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 僅管沒有蟬聲和鳳凰花開, 夏季仍是勢如破竹地轟然展開.

養死了一批植物之後決定金盆洗手的我, 看著好幾包買的送的種子, 又有一種按耐不住蠢蠢欲動的心想秉持履敗履戰的優良古訓重新來過. 仔細閱讀了所有印在包裝上其實大同小異的文字, 拿了三包據說是"plant in early summer"的種子: Lavender, Cosmos, and Canterburry Bells.

這回決定遵循鄰居的指導: 先拿個很淺的盒子, 上面鋪一層餐巾紙, 種子放上去, 再蓋上一層餐巾紙, 然後灑水弄濕. 鄰居說, 因為衛生紙濕了會變透明, 這樣植物發了芽就會看到, 就可以把它們移到土裡去.

呵! 這方法果然管用. 我上回小心翼翼地一顆顆種的種子什麼芽也都沒看到, 這樣光種在紙上灑水它們卻很快地發了芽!

每天都我像呵護寶寶一樣地, 掀開上層的餐斤紙一顆顆種子巡視著. 越小的越快發芽, 也不過幾天的功夫, 我就得疲於奔命地把細小到連拿都拿不準的發了芽的種子放到另一盒裝好了土待命中的小盆子上. 想想看, 至少有七八十顆喔... 沒注意到的話, 第二天回來小芽可能已經抓緊了鋪著的紙, 一不小心就會把種子拔起來而芽卻留在紙上...

So, anyway, 小芽們長了出來, 還生機蓬勃地成長茁壯. 當初光看左上圖那幾棵小葉子就已經讓我感動了很久 -- 至少, 是踏出了一大步了!

又過了兩三個禮拜, 小植物們就長成左下圖那樣, 接下來還要移植一次到比較深的容器裡是個大挑戰, 但成與不成, 事情發展到此, 發芽率如此之高, 連葉子都可以長了好幾片, 我心足已.

右上圖那是後來沒有耐心一顆顆搬種子, 就啪啪啪地都給倒下去, 密密麻麻長了一片, 近看還有點恐怖, 但也令人忍不住贊嘆生命力的旺盛. 它們努力地長高, 也是十分細小的兩片葉子挺挺地張開著, 可是根札得不深(有些甚至沒札到土裡), 不久之後就一棵棵倒下了, 消融到土裡去了.

緊接著, 左圖裡有著紅色枝幹的植物們也前撲後繼地一個個陣亡了.

是種得太擠, 有限資源的不夠造成? 還是大自然裡命定的, 多產著是因為折損率高?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