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ghost town", 你會想到什麼?

我的參考書(P.134)的作者寫道: "I have visited more than 500 ghost towns in twelve states, and this one is the best".

他還說: "Remember to peer into every building through as many windows as you can study its contents."

如今Bodie所存的建築物僅約當年盛況空前時的5%。 1892年跟1932年兩場大火毀掉了大部份的建築。 1962年成為州立公園時, 園區維護此處的方式是"arrested decay" -- 不把它修復成原來的樣子, 只保留它現在的模樣: 如果有屋頂或窗戶要修補, 他們會被換得跟原來的一樣; 所有的修繕都是以讓它不會劇烈惡化甚至倒塌為目標, 僅此而已。

1859, Sierra西邊山麓的礦場沒落, 採礦者翻過山, 來到Sierra東邊試手氣。 William Bodey來到此, 在Bodie Bluff的Taylor Gulch發現了金礦。 不過他沒有因此發財--幾個月後, 他在一場大風雪中迷路死掉了。

1860年代, Bodie只是維持著中度的繁榮, 要等到附近盛及一時的Aurora跟Nirginia City的淘金熱過去, 人們再度回到Bodie Bluff檢視礦脈。 他們在這邊發現高濃度的黃金礦脈, Bodie開始蓬勃發展, 人口在1879年激增到一萬人*。 

*書上網上看到的, 連州立公園的解說小冊上都是用"一萬"這個數字。 不過我看到這篇很有趣的文章, 寫說Bodie的人口最多只有八千--當年好幾份報導用的都是八千, 一萬甚至一萬以上的數目都是很多年後的採訪紀錄。 作者說, 為什麼人們會相信/採用後人的數字, 而不是當年在場見證這一切的說法? 數字越變越大, 是因為不願接受Bodie已經沒落也不可能再起的事實的人在腦海中不斷將曾經Bodie繁榮重要的輝煌過去一再放大的結果。

不過, 我覺得最妙的是, 哇, 連這個都有人在研究寫論文啊!

高原地區沒有樹, 所有蓋房燃料需要的木柴都是從Mono Lake南邊的森林運來。 Mono Mills因伐木業興起(現在已經幾乎消失無蹤了)。 1881年, 在Bodie跟Mono Mills之間蓋了條長32mile的窄軌鐵路來運輸木頭。 在Bodie的礦場關閉之後, 鐵路也停駛, 之後更整個被拆掉, 不留痕跡。

全盛時期的Bodie擁有65間酒店, 7座酒場(資料上說這裡的酒香, 因為水好, 可是我還是不知道水到底從何來), 還有個紅燈區。 有個神父說這裡是"a sea of sin, lashed by the tempests of lust and passion"。 人們在不見天日的地方辛苦工作了一天, 領了薪水, 自然是要花錢尋歡, 飲酒作樂。 紙醉金迷, 這邊當然也充斥著的暴力, 搶劫街鬥槍殺謀殺不斷, 每天都有人死亡, 人們甚至於會在早上問說"Have a man for breakfast"?

大概所有介紹Bodie都會提到的: 話說有個住在Aurora的小女孩知道他們要搬到Bodie時, 在她的睡前禱告中說:"Goodbye, God, I'm going to Bodie"。 Bodie惡名昭彰至此!

不過我更喜歡我看的書上的作者說的: "Good, by God, I'm going to Bodie"。 強烈推薦給有從這附近經過的人, 一定要撥幾個小時到此一遊。 跟著地圖走一遍曾經的淘金天堂, 不論是用眼用相機, 都會有很多值得回味的角落可以駐足。 (帶著小毛, 我真的是看得不夠細, 也走得不夠透啊! 不過小毛居然也沒有無聊到, 實在是可堪安慰的事呀!)

不知道這裡的房子都是用什麼木頭做的, 可是我覺得它的顏色好美啊! 這或許是經年累月日曬風吹雪降雨淋的結果, 它的紋路色澤超耐看的。 我也愛這裡的圍牆, 有時比房子本身更迷人。 窗戶, 門把, 門鎖, 任何地方都可能有驚喜, 而窺看窗內揣想當年, 也蠻有思古幽情的。

2009年, Bodie在加州政府打算關閉的名單上。 (2010年據說也是, 不過我沒找到這一年的名單)。 2011年的名單沒有它, 但誰知道接下來呢? 加州政府還是會一直沒錢, 關閉州立公園的事也就會一再被提起, 一再有名單出現吧! 所以來看要趁早。

PS. 括號內的數字是地圖上的號碼。 有名字的房子都有屋主或曾住過的人的簡短介紹--能有這樣的紀錄, 也是一件好奇妙的事呀!


1 (2) Methodist Church, 建於1882, 最後一次禮拜是在1932


2 (2) 教堂內部。 內部已經被破壞, 很多東西都被拿走了


3 (62) D.V. Cain House, 建於1873


4 (62) 現在是ranger的住處 (有窗簾的房子都是工作人員的住處)


5 (62) 我覺得這裡的圍牆都好迷人


6 (61) Red Barn, 在這裡看影片


7 (3) McDonald House


8 (10) Cameron House的後面


9


10 (22) 右邊: jail, (23)左邊: Kirkwood stable/blacksmith shop, 為了養活當年那麼多人口, 需要很多馬/驢/騾來運送日常生活用品


11 (23)Kirkwood stable/blacksmith shop


12 (25) Bodie Bank, 如今只剩這個保險庫, (24)右邊: Moyle Warehouse Ruins, 石做的倉庫用來儲存過冬的物品, 如今只剩一堆石頭跟依稀四面牆的形狀


13 (25) 左邊的牌子是james Cain的介紹

James S. Cain在1890年買下來銀行, 一直營運到它毀於1932年的大火。 他在25歲時來到Bodie, 經營伐木事業。 他原本用船在Mono Lake上載木頭到Bodie, 後來用馬車, 再租下鐵路來運木柴。 他跟Standard Mine租了塊地, 90天難挖出市值九萬的黃金, Standard Mine不肯再跟他續約, 最後經由法庭他乾脆買下了Standard Mine。 1890年, 他引進cyanide tailing process(用氫化物溶解黃金之類的), 讓已經欲振乏力的採金礦業有了第二春, 也讓Bodie的礦業在20世紀初繼續賺錢。

他也是一直相信Bodie會東山再起的人之一, 書上這樣寫道:"Cain operated the bank for forty years, until 1932. He would open every weekday at 10AM to no customers." 那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呢? 聽起來好欷噓呀!

火災後他離開Bodie, 定居舊金山, 直到1939年以85歲高齡去世。 因為他擁有Bodie大部份的土地, 所以他顧了人來保護照顧這地上的一切, 也因此讓Bodie維持了目前的風貌。

小毛跟小毛爹在這裡吃點心, 我要他們慢慢逛回去, 我爬上坡路去看上面的房子。


14 Hoover House, Theodore Hoover是Standard Consolidated Mine Company的經理


15 Burkham House前面, 這圍牆也很美。 居高臨下, 視野不錯。 這裡沒有禁止進入的牌子, 可是我怕老建築撐不住我的體重, 雖然它美麗的前廊實在是好吸引人, 我還是沒站上去看風景


16 Burkham House後面,


17 Durham House, 木頭的顏色好漂亮

這兩間屋子很是漂亮, 我在這邊徘徊了許久, 既考慮要不要再往上走去看更上面的房子, 也不想就此告別這裡的風景, 往上看往下看往左看往右看, 左看窗子右看門, 前看欄杆後看牆, 怎麼看都好看。 (看一下)

兩屋之間有小路, 切下小山凹, 再爬到對面路上, 繼續看房子。 這裡有鐵絲網隔著, 洞很大, 彎個身就能過去。 但不知是不是他們不想讓人從這邊穿過, 我便走回Wood Street, 再從另一邊看房子。 走過來時看到兩位女子仔仔細細趴在窗前一扇一扇品味討論著, 很吸引我的好奇心, 但等我走到, 她們已經看完離開。 此外再無他人。 草長得高, 她們看窗的地方是屋後, 並沒有步道。 鐵柱圍起來的破舊地板上只有歲月灑下的灰與塵, 安靜中有鬆掉的什麼劈啪劈啪作響, 實在超有氣氛的, 讓我都不敢靠近細看。

想到不久前看的小說其中幾段寫空屋的:

他四處查找,挺長脖子, 對樓宅的各個局部投去警覺目光。 一磚一石都放大了,清晰了,凸現了,柱子在移動,牆壁在旋轉,頭頂的大瓦蓋也波動翻湧起來,似乎有了某種活氣, 暴露出某些意思。 他在天井一角撿了個破燈盞座子, 覺得分明有個人, 曾經在這盞燈下等人, 想起了什麼傷心事, 默默地流淚。 他看到後院荒草掩蓋著的一條石板小徑, 覺得分明有個人, 曾經在這裡跑來跑去捉蝴蝶, 笑聲碎碎地裝滿一院子, 還有汗津津的肩胛在棗樹幹上倚靠。 他又發現一口廢荷塘, 全盛著幹泥, 長滿茅草,有個癩蛤蟆跳了一下就不動了,胸有成竹地盯著他。 他猜想當年這裡定有一灣碧水, 半池蓮荷, 映著藍的天白的雲, 映出塘邊一件紅衣衫, 跳動得像一團火。 塘邊有塊石板特別平滑, 差不多是一面墨色大鏡, 那當然是一雙柔嫩的赤腳,曾經反复在這裡踩踏, 才有今天細膩柔軟的石面。
他還在板壁上發現了一個墨寫的“羊”字, 在一道壁縫中發現了絲線球和鋼筆帽, 在一個窗台上發現兩道刀砍的痕跡, 一個缺了腿的鑄鐵香爐。 這一切過於瑣屑零散, 沒有什麼含義, 但似乎也能串起來, 串出一個關於某人的故事。
他挑著一擔草往柴房走去。 他走過曾經有人走過的樓梯, 穿過曾經有人穿過的廳堂, 跨過曾經有人跨過的門檻,


18


19 後: Wagon Shed and Stable, 前: Durham House


20 小路盡頭, 再回頭望一眼


21 (44) Selhorn House


22 就是這間, 破舊的地板後方有瓦片什麼的被風吹著, 不斷地發出聲音


23 (49) Todd House


24 (43) 右: Conway House, (42) 中: Miller Rooming House, (41) 左: Dr. Street's House


25 (51) McMillan House


26 ?


27 Ranger住屋後面的廁所


28 (39) School House, 建於1879年。 本來是旅館, 先前的學校被縱火燒掉後, 就改到這上學了


29 (39)


30 (37) Wheaton & Hollis Hotel, 從窗口可以看到廚房跟小小的客房


31 (53) Swazey Hotel


32 (36) Boone Store & Warehouse, 我居然沒去趴在窗前看裡面還擺設了什麼...


33 (53) Swazey Hotel


34 (53) Swazey Hotel


35 井

有一家子人在井後面的窗口看了很久, 甚至看完了又再跑回去看, 還討論得很熱烈狀, 也就激起我的好奇心。 上前一看, 小桌上擺了一付打開來的棺材。 小冊上說: "This building was last used as a morgue". Well... 我看了一眼就閃了, 當然也沒拍照


37 (33)左: Firehouse


38 (6) J. S. Cain Residence, 上面介紹過的James cain的家, 還有小小的sunroom, 看起來就很豪華


39 (6) 網路上說他們家(還有其他幾間房)鬧鬼, 請看Bodie Legends(把網頁往下捲一點)


40 (6) 我愛圍牆。 旁邊是Sawmill(7)


41 Park Street


42 (8) Donnely House, James Cain的女兒結婚後就住這。 前院是Bodie唯一可以看到綠色的地方


43 (8) 我愛圍牆


44 (9) Seiler House


45 要有足夠的木柴才能過冬


47 (56) 左: Post Office, (57) I.O.O.F Hall


48


49 (62) 我愛圍牆


50 (2) Methodist Church


51


52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妹
  • 真是超有氣氛旳地方
    不過又要保持原貌 (雖然這應該也是大火後旳"原貌")
    我想在腦中想滴
    是在旁邊搭個豪華帳篷
    春天秋天來做生意賣咖啡
  • 為了保存它的原汁原味 這裡完全沒有賣吃的喝的喔~
    我比較想冬天時滑雪過來看它在雪中的樣子 :)

    nachtluft 於 2011/09/24 16:53 回覆

  • 妹
  • 不過
    恕我不敬
    聽水草地形容
    我覺得現場看到旳木頭原色
    跟水草旳照片,應該有點不同
  • 沒有不敬啊 (不過害我突然很想去換台相機)

    (我很認真地回顧了一下我到底是怎麼形容的)
    有沒有陽光顏色差很多
    我比較喜歡深色的 現場的應該是再褐色一點 再亮一點...

    nachtluft 於 2011/09/24 16:58 回覆

  • 訪客
  • 每看到这些围栏,我就联想到花园,不可救药 ~
    那一段小说很美啊,啥名字?
  • 韓少功的短篇小說"鼻血" 在他的書"鞋癖"裡
    我看過他的馬橋詞典 很喜歡
    這本書才看了幾頁 也很喜歡

    nachtluft 於 2011/09/25 11: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