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 聽的是MPR, Minnesota Public Radio的古典音樂電台。 從森棚教官那看來的. 教官是Jo的學長。



上下班開車的時候, 不是聽有聲書就是聽KDFC的古典音樂。廣告很多, 賣車子啊地毯啊鑽石啊, 煩煩雜雜的。 腦袋有東西轉著的時候聽英文的有聲書會有聽沒有到, 所以通常是要想事情時才會聽廣播。每天必須浪費的生命, 在車上, 在路上。


上班的時候, 聽的是台北愛樂。 還在台北的時候很愛它, 回到家收音機一開, 我不愁要換上什麼CD才有新意。它也有廣告, 可是在安靜的辦公室裡, 音量開得小小的, 也就是聽得到的地步, 是不是美和市還是cheers不cheers我也聽不真詳, 不過就是有個聲音陪伴, 聽點熟悉的音韻, 會覺得人生親切多了。


以前夜裡會二選一, 不懶惰的時候就挑CD聽。試了幾個可以網路收聽的, 不是在沒完沒了的register階段就放棄了, 就是討厭混亂的介面。 於是, 就死心塌地地跟著MPR了。 沒有廣告, 少少的話語, 好聽的音樂: 我幾乎都沒聽過的曲目。 即使聽音樂只是為了專心, 仍舊可以感覺到音樂裡的美. 乾乾淨淨的, 很純粹。


乾淨到不論是專心看文章或寫文章的我都能聽得出數字。 一向, 我總是聽到數字就沒輒, 哪怕是很簡單的二位數, 我都必須在心裡把它轉換成阿拉伯數字, 再轉成中文。通常到了這時候, 人家的句子已經不知道講到哪裡去了, 我丟三落四的, 始終過不了數字這一關。


然而在乾淨的樂聲中間, 我聽得到數字。 現在氣溫20度。 夜裡氣溫會降到6度。 白天回暖, 會有30多左右。 預計傍晚會飄點小雪。 請民眾儘量不要出門, 把道路讓給救援車輛。


或者我是在室內溫度69度還想著要不要開暖氣的夜裡, 或者我是在面對著窗外春暖花開的豔陽白晝裡。 想著有些地方還在下雪。 因此總想起Faye。 想著Faye是不是還穿著厚重的冬衣在街上行走要小心翼翼不要在結冰的路面上滑倒。


不過就是個遠方的電台, 不過就是個代表著寒冷度的數字, 因著住在明州的Faye, 一切都有了聯繫。 來自Faye居住的城市的樂聲。Minneapolis。 St. Paul。 我曾經一個人開車從邊上經過。 人, 時, 地, 都不只是一場萍水相逢的緣。





03.15 Toronto的iceberg radio也不錯聽, 不說話, 沒廣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