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覺得一趟路好遠, 便很認真地跑去公司開會(對, 沒錯, 星期六!), 去吃Hon Sushi當午餐, 才不覺路途遙遙地來到會場。

場地不大, 就五六排的展示而已, 除了有特別打光的地方外, 場地蠻暗的。 像上次看南瓜一樣, 我先純欣賞地慢晃了一圈, 第二圈才拎了菜籃, 開始徘徊在要不要買之間。



這個展覽是Orchard Valley Ceramic Arts Guild辦的, 參展販受的都是當地藝術家的作品。 不見得是獨一無二, 但至少有別於一般店裡看得到的千篇一律。逛了幾攤後我其實便很開心了, 不是因為東西多好多特別多精緻, 而是終於有了點不同的東西可以看的快樂感 -- 不管到哪個Mall或outlet都是同樣那些店裡的同樣那些東西。 我很厭倦那些連鎖店啊, 卻又不知在哪可以找到一些不一樣的小店(賣的東西又不貴的)。 於是, 逛著逛著又覺得, 這要是個店面可以每個月來逛多好。 一個月買個十幾塊的茶杯碗盤簡直是小事一樁, 但一時要我"這個也愛那個也想"地買上個十幾樣十幾二十幾塊, 還是要想想呢。


因此有時候, 一猶豫, 回頭時東西就沒了。 像有個茶具組--兩個有著捲捲的握把的小茶杯放在一個有著同樣捲捲的握把的長盤子上, 很可愛, 可是是有點要再三思的價錢。 走來走去走了很多趟, 拿起又放下, 拿起又放下, 等到下定決心要買時, 咦, 就在我面前, 有位老太太把它拿走了。


也是另一種隨緣吧。 還有一種是, 逛了幾圈都沒看到, 突然見到的那一眼, 就毫不猶豫地拿起, 放到籃子裡... 噫, 人跟人和人跟物的緣份都是一樣的呀。


後來人實在太多了, 小小的走道裡摩肩擦踵的, 既擠又悶, 我便不想逛了, 先就這樣吧!


覺得來到這種地方就是要買那種大氣的大盤子大盆子大花瓶大擺設等等, 添得出家居特色的, 但想想, remodel日還遙遙無期, 廚房塞滿了跟我無關的種種東西, 哪裡讓我擺餐具呢? 那麼來找看看有沒有長得像妹說的"黑漆"的盤子來放我的南瓜吧。 本覺得希望不大, 還果真就沒有。 所以最後還是小家子氣地買小杯小碗小盤。 一向喜歡買杯子, 自然是不會錯過。 看了碗盤也愛--揣摩著燕子為什麼喜歡盤子--要是我會作菜, 我也想要買下這些長得很有韻味的各種碗盤來搭配我的食物跟餐桌吧。


拎了一小袋戰利品回家來, 收到衣櫥裡, 跟那些已經在裡面住了頗久的其他餐具們不見天日地作伴。


不曉得能不能拍照, 但反正也只能見縫差針地挑沒人的地方拍照, 隨手幾張當紀錄。




小小碗上面那個杯子, 我拿起放下很多次, 最後沒買。 喜歡它的造型跟花樣。 屏風前那三個女士花瓶很特別, 價格當然也就讓人直接不予考慮。




左上那個有點紫色的花瓶還有紅色花瓶旁邊那個照片中看不出顏色的茶杯也是我本來蠻想買的... 最後買了下面那個被標籤擋住了的藍色茶杯... 我喜歡這位Daniel Dermer(長得還不錯看耶!)的作品跟顏色, 但他的東西跟其他人比起來就是貴了那麼一些...




這一組我就真的很想全部通通打包回家, 形狀跟顏色我都喜歡... 可惜這位藝術家沒有網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妹
  • 上一篇文章耗掉我太心力
    直到現在才看到這篇

    其實
    我看到這篇有點意外也
    這些陶瓷
    好...台灣阿

    日本韓國中國跟台灣的主流陶瓷風格,都不太一樣滴
    日本可能是仿古伊萬里,九谷,加一點青花(就是水草在3. The Thomas Ham House 看到那種)
    韓國是青瓷和白瓷
    中國是青花加琺瑯瓷和民窯
    台灣就是這種較現代陶瓷
    看久了其實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但是如果水草不說這是美國
    我真的會以為這是台灣阿

    現在我才懂了
    難怪台灣人要生產這些自己並不常用的瓷器
    原來是老外喜歡
    要出口到美國賺外匯的阿
  • 難怪我覺得看起來特親切啊 (是這樣嗎?) 不過我除了再把這一段抄起來之外.. 那些專有名詞.. 我還是通通莫宰羊耶.. (是因為沒有機會*看久了*嗎?)
    不過.. *莫名就是喜歡你* 也很好 :)

    nachtluft 於 2007/11/13 13:48 回覆

  • 妹
  • 水草真有眼光
    你買的藍色茶杯真是漂亮

    這位Daniel Dermer
    照片中的釉色大多是仿"鈞窯"的
    他大慨喜歡"窯變"的感覺

    http://www.npm.gov.tw/dm2001/A/
  • 啊 居然看不到展品賞析.. 想說要有照片對照我才能懂說..

    我真的很喜歡它的顏色變化耶! 原來這叫做*釉彩幻化無常* :)

    nachtluft 於 2007/11/13 14: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