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當然是前任屋主留下來的, 去年我蜻蜓點水似地, 幾個禮拜才回一次家, 斷斷續續有看到樹在結果, 但直到七月初過來時, 公公端出幾個紫得發亮的李子, 說是後院摘的, 我才知道那棵樹是李樹. 



不過來去匆匆, 我也沒機會去摘果子, 公公給了我幾顆帶回去San Diego, 想說姐妹淘一個人發個幾顆嘗嘗這難得的甜美多汁, 等飛機晃到San Diego, 一盒吹彈可破的鮮美李子成了李子湯, 都撞爛啦!!

今年李樹開花的時候我就開始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漫長等待. 期待當然是那柔軟汁多甜蜜的李子啊, 害怕當然是在我一年不聞不問的情況下, 李樹是否能安然無恙地再次結實累累以報眾生呢?

等到樹枝上開始出現青青的果形時我才赫然想到應該要施肥. 朋友說應該冬天時就要失肥, 不過亡羊補牢猶未晚已, 我還是很誠懇地去買了肥要來給它補一補. 但不瞞你說, 那盒肥, 至今還躺在櫃上, 不曾開封.

然而, 生命總會找到它的出路. 李樹仍是不屈不饒地輪迴著生命的歷程, 開了花結了果.



為了摘高枝的李子, 我還去買了根長長的fruit picker. 可是我的技術不好, 摘了一顆可能伴隨著會有三四顆掉到地上. 滿地的李子約有摘到手的1/4, 而你看到的約有總量的1/4. 我懶, 沒有天天去尋房的熱情, 不管熟的快熟的還要等等才會熟的, 一摘就好幾盒, 擺了買桌子. 每天一回家迎面就是撲鼻的李子香, 比什麼芬香劑都還持久誘人.

心動嗎? 想嘗嘗吃過的人都贊不絕口的美味嗎? 明年六月來我們家摘李子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