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22
West Ridge/French/Orchard/Bridle/Stream Trail
7.73miles - 4.75hr

去年, 誤打誤撞地選了這個公園來按圖索驥爬山, 再加上之後努力不懈地持續著每週一次的健行, 因緣際會地讓這裡成為2004年的第一趟weekly hiking。總記去年爬山出遊的行程有41趟, 出遠門玩的哩程不算的話總共走了156mile, 大概已經從台南走到新竹了吧! 今年再努力一下, 或許就可以環島一圈了喔! 為了紀念故事的緣起, 決定今年開春第一炮再回到這裡, 開始有遠大目標(Half Dome!) 的2005年登山訓練行程。不多說, 立刻出發!

如同去年一樣, 天氣陰陰的, 地上溼溼的, 小小的停車場停滿了車, 我們只能把車停在路邊。 雖然一直覺得它有點遠, 可是量量哩程也才37mile而已, 40分鐘左右就到了, 還算是可以接受的距離囉!

雖然要走跟上次不一樣的路線, 可是前面半英哩還是重覆的, 同樣有隱隱約約的山嵐飄浮著, 空氣中凝著一股涼涼的水氣, 若隱若現。

今年新生的葉子。這樣剛萌芽剛展顏的葉子寶寶總是讓我好心動喔! 初綻的粉嫩與羞澀, 怯怯地在寒風中悄悄舒展, 等待恣意一場春的繁華。 生的喜悅真的是不隨星移物換而改變的! 尤其, 在萬物仍蕭瑟的陰霾裡, 才覺得冬天過了一半而已, 眨眼春裝已經嶄新上市, 是該要一年之計在於春的時候啦!

上次走的是West/East Ridge Trail, 全走在崚線上的, 這一次打算走不一樣的路線--走會穿梭在樹林裡的French Trail再沿著溪走回來-- 走在樹林裡的壞處就是晒不到陽光, 但夏天來走應該會蠻清涼的吧!

其實我只是想照陽光灑下來的樣子而已, 只是太亮了, LCD上看不清楚, 沒看到下面剛好有人出現。:)

0.59mile的地方轉入French Trail。今天我們要沿著French Trail一直走到底, 這一路果然如預期的, 有很多上上下下的坡。從大路上轉進來後就一路陡下, 迎面剛好有對先生太太牽著狗走上來, 太太遠遠落在後面, 停停走走還邊喘氣, 是上坡會很辛苦的坡度喔!

還記得上次好巧好巧地看到陽光篩過樹梢灑下萬丈光芒的景象, 叨念著時間地點都不一樣的此次, 是否還能見到同樣的壯觀? 果然又出現了喔!

步道來到跟Tres Sendas Trail的交叉口後就走在溪畔, 開始頗陡的上坡。這其實是蠻寬廣的谷地的, 雖然兩邊山壁上都長滿了又高又直的第二代紅木, 卻一點也不擁擠。上坡後Tres Sendas Trail往右岔了出去, 我們繼續往左邊的步道走。有一道小水流從右邊流下來, 還在斷層處形成一個小小的小瀑布。接下來這一段上坡算是最不好走的, 是那種反方向過來時要特別小心走的下坡路喔! 天雨路滑, 泥濘的下坡路會尤其難走, 讓我一直覺得, 這一次可是選對了正確的方向。

原本想繞去走園內的最高峰Redwood Peak(1619feet), 可是這樣就要多走將近1mile, 老爺不肯, 只好再次失之交臂。不過也就是在這之後, 開始看見亮亮的光束充滿在飄著空氣微粒的樹林間喔!

走過的樹林那麼多, 卻從來也沒在別的地方看到過這樣夢幻般的翦影, 是什麼造就了這個公園的不一樣呢? 是因為這邊樹太密, 太陽很容易就會藏身在某一個樹後玩躲貓貓?

來到Fren Trail前是一段很陡的下坡路, 路山窮水盡疑無路似地從大樹旁邊穿過, 俯瞰下面開闊的十字路口, 森林裡特有的幽深加上一點點迷茫的霧氣, 人在其中永遠只能顯得渺小而短暫。

之後的French Trail就一路平坦, 康莊大道一路拉到Orchard Trail, 我們上次走過的, 才又開始很陡的下坡, 來到平路一樣的Bridle Trail。


Bridle Trail along the Redwood Creek。

老爺不肯邊走邊吃, 堅持一定要有地方坐下來才肯吃午餐(沒錯, 我記得國小的時候, 邊走邊吃是違反校規, 要被處罰的!!), 所以來到河邊後我們找了個晒得到太陽的野餐桌坐下來吃午餐, 有麵包, 洋芋片跟豆乾。洋芋片是老爺的最愛, 當然是要吃它吃到飽。野餐桌在一塊很大的草坪上, 旁邊還有小朋友的遊樂區, 只是太陽很快就掉到山的那一邊, 一沒了太陽就好冷好冷, 我們也沒多坐, 吃飽了就上路。因為懶惰沒有帶熱水來, 要不, 在冷得令人哆嗦的寒風中喝口熱騰騰的茶應該也是種享受。

野餐區草坪上的兩棵大樹和草野餐區草坪前的兩棵大樹。

離開野餐區草坪之後沿著Stream Trail走, 一路上還有好幾個野餐區, 都設在河邊, Fern Dell啦, Big Band啦, Brookside啦, 名字都取得漂亮。不過好險剛剛沒把寒風中的午餐撤退到這邊來, 因為這些野餐區全在樹林裡, 一點陽光也照不到, 加上臨著水, 空氣有著濕答答的沉重。照片是路邊長的磨菇。

離開野餐區之後的樹林開闊了一點, 轉個彎過個橋, 步道換到河的另一邊。地圖上這裡有個Mill Site, 本以為可以看點有歷史性的東西, 不過除了一間很像工寮的廁所外我什麼也沒看到。

回程的路沒有想像中的遙遠, 回到停車場的最後一段上坡路也沒想像中的陡, 回到停車場的鞋也沒有想像中的髒, 便愉快地結束了2005年的第一個hiking。

從Skyline Blvd過來時還看到下面的建築飄在雲海裡, 此刻城市已經淹沒在雲釀的暮色中, 只剩一小塊亮亮的bay, 亮亮的水面像遙遠的海市蜃樓。

創作者介紹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