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10
West Ridge/Orchard/Canyon/East Ridge Trail
8.4miles - 1300ft - 5hr

一大早就到Oakland來辦事。處理完 才11點多, 想說既然大老遠來到這邊了, 就在附近找個地方hiking一下囉。

翻出我新買的, 有著彩色照片的"100 Classic Hikes in Northern California"。新開張, 看著美麗的照片讓我每個點都想去。哈哈, 我是很有按圖索驥的偏好的。:)

努力地對照了地圖, 終於決定了這個Redwood Regional Park是離Oakland最近的。

"書上說8.4miles要走五個小時喔!!" 我一再強調這一趟路的山高水遠。

"去啊, 有什麼關係?" 有人似乎不太有搞懂 8.4miles 跟 五個小時 所代表的意義。

粗略估計一下, 開到停車場找到步道入口可能就12點多了, 五個小時一走, 也快六點了。在這個還是五點就天黑的冬天裡, 這樣走來都有點趕了, 偏偏天大地大也沒有民生問題重要, 我們家老爺說什麼也都得填飽了肚子才能上路。我這一廂是急著天黑會走不完, 他倒是好整以暇地, 沒找到麥當勞, 倒找了家四週沒有其他商店的中式自助餐吃便當呢!

快快祭了五臟廟, 剩的便當拿到車上還打翻了, 緊急處理一下又是好幾分鐘過去。到了Skyline Gate的停車場, 好不容易在路邊停好車發現停車場裡還有位置, 又是一番折騰, 等到真正站在步道門前都快一點了。


天陰陰的, 剛開始走的時候還飄著雨。我們從West Ridge Trail開始走, 步道很寬敞, 可是很多地方甚為泥濘。我們當然是先走了再說。你看, 還能看到另一個山頭雲霧飄渺, 山嵐沉得很低。

在一份1826年的航海日誌上寫道: "... in order to miss treacherous Blossom Rock between Alcatraze island and San Francisco, one should line the northern tip of Yerba Buena Island with two trees southe of Palos Colorados, over San Antonio, too conspicuous to be overlooked". 做為路標的這兩棵樹就長在現今的Redwood Regional Park, 離Bay的入口-Golden Gate有16英哩遠。


可是我們沿路只能看到所謂第二代第三代的紅木, 長得很高, 可是都瘦瘦的, 應該是未到中年還沒來得及往橫的發展。1840-1860年間商業化的伐木給舊金山蓋房子用把這些大樹都砍得差不多了, 連殘幹都被連根拔起當柴火燒。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之後, 好不容易新長出來的年輕樹們又再度被砍去蓋房子了...

步道也沒什麼起伏。可走著走著你就會看到人家。後院直接通公園, 該是不錯的附加價值吧?



堆在路邊的一些毬果。

這是之前放到網路上的照片。我的電腦失竊之後再從上面抓下來的, 顏色都不對了...


過了民宅不遠, 就會來到 Moon Gate。剛剛開車過來時有經過的。
其實東西兩條 Ridge trail連起來是一個圓, 從哪邊起步都ok啦!
雨後的草坪格外翠綠, 陰霾的空氣中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步道在此轉了個彎, 之後便緩坡爬升。


你知道什麼是 Bay Area Ridge Trail嗎?

這是一條環著舊金山灣四面, 串連了超過75個公園跟Open Space的步道, 預計全部完工之後總長425英哩。目前已經完成的步道有230miles長。也就是說, 等到所有的步道都蓋好了之後, 你就可以用你的雙腳, 腳踏實地地繞著灣那麼走它一圈喔!


如果你在步道上看到這個標示, 你就知道你正走在Bay Area Ridge Trail的其中一段之上。我想應該沒有人真的400多英哩一口氣走一趟, 可是我們可以一段一段, 慢慢把它串連起來。:)

我們這一趟走的West Ridge Trail也是Bay Ridge Trail的一部份。你再看看地圖, 你會看到上面有著像小山一樣的標誌, 表示那一條步道屬於Bay Ridge Trail。它往北是連到Huckleberry Botanic Regional Preserve, 往南則是Anthony Chabot Regional Park。

翻開地圖或是各種步道介紹的網站或書籍, East Bay所有的Regional Park都歸屬East Bay Regional Park District(EBRPD)的管轄, 此行的Redwood Regional Park跟去年去的Coyote Hill也是其中之一。

灣的西邊呢, 則有個 Midpeninsula Regional Open Space District, 擁有25個open space, 提供休閒娛樂的功能之餘, 也管理/保存/保護著灣區高密度城市發展中所剩不多的綠地。

除此之外, State Park跟County Park甚至有些city park 也是選擇trail時的可以考慮的方向。總之, 沒去過的地方就來去試試看吧!


開始爬坡之後終於有了點展望。一層層的樹林向後退去, 視線的盡頭還有奧克蘭的城市遠景。

來到一個離馬路很近的點步道向左轉去, 很長的一個坡, 夾在巨大繁密的尤加利樹中。這些尤加利還是有來歷的喔! 話說20世紀初期有個做房地產的傢伙, 很努力地在這邊種了一堆澳洲來的尤加利樹, 還蓋了Skyline Boulevard讓投資者來伐木賺錢。可是尤加利基本上是沒有經濟價值的作物, 更糟的是, 它們還是外來的"侵略者", 會讓本土生的植物無法生長。

據說步道還有經過七棵楓葉 -- 1986年種的, 紀念在挑戰者號失事的七名太空人 -- 可是我沒有注意到, 我只顧著很辛苦地爬坡, 然後爬了一半高時, 赫然發現坡的頂點是個STOP SIGN, 還有著車子, 建築, 跟馬路的痕跡。

很沮喪地發覺走錯了, 只得往回走, 看到底是在哪邊錯過了十字路口。一路找回Moon Gate, 也沒看到哪邊有叉路, 那到底是哪邊出了問題呢?

在沒有地圖的Gate晃了晃, 也沒看到人影可問, 剛好有個人順著我們的來時路走來, 又沒多做停留地往我們去時路行去, 那就跟著走看看吧!! 只是那人走得太快, 幾個小彎之後就只見他在高崗上眺望風景, 然後就不見了。

回到那個長長的坡, 這回就硬著頭皮走上去, 指望著上面會不會有善心人士可以指點一二。呃, STOP SIGN之後有斑馬線, 斑馬線之後有個鐵欄杆, 鐵欄杆之後有條trail... 哇... 書上怎麼沒寫清楚還有這一招? 害我來來回回多走了將近1mile又多耽擱了快半個小時!!

截斷步道的這條馬路通往天文台 Chabot Space and Science Center, 步道就從高聳的圓頂下經過, 可以聽到遊客的喧嘩。要再多走一段才能回到原先的幽靜中。

又過了一個馬路。這回學聰明了, 一路永往直前就是了。

來到一個三叉路口, 書上的地圖沒這個細節, 只提了說有個小路可以爬到園區的最高山頂Redwood Peak, 海拔1619英呎。指標不清楚, 不敢亂走, 還是順了West Ridge的大路往下走, 來到一個叫做Redwood bowl的野餐區。這是個很大的草地, 座落在兩邊坡上延伸的紅木林中, 是真的有像一個"碗"啦! 沒有樹蔭蔽日, 空地明明亮亮的, 讓小朋友在上面奔跑嬉戲的畫面應該是很生動亮麗的。

沒有時間停留, 繼續往下走。


是的, 一轉身就看到這樣的畫面, 剛好在West Ridge Trail跟Graham Trail的交叉口。陽光正好落在樹後, 從林間(應該說林後)灑出萬丈光芒, 看得到塵埃躍動, 看得到葉影斑駁。光線成絲成縷, 散成凝固的寧靜, 在悄然的樹林中。


讚嘆著, 同時拿著相機猛拍, 同時懊惱怎麼沒想到把我的單眼相機帶出來, 同時想著會攝影的京燕尹亮佑學要在這裡多好, 他們一定能拍出很棒的照片, 不是只有這樣數位傻瓜的水準而已 - 不夠清楚, 不夠sharp。

有兩個人剛好走過來。"It's awesome!"其中一個說, 然後就繼續往前走。

我不太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沒有多停個幾分鐘多欣賞一下這樣的景色。畢竟, 要時間角度都對了, 你才有辦法看到這樣的畫面吧? 還是, 是我太大驚小怪了呢? :)


拍到我自己也覺得誇張了, 才依依不捨準備離去。既然都在這裡停留了, 我又再回去拍了一下野餐區的"碗", 多取了幾個景(照片全在遺失的行列中)。

這一耽擱, 再回到叉路口, 陽光的角度又變了!! 此刻它不偏不倚地落在兩棵樹的間隙中, 霞光萬道較先前更為四散奪目 -- 嗯, 好吧, 我不會形容, 看照片吧! :)


後來我在想, 這一路上的耽擱--吃飯啦, 以為走錯路啦, 甚至回頭去照原本沒有想照的照片--這些加起來, 剛好讓我們在最對的時間點來到最適當的地點。所以,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吧! :)


這一段步道特別漂亮, 旁邊站滿了這些筆直高聳又長得很特別的樹, 樹枝從很低的地方就開始開岔, 密密麻麻地延伸了很長。走在下面像在過隧道, 很是漂亮。

我們在步道口的時候急著上路, 忘了檢查有沒有地圖, 所以根本也不曉得有沒有捷徑可以回去, 或是其他的trail通到哪裡。離開了這段漂亮樹林之後就一路是陽光大道, 眺望遠山的景還蠻好的。

有兩個女生對著地圖, 看到Fern Trail就轉了進去。而我們仍舊毫無概念身處何處。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終於來到Orchard Trail, 書上寫說要走的方向。

左轉進來。Orchard Trail 得名於1920年代, 前來拓荒的人在這邊蓋了房子跟教堂, 順便在砍了樹的林子裡種了一些果樹。Trail不寬, 一路在樹林裡, 一路急下坡 -- 想想我們要從崚線上下切到溪谷, 還蠻慶幸我們是走下坡這個方向來的。

不久終於下到底。書上在這邊的描述不甚清楚, 以至於我們看不到地圖上的Canyon Trail就想說完蛋了, 走錯路了。這邊是平坦的泥土路, 還有不少全家出動的大人小孩前前後後地漫步著, 所以還沒讓我們覺得那麼糟 -- 可能, 離某個出口蠻近的。至少, 有其他人的話我們應該也不會太容易丟掉吧? :)

來時路在右邊, 所以我們往右轉, 沿著溪走了一段平路, 又來到一個交叉口, 可是指標上還是沒有我們要的Canyon Trail! 哇, 這一來又好令人掙扎。直走像是對的方向, 但誰曉得這條窄窄的trail有多遠? 所幸書上有提到的Canyon Meadow有在指標上, 而且書上也說了要過溪, 就姑且過來看看這片大草坪吧!

哈哈, 終於看到有Canyon Trail的指標了! 右轉來到一條大大的水泥路上, 左手邊的草坪上還有給小朋友們玩的溜滑梯等, 讓我們又開始懷疑.... 直到來到野餐區。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喝口茶吧! 指標上指著有遊客中心, 還看得到停了車的停車場, 所以我決定要去遊客中心看有沒有地圖拿。

沒看到有遊客中心, 倒是入口處的大指示牌上放著有地圖。嘿, 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

"還有多遠啊?"有人已經受不了了。

"大概還有4.5miles喔!"

"我們還要走多遠啊?"

總共8.4miles啊, 不是之前就說了又說了嗎?

人沒真的在其間走, 8.4這樣的數字聽起來不太有感覺吧?

Canyon Trail可以想見的, 是一路上坡。四點多了, 太陽正好在我們的身後, 慢慢要掉到山的那一邊了。一上坡還是吃力, 走得慢又不時要休息, 還好這一段才0.36mile, 感覺沒有那麼久就上到east ridge trail, 左轉踏上回程。

這一段路沒什麼難度, 只是快到入口這一段, 由於可以不用把狗鍊住地蹓狗, 很多人帶著他們的愛狗出來玩耍。路上一堆狗兒吠來吠去, 追逐來追逐去的, 完完全全是脫了疆的野性, 大多數的主人也不管(跑得沒狗兒快ㄇㄟ), 頂多說了句, "牠是很乖的狗, 不用怕"。再怎麼乖跑到你旁邊盯著你嗅吠個不停還露出牠們的大小虎牙, 你怕不怕?

這些狗兒是這趟路最大的敗筆, 因為所有愉悅的悠哉就在擔憂狗會衝過來咬人的害怕中不見了。

回到車上, 六點出頭。果真走了五個小時。



下山的路上, 夕陽染紅了天空。山腳下的城市開始要啟動夜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