開了一叢Lupin, 也是紫得很鮮妍。我記得這一段上坡路上也看了幾棵好特別的植物, 不過沒有照片為證無法看圖說故事, 也就不記得是怎樣特別的植物了。 這一段路大概有水源, 草長得特別翠綠, 水還滲到步道上來, 路況有點泥濘。走到頂又是一片草原, 路邊有一片小白花, 自然又是興高采烈地到此一遊。小白花對門住了一片仙人掌, 黃的粉的花苞尚待放, 再過一段時間來應該可以看到仙人掌花。

記得走到這時我們聊到了"時間"。時間的神秘與不可說。命運的神秘與不可說。念天地之悠悠吧。會不會平行的時空中, 歷史在哪一點叉開, 會有另一個我走我不曾走的路?

下坡後有個叉路, 沒有指標, 害我們當下十分為難, 不知此身何在。決定選右邊的上坡路。之前有一家人跟我們反向而過, 沒來得及問他們。山凹處像有小溪, 我們邊走邊看往回走的那一家人會往哪邊走。哎, 他們既不選我們走的方向也不選另一條路, 倒是沿著溪的另一岸的小徑遠去了。

"走到上面再看看囉?" 我說。上面看起來像有個指標。

嗯, 沒錯。上得頂來, Vernal Pool Trail的指標跟遠方在路邊停成一排的車輛告訴我們, 我們又回到出發的地點了!

但是我們還是要回去看Vernal Pool。

你可能也不知道 (因為我也不知道 ^^), poppy到了晚上會睡覺喔! 京燕告訴我時我還覺得很神奇, 可這下, 早上盛開的poppy, 它們這會兒真的是花瓣都收隴起來, 準備睡覺去了! 下午三點多, 太陽其實還高掛在天空, 不曉得它們是怎樣知道(或者說決定) 該睡覺了? 可能是因為有努力在睡覺保養, poppy的花期蠻長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熱情已過, 還是太陽的角度變了, 同樣的花同樣的風景, 好像沒有早上那麼令人驚豔。所以囉, 記得, 下回看花看poppy請早。

信步往Vernal Pool的方向走。Vernal Pool是個春天的水塘, 這時節水還多, 遠望去藍藍的一片, 叢生著翠綠的水草和對岸搖擺的嫩綠, 很是漂亮。再晚點, 水就會蒸發殆盡直到冬雨再讓它活過來。這樣的循環性讓動植物們可以適應水塘而年年上演同樣的戲碼。Santa Rosa高原的玄武岩(basalt)成份是這些vernal pools能形成的主要原因: 玄武岩風化成泥土(clay), 在潮濕有水時土壤變成緊密而能留住水份在其上。其他地方再也找不到玄武岩形成的vernal pool囉!

很多人在池邊喔! 一大群人, 大的小的, 全趴在木頭的棧道上很聚精會神地往水裡面看。雖然我們不太知道人家到底在看什麼, 可是我們也很認真地跟著趴到池邊去看喔! 看到小草小魚小蝌蚪。

冬雨後水池形成時, fairy shrimp的蛋孵化, 牠們努力在嚴熱乾燥的夏天存活, 2-7個禮拜的時間內完成了一生, 又回到只剩下蛋的族群。牠們的生命力很強, 可以在高溫中度過很多年, 直到水源再度喚醒牠們。

水乾後植物開始生長, 通常這時候附近的植物已經過了它們生長的高峰, 而這些池裡的植物才正要盡力綻放! 當水完全乾掉之後, 這些植物也完全了它們的生命週期, 留待種子迎接水池的重生。如果水池的中心夠深的話, 花開會一圈一圈由外圍往圓心形成花環喔! 可惜這邊的vernal pool都不夠深。Riverside County共有14個vernal pools, 其中13個就在Santa Rosa Plateau裡。

最下面那張照片是京燕照的。你看那小孩多麼專注在找著Fairy Shrimp啊! 京燕還把這張照片post到網站上, 還有有名的攝影師給很棒的comment喔!

繞池半圈, 我們就愉快而滿足地要踏上歸途了。老先生的攤位還在, 翻了翻他展示的相本, 上面是野花集錦: 花名跟拍照的日期都列了出來。我們真的是看花看得很認真, 這一路上遇到的花兒都還記得, 可以看著照片一一指認。當然也是有看到我們沒在路邊看到的花, 或許下次換別的trail看看? 照片上的花期從三月到六月, 應該都是看花的好時間, 雖然我猜應該還是三四月是最高峰。

回程在visitor center停了一下。 小小的, 有一些解說牌展示。這兒同時也是一些trail的起點。在Mira Mesa的tea station用晚餐, 結束了天堂般夢幻的一趟hiking。

以這個高原為圓心, 100miles為半徑畫個圓, 圓內住了2000萬的人口 -- 如此一想你就越發覺得這裡的安靜與美麗是多麼可貴且難得。錯過今年花季的 : 明年來走長一點的 Santa Rosa Plateau Loop?!


"Every Southern Californian should have at least one chance to see the Santa Rosa Plateau reserve at its stunning best during Marcn and April, following a wet winter. The blooming of wildflowers, including California poppies, can be fantastic. Make a note in your calendar now to pay a visit during the next spring season."
-- Jerry Schad, "Afoot & Afield in Orange County"

以下都是京燕的照片: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燕子
  • 我好久都不写html文件了。这个排版不错呀。
    美好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 不曉得當時為什麼照片弄那麼小張...
    應該是 那是個網路空間還很珍貴的年代吧

    今天突然在想說 明年六月 四朵花四家人一起來去Yosemite玩吧!

    nachtluft 於 2010/09/29 16:06 回覆

  • sunny
  • 哇~
    有綁麻花辮的水草耶!

    不過這裡的景色還真是怡人喔! ^^
  • 水草也曾經有還很年輕的時候啊! :)
    這裡真的很美~

    nachtluft 於 2010/09/29 16:06 回覆

  • 妹
  • 2003年的水草也
    感覺很像剛畢業的學生阿
  • 綁辮子的關係吧:)

    nachtluft 於 2010/09/29 16:07 回覆

  • Coffee Cat
  • 實在是好美啊.
  • :)

    nachtluft 於 2010/10/05 13: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