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1 會說話的骷髏


會借這本書回來純粹是因為夢枕貘吧。 蠻喜歡他的陰陽師, 雖然才看過兩本。 所以也是在完全不知這書是在講什麼的情況下借回來的。 很簡單的句子跟很多的留白, 所以兩百頁出頭的書也很容易一個多小時可以翻完。 雖說是"一部融合驚悚、奇想、趣味的短篇傑作集", 倒不覺有讓人在讀時或讀後的驚悚, 或讚嘆出人意表的怖局奇想, 讀起來也同陰陽師一樣溫溫的。 是也不錯看啦, 不過還是比較喜歡晴明跟博雅那種帶點淡淡的禪意的感覺。

深夜訪客。 29歲的年輕人因為滑雪受傷, 眼睛開刀而暫時處於眼不能視的黑暗中, 與八十多歲的老先生同病房, 卻總在半夜聽聞有年輕女子造訪, 與老先生的切切私語聲不斷。 老人殷殷期盼著四天後櫻花的綻放。 四天後的夜裡, 他再次聽到女子前來的聲音, 聽到老先生起身的聲音, 聽到兩人走向窗邊的聲音。 起身視探, 卻沒有人影。 床上的老先生已經死亡, 而窗外樹上新綻的初櫻浸在藍色的月光中。 女子是老人八年前過世的妻子。

兩隻腳的貓。 櫻花盛開前的四月, 三十歲出頭的男人來到叫做Abyssinian的酒館, 遇到有貓般黑色大眼睛的女人。 兩人聊貓。 女人說她家的貓最近不常回家, 而後發現貓原來是跑到有個獨居女人家, 在那裡吃飽喝足了才回家, 因為回家後也不吃飯。 "貓啊, 不受拘束, 善變, 怕寂寞又愛撒嬌, 但也不能對牠大意--", 女人說。 "拿把大剪刀, 把貓的兩隻腳剪掉, 就哪兒也去不成了", 男人開玩笑說, 女人卻陷入沉思中。 男人回家做了惡夢。 女人說, 貓的問題解決了。 貓出了車禍, 後腿被輾斷不能走路了。 男人在盛開的櫻花樹下遇到女人, 女人推著輪椅, 輪椅上的男人沒有雙腿。

殉情。 男人喜歡釣香魚, 在前往某河川釣香魚的火車上遇到神秘陌生人, 被告之可以釣到肥大野香魚的深淵叫半裂淵, 並獲贈特製的可以釣起野香魚而不會斷裂的魚鈎。 男人忍不住誘惑前往, 在香魚上鉤的同時, 有個全裸女子趴在水底拉住他的腳踝, 要把他拉下水裡。 他掉進深淵裡, 被水流衝走, 被餌魚店的老闆救起。 原來女屍是魚店老闆的老婆, 二十年前與男人在車上遇到的陌生人互擁殉情, 但男的卻被沖走獲救, 女的一命嗚呼。 女的看到特製魚鉤以為男的回來了...

黑暗中的小指。 二十年前的回憶, 二十年前的奇遇。 年輕大學生想去買春, 卻不夠錢。 後來在小店遇到奇怪的男人, 願意免費送上女人, 條件是不能開燈也不能說話。 兩人唯一的交談是: "好痛..", 男人說, 因為女人咬了他的小指。 "對不起...", 女人說。 會寫下這段回憶是因為一個契機。 在採訪某處河川時的小酒館裡的偶遇。

頭的愛我。 很怪異的標題。 文章不成段落, 一句一行像詩的寫法, 但倒敘般的內容卻很明顯地說著獨白的故事。 作者在後記中透露, 這一篇應該是要倒著看的, 因為他是從最後一行開始寫的。 標題當然也是。

妖靈街道。 男人在公司被上司辱罵, 在回家路上被不良青少年圍毆搶劫, 回想起29年前國中時被欺負的場景。 來到一家叫緣綺堂的店, 看到許多小時候曾擁有, 很熟悉的東西。 "不論是誰, 一生之中只能進來一次", 老闆說。 可以把從前不見的東西買回去, 不過只能選一樣而已。 男人用衣服上的鈕釦換回被欺負時原以為帶著卻不見的武器刀, 每天帶在身上。 直到再次被同一批人堵到, 再次被圍毆。 過去與現實的人物交錯。

真言士。 "我"的朋友中, 有一位簡稱為N的宗教學者。 N會跟電視台去採訪巫師, 有一次就去峇里島採訪會變成黑豬的咒術師, 工作人員守候了五個晚上都只見到一位呼呼大睡的老頭, 儘管咒術師說自己變成不錯的豬, 在森林裡跑得筋疲力盡, 也說服不了工作人員。 跟著"我"又見到來自西藏的真言士--河口慧海在他的西藏旅行記寫成"真言士"的NGAKUPA。 真言士的工作是保護青稞, 使之免受冰雹之害, 武器便是防雹彈。

真言士抵達時正好有颱風登陸, 電台人員詢問可否也能阻止颱風, 真言士說可以, 便在節目中作法。 風雨並沒有停止, 卻原地滯留了三天。 真言士說是他"止住"了颱風, 讓颱風不動。 又過了三天, 真言士才問說可不可以移動颱風, 這樣飛機才能起飛, 他才能離去。 作法後當天, 颱風果然有了動靜, 迅速北移, 變成熱帶性低氣壓消失了。 不管真言士是不是真的有超能力, 這樣比較有趣, N說。 真是有趣, N說。

是耶非耶, 我也覺得這一篇極為有趣。 更有趣的是我不久前才看完河口慧海的西藏旅行記, 對這個保護青稞的故事也是印象深刻, 能在不同的書裡將看過的東西串在一起也很有趣。

美沙的靈魂。 美沙過世的時候是49歲, 大男人三歲。 男人在25年前的學生時候認識美沙。 美沙有點通靈, 美沙有點特別, 不過我不太知道這一篇要講的是什麼。

會說話的骷髏。 放高利貸的守材奴錢法師在去參加互助會時行經一處墓園, 被會說話的骷髏頭咬住衣角, 說曾受大恩, 要來回報賺大錢的方法。 骷髏頭要錢法師跟互助會的人打賭說骷髏頭會說話, 如此必能大賺一筆。 錢法師不疑有它, 拿出所有資產下注。 讀到這不用猜也知道結局: 骷髏頭不說話就是不說話。 錢法師因此傾家蕩產。 作者說這是為舞台表演而寫, 在劇院以說古的形式呈現, 是很有趣的表演。 只是這故事本身實在是超級不新鮮啊。

安義橋的食人鬼。 一群人在聚會時討論到安義橋上有鬼, 會有瞎眼的和尚請人牽手過河, 或媽媽說小孩掉入河裡請求幫忙, 再把人推下橋吃掉。 源貞盛對此嗤之以鼻--萬一真有此事, 則有這樣經驗的人已成鬼食, 何來這些傳說? 在眾人起哄下決定跟主人借良馬一匹, 要勇闖安義橋。 待他離去後眾人再度七嘴八舌, 道忠自告奮勇要去橋上看貞盛是否真的有過橋, 有的話要扮女鬼嚇他。 騎馬帶刀的貞盛其實膽小, 一時血氣方剛應允下不得不來到暮色中的安義橋, 卻果真在過橋後遇到白衣女子伸手要求牽手過橋。 貞盛嚇得只能策馬快跑, 不料獨眼藍面長角的女鬼居然追上, 還伸出只有三隻手指的手來抓他。 他嚇得揮刀亂砍, 似乎砍中了女鬼, 終於逃脫一劫。 回家請來道士, 道士囑咐貞盛要齋戒避誨, 不能出門也不能讓人進來 -- 這時就知道故事的梗在哪裡了。

在眾人來訪被貞盛妻拒見之後, 貞盛才得知道忠會穿女裝去嚇他, 卻不知原來道忠在半路上頭痛雙腳無力身體不適, 沒有到橋上便先行回家休息, 於是見了來探望他的道忠。 道忠告之貞盛並沒有去到安義橋, 在家中睡了一晚, 卻不是因為頭痛, 而是手痛。 伸出的手只有三隻手指, 還有新砍傷的傷痕。 兩人扭打在一塊, 道忠一口咬斷貞盛脖子, 在貞盛妻面前變成獨眼藍面長角的模樣, 抱著貞盛的頭顱來到院子, 倒在地上。 不是鬼的樣子, 而是道忠的屍體。

這一篇同樣是為舞台表演而寫, "變成一部兼具恐怖感, 也讓人捧腹大笑的寫實舞台劇"。 但我覺得好像在哪邊見過類似的故事.. 感覺佈局還不錯, 但結尾如果能怎樣調整得更撲朔迷離, 更指向"到底是誰中了邪"就更有味道了。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妹
  • 頗有XX民間故事的味道
    沒想到水草會看這種書阿
    一直以為水草都是看很深奧的那種...
  • 沒有沒有 我從不看深奧的書
    即使不小心誤翻.. 也是百分之兩百看不懂...

    nachtluft 於 2009/03/09 01:05 回覆

  • sunny
  • 說到陰陽師
    之前還蠻迷晴明和博雅的
    不管是小說、漫畫和電影(電視版除外)
    都愛不釋手 :P
  • 還有電影啊? 好想看喔..
    (漫畫我通常都看不太懂說 因為覺得每個人物都長得一樣 分不清誰是誰...)
    好希望可以再看到其他的陰陽師說 可是圖書館就那兩本..

    nachtluft 於 2009/03/09 01:12 回覆

  • sunny
  • 如果水草不嫌棄
    我有復刻版的可以貢獻喔!
  • 什麼是"復刻版"...?
    是電子檔嗎? 如果要讓Sunny再破費郵資就不好了...

    nachtluft 於 2009/03/12 02:0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