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24
South Rim Trail
3miles - 2hr

來想去Santa Cruz看蝴蝶。 蝴蝶們三月就要飛回去洛磯山了。

我的玩伴要下禮拜才有空, 所以我把這種難度比較不高的行程留給大家。

那去 half-moon bay吧? 書上列的行程看起來還好, 來得及在天黑前爬完山。

等著買鹹酥雞(當午餐吃囉)的同時繼續翻著書, 發現一條更近的trail, 就在我們家附近。下雨天, 還是就在家旁晃晃就好 , 不要擔太多的風險 (萬一, 千里迢迢去到海邊, 結果風大雨急...?)。於是就決定了往山上開。

買的鹹酥雞還沒開到目的地就吃得差不多了。公園不遠, 可是要到那邊的山路(Hamilton Road)很窄又彎彎曲曲, 車速十分緩慢。

不過來到半山腰就可以看到所謂Silicon Valley的view了喔! 只見往下漫延去的是緩緩起伏的渾圓山坡, 座落著分散其間的房子們, 間雜著開了一片的小黃花, 山雨欲來的濕潤加上陰天的迷濛, 真是漂亮極了!

只可惜沒多久我們就如墜萬里重霧中, 看不清此山彼山。開了又好一段才慢慢開出重重迷霧, 來到門口。可以預料到的是, 能見度太低, 不適合去走步道, 在公園門口拿了份地圖, 紙上遊覽一番, 就怏怏地再接再厲繼續走九彎十八拐的山路下山了。

一路轉得我頭昏眼花, 直到眼前霍然一亮。一大片盛開的小黃花璀璨地點綴在陰灰的雨霧中。幾株無葉的樹木為著鮮明創造了對比。

這一大片花是在一個社區的門口前, 要不然在窄窄的山路上還找不到地方可以停下來拍照的呢! 上面再點綴著幾棵黑色樹幹樹枝嶙峋又沒長葉的樹, 後方的房子在霧中朦朦朧朧, 還真是一幅美麗的風景。

這, 該是春的第一聲響炮, 由山腰上的小黃花吹起吧!

之前在San Diego有一年也是高速公路兩旁開了一堆這樣的花, 車開著見滿山遍野的黃隨風搖曳, 美麗極了。早一點去的人說前兩年也都沒看到, 後來那兩年也沒怎麼看到, 不知是怎麼回事呢?

可是在這邊, Fremont靠highway 680有一大片的空地, 兩年來也都見開了一片的黃。今年也是隨處都看到許多, 它們的綻放, 開啟了春的序幕, 接下來就是輪番上演的花季。

只是, 這長得很像油菜花的小黃花, 到底是什麼花呢? Mustard?

不能破了"要每個禮拜去hiking"的戒, 下山的途中我冒著會暈車的危險努力地翻地圖, 發現山下我們轉進來的不遠處有個Alum Rock的公園, 山下的天氣應該好些, 我們就去那吧。

順著Alum Rock Ave. 就會來到門口, 可是路封了起來! 有字條要遊客走另一個入口進去, 看著地圖還不算遠, 那就繞過去吧!

進到園區前有一片空地在施工中, 我猜那是在蓋停車場, 整片山壁也是開膛剖肚的, 唉, 遊憩的壓力跟環境的保護還是很難兼顧吧!

我們來的這一天沒收費, 但後來在網路上看都是要收費的。我猜是陰雨天沒什麼客人, 所以他們也懶得花一個人力在那邊等吧?

路走在山谷裡, 兩邊的山嶺間夾著中間清淺流過的小溪。小溪的名字叫做 Penitencia Creek, 跟馬路大致上平行。四下無車無人, 空蕩蕩的空氣迴蕩在山谷裡, 沁涼且寧靜。

這樣的氣氛讓人什麼都緩下來, 車子也就開得很慢很慢, 慢到好像開了很久很久都要到世界的盡頭了怎麼還沒來到visitor center.... 終於來到一個比較開闊的地方, 有小橋跨過河, 對岸像是有些建築.. 下去瞧了瞧, 牌子上寫著什麼Log Cabin但是沒有visitor center. 判斷了一下, 決定再往前走, 天涯海角總有走到的時候。

終於, 在第二座小橋處, 看到了visitor center。

停好車, 走過很漂亮的石頭橋(照片不見了), 來到小溪的對岸。

遊客中心前面是一大片空地, 長了好幾株這些好高好高的樹, 一塊塊鮮綠的草地上還有小朋友的遊樂場。

這些樹, 儘管沒有樹葉, 身形也顯得嬌小, 但繁密的枝椏仍是傾力而出, 遮滿了天空, 我覺得很漂亮說。 :)

遊客中心小小的, 只有幾個展示櫃, 我只拿了地圖, 沒有多待。看了地圖才知道, 這是San Jose的Regional Park, 另外也還有好幾個, 就在城市附近, 只是停車費都不便宜。

我總覺得, 四塊錢還可以接受, 要多到六塊, 是真的有點太貴了。

Alum Rock Park成立於1872年, (哇, 整整大我一百歲!), 是加州最古老的市立公園, 也是San Jose的公園中最大的。它成立的時候只被叫做reservation(保留區), 是到世紀之交的時候才改名成Alum Rock, 因為園內有塊很大很大的石頭被認定含有大量的alum(明礬), 連帶地它所在的這個谷地就叫做 Alum Rock Canyon。

至於這些名字由來的Alum Rock呢? 嗯.. 其實我壓根都沒想到要去看一看它。

等老公在車上睡飽了我們才開始走trail。這種事真是每出門必發生。通常我們都睡到差不多自然醒, 吃過午飯再開車到目的地, 合該是睡午覺的時間了。總要等司機大人睡飽了才能正式開走。

陰雨天應該是很多人都不喜歡出門的時候, 或說覺得不適合出門hiking的好天候。可是幾趟路這樣走下來, 我卻覺風景總是在水水的時候最漂亮。因為濕潤, 植物的綠都更蒼翠, 更新鮮, 也更飽滿。加上幾棵晶瑩的水滴滾動著, 真是漂亮極了!

一趟路下來, 因為很喜歡, 所以兩個禮拜後又邀集親朋好友來大健行。那一天風和日麗, 陽光正好, 可是卻沒拍出什麼好照片(通通在遺失之列)...

這些好綠好綠的小葉片大片地垂吊在步道旁, 成了一幅最生動的步道擺飾。

陽光遠遁, 林木蔭鬱, 清清涼涼的, 一切似乎都因著蘊涵了水份子而格外飽滿豐潤。 而綠色, 新萌的芽新發的葉新長的根, 譜成一段鮮亮恣意的綠色色譜暈蕩開來, 在飽含著水氣的空氣中大口呼吸, 開懷暢飲。


針葉上也滾動著小水珠。

春的腳步已近, 到處都在發新芽, 吐新葉。可以近距離見證萬物初始的晶瑩剔透, 大自然裡周而復始的生命力還是一樁近乎神聖的"偉大的平凡"。


京燕看了這一趟的照片後說, 果真是"grass in water"。


一路上看到好多好多好多的Buckeye的果實落在地上, 發了根, 長了芽。好奇的是, 有多少得以長大, 有多少又會在何時停止生長呢?


頭頂上的樹葉, 和遠方的山。

之字形的上坡走到底之後就會來到有展望的地方, trail也變平坦了。往外看去, 可以看到對面山腰的North Rim Trail, 可以看到山谷裡的停車場, 可以看到谷地外的所謂"Sillicon Valley"。


好像長了苔的樹枝


陽光終於出現, 穿過重重厚雲, 灑下萬道光芒。


隔著谷地對面的山, 角度對了, 正沐浴在久雨後天青的陽光下。


歇歇腿。

平緩的步道到此之後就開始下坡。途中有個叉路也可以下山, 多走這一段ㄇ字形應該會多走個1mile吧。顯而易見的, 我當然會選比較遠的那條路。近的路留給人多的時候走, 兩個人時什麼都好說, 多看一點風景。

之字形的下坡依舊穿梭在林內, 因為樹林茂密, 天色彷彿又暗了下來。下呀下呀下到河邊, 這就是貫穿整個谷地, 流經visitor center, 流經來時公路旁的Penitencia Creek。

路來到這裡又變平了, 傍著溪走。一堆亂石中注意看會看到它的支流在這邊匯了進來, 只是水量太少, 沒有兩股清流交融時的火花。

跨於溪上的橋, 有美麗的半圓環階梯攀登而上, 還有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兩株樹守候。

來到河的右岸, 就離溪流遠了些。路變成寬大的馬路, 再過一座橋回到河的左岸, 就信步漫回停車場。


路邊積水裡的樹的倒影。

又是一座美麗的橋, 跨於河岸上。橋對岸也有小小步道可走, 會再從下一座橋處走出來。

曾經, 19世紀末跟20世紀初期(1890-1932), 這兒是很有名的療養勝地。有27處的溫泉含有7種不同的礦物質, 再加上很便宜的就可以從San Jose市區搭乘著蒸氣火車來到這裡偷得浮生半日閒, 使得來此洗礦物泉澡成為很受歡迎的活動。

在河的兩岸走, 你都可以看到昔日泡泉用的小小澡坑, 比路面低了幾階, 要踩著樓梯上下。有些還能看到涓涓細流從山壁裡流出, 代為緬懷舊日時光。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隨著Santa Clara Valley的發展, 越來越多人湧入這個公園。終於, 公園不堪負荷也再禁不起動植物的生態隨著遊客增多帶來的影響, 公園改變了經營方向, 從多用途的設施改為強調親子接近自然的戶外活動場所, 來減少遊憩壓力帶來的傷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