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最後的貴族"有種不能動的感覺(哎, 看到好看的書除了一個好字啥也說不出來)。 沉寂了一早上, 在炙熱午陽下的院子揮汗做了半天農, 調整灑水系統淋了半身濕, 才有了些舒展。 到圖書館借回兩本應該可以不用頭腦的偵探懸疑小說, 擱在腳邊又到網路上來去晃盪, 心裡有點實又有點空。 站到書櫃前盯著那一格買了好久卻始終沒看的書, 取了三本薄的。 這時候需要一些很簡單很簡單的。

可這書也态簡單。 一頁一首詩, 三行半頁不等。 閱畢, 同時啟程的晚餐還沒回到家。 簡媜實在不該寫詩, 我邊看邊悵然。 或許這樣印書成本便宜, 可是不該不該。 她一貫美麗的文字不在詩裡, 又為了言簡意賅而意境不到。 尤其輯二:一念繫三千世界。 文不文, 詩不詩, 得自前朝的陳腐詞彙太多, 不白不文不今不古。 輯三:流水線索則感覺像精簡版的十句話, 要說人生智慧則覺得缺了點餘韻。

於是反倒覺得輯一的詩還好些。

人之卷情人之二標題水草。 我是一株準備遠行的水草。(P.5) 噫, 書外的水草惜書裡的水草啊。 水草沒有準備遠行, 不過水草沉浮在手指下的腦海中的眼睛裡的文字間, 有些漂得不知所蹤。

情人之六江,曲又曲。 十里煙雲的路口, 什麼話都不宜多說。(P.9) 不宜多說, 只宜用眼探路, 因為沒有走的那條路永遠不知會是什麼模樣。

旅人之一一只袋。 旅人的袋繩用夢想做的, 在不願醒的時刻, 愈背愈長。(P.18) 已經不相信流浪也不相信夢想。 希望生命中再也沒有不願醒的時刻, 而該做想做的清單越來越少。

浪人之四撥弦。 瞎婦自有身世, 旅人自有腳步。(P.28) 而大家兀自匆匆走過。

事之卷花事之三孕。 人們若興了賞花的野趣, 你當知道, 是賞我心中的你。(P.50) 和你胸壑中一花一世界的宇宙洪荒。

地之卷來世地之六在迷途。 如果不會, 迷路的故事就不值得記載了。(P.113) 前三句的如果寫得不美, 但迷路的故事總是迷人, 記載更添了多情。

然後看到寫成後記的回音, 才有點釋懷。 她也自知不該稱詩, 然稱小品似乎又有點強作解人。 糾結了兩百多頁的蒼白終於綻出了點亮麗, 不僅是習慣了的她的文字, 還有這以文字安撫生活的寫照。 簡媜還是該寫散文的。

生命中出軌的情事,都當作是遠遊。原本應該端坐綢繆下一本散文集,忽然,小品先來扣門。好比趕路人,明明該尋野店投宿,卻拐彎去探問桃花的開法。

逐漸習慣以文字安撫生活,遇著心情的潮汐,只要坐下來寫幾段不著邊際的文字,彷彿險濤駭浪都近不了身。偶爾必須逼視殘破的現實,也是逃,找家小咖啡館鋪紙,筆一拿出,世界就安靜了。現實當然還在,經過文字裡的南柯一夢,世事好比榕樹掉豆、柳絮拂眼,撿它做啥?(P.217)

......

平生不寫詩,偏偏飲水蜷臥之際常浮現詩的意象。縱使某些文字掉入詩缸,我還是大而化之稱為小品吧!不敢侵犯詩國,惹得蠻夷入侵之嫌。小說之筆若比為大刀闊斧取其勢,寫散文就是木杵搗臼取其精,寫詩的,恰似一支金針度與人。 (P.218)

...

總近二十年來小品、短句篩成一小堆,窸窸窣窣,舊情新嘆交響著。聽在耳裡,恍如多年前曾對遠山吶喊,如今那山才把回音放出來。

若我們在懸崖邊站得夠久,能否聽到前世的回音? (P.2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妹
  • 呵呵~
    簡媜寫這有點不太像詩了,像歌詞與古代箴言的今譯本了.
    怎麼我總覺得簡媜還是搞笑時好,太認真時反而嚇人 ...

    話說那句"我是一株準備遠行的水草"
    大笑中...哇哈哈...
    原來水草也跟絳珠草一樣,是記在三生石畔的...
  • 其他有一系列真的很像歌詞, 還押韻呢!
    不過簡媜有搞笑過? 我看她的書都很認真啊...

    三生石畔有你我前世纏綿的緣啊 呵呵呵

    昨晚貼完這一篇還想說 最近都寫這種五四三的 還讓妹辛苦跑來 真歹勢呀!

    nachtluft 於 2008/04/15 13:52 回覆

  • 妹
  • 噗~人家我還停在"月亮照眠床"那個階段

    嗯...被你這一講,水草好像很對我不起也
    那...來兩張山友擁吻水草那種自拍照好了,以慰我苦勞
    哇哈哈~
  • 哈 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月娘照眠床寫了些啥..

    要擁吻還要能自拍應該不容易吧 好 下次出門我來試試 :)

    nachtluft 於 2008/04/16 13:19 回覆

  • sunny
  • 嘻嘻...
    問個笨問題
    水草為什麼要叫水草呢??

    就像八妹為什麼要叫八妹一樣
    想了好久還是想不出來 :)
  • 我也想知道八妹為什麼是八妹(咦 這個問題我好像問過...)

    其實本來中文藝名是"水中草"的... 好像是要signup什麼的時候 平常我愛用的字號都被用了 然後我就想到在英國玩時很愛去逛的一家書局叫waterstone(比我們的金石有氣質多了). 可是我不太喜歡stone, 想到國中時我們一群比較好的同學剛好名字都有草字頭而自稱草字輩 就把草拿來用了.. 好像是這樣來的...

    nachtluft 於 2008/04/16 13:24 回覆

  • 嗯...
  • 想知道八妹為甚麼叫八妹嘛?


    那是因為人家剛走上這條賣笑之路時
    有句口頭禪
    ...
    您爸ㄇㄟ(請用台語)
    ...
    然後我就取藝名叫"李八妹"
    大家叫八妹,就像叫"爸ㄇㄟ"
    understand?
  • 瞭了瞭了 呵呵 我就想說應該不會是有七個姐姐吧... :)

    hmm... 賣笑之路啊... 那個燒王船好了沒呀? (轉得真硬..)

    nachtluft 於 2008/04/17 11:50 回覆

  • sunny
  • to N
    原來是這樣啊!
    好有文藝氣質喔! ^^

    to 妹
    噗~ "賣笑之路"??

    瞭了喔!
    我還以為是因為雪狐情中的桃九妹
    所以才...
  • 就是一時心血來潮而已啦!
    那Sunny應該是熱情如朝旭 笑容如冬陽吧!

    nachtluft 於 2008/04/17 11:53 回覆

  • 妹
  • "燒王船"那個...再等一會吧???

    呵呵~
    熱情如朝旭 笑容如冬陽
    應該是sunny看霹靂布袋戲的表情吧?
  • Sunny也看霹靂布袋戲呀? :)

    已經等很久了耶... (再ㄋㄞ一下)

    nachtluft 於 2008/04/18 14:30 回覆

  • 妹
  • 水草記不起來沒關係


    在書的世界裡
    我們是不同的世代
    呵呵~
  • 我真的覺得我書讀再多都沒用->全忘光光 唉...
    不過妹年輕貌美 我們本來就是不同世代的呀 :)

    nachtluft 於 2008/04/18 14:34 回覆

  • sunny
  • 看到N的文字害羞到不行 ^///^

    沒啦~
    我才沒像N說的那麼好
    sunny是求學時代使用的英文名字
    就一直沿用至今囉!


    to 妹
    最近火花沒這麼大了
    電視的屁屁常常不小心看到睡著哩!
  • 呵呵 我覺得Sunny一定是人如其名啊 :)

    nachtluft 於 2008/04/18 14:35 回覆

  • 妹
  • 我想一賴賴到九月開學也
    呵呵~

    因為今年要再去一次曼谷
    想說到時候一起上菜...
  • 不過九月還好久耶...
    不過九月還是比原本的遙遙無期好啊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等呀等呀等!

    nachtluft 於 2008/04/19 12:44 回覆

  • sunny
  • 屁屁看好久了
    N也看嗎?
  • 上一次看好像是很久以前的小時候了... :(

    nachtluft 於 2008/04/19 1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