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2/12
1.5 miles - 1.5 hr

原本是計畫這一天要去Skyline Blvd. 上面的Open Space Preserve, 但是因為我的山友們都沒有出現, 加上有點懶, 在歡喜樓吃完午飯已經快兩點了。天色陰霾, 看看山那邊山頂都籠罩在厚厚的雲層之中, 哎呀, 真想就回家睡覺去。可是我們是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 覺得不可以太頹廢, 於是思前想後, 發現bay那邊方向的雲破了洞, 看得到藍藍的天空, 還是前進Mountain View's Shoreline吧!


光束破雲而出。你看, 雲果然是很灰很厚吧?

還沒出歡喜樓所在的廣場我就被馬路邊的行道樹煞到了。始終不知道這是什麼樹, 可是這樣的果實在這個季節裡倒是常見, 結實櫐櫐的, 掛了滿樹。

長得很像楓葉的葉子, 只變黃不變紅, 飄呀飄地飄滿天空的。

楓樹旁邊是一棵長了紅色果實的樹, 滿樹的紅。可惜逆光加上天色太暗, 拍不出它的顏色。

OK, 好, 行道樹拍夠了, 終於上路去Shoreline了。豐富多樣化的植物族群使這個Shoreline不管什麼時候來都有花開, 不管哪個季節都有會讓人驚豔眼睛為之一亮的美麗植物, 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這是在停車場旁邊的灌木, 應該是某種berry。

這裡也有天空的破洞, 讓光線掉了下來。像被雲禁錮了好久的光束們迫不及待地朝四面八方散去。


當背景的雲, 還有風努力在搖晃的樹。

花園裡當然沒有春天時來的繁花似錦, 顏色也似乎蕭瑟了些, 但即使如此, 仍有著幾株鮮妍堅守著最後的城池, 不肯輕言引退。


應該不是野花, 所以查不出來叫什麼名字, 倒是長得有點像blue dicks。

花園出來的步道邊就有一棵長著紫色果實的灌木。這類型的看太多了, 所以沒有拍照。不過這一株正盛開得像雪一樣的樹則謀殺了不少我的memory card。 不曉得樹叫什麼名字? 如果不是它實在長太高, 我覺得它的花蠻像berry的。


Cotoneaster, 也是這個季節很常見的有著紅色果實的灌木。


特喜歡這幾株葉子都掉光了, 只剩下枝芽擎天的樹。


不疑問, 玫瑰。 :)


來到湖邊時正好雲的洞破得更大, 更多的光束灑了下來。


湖, 停泊的船跟覓食的鴨做前景。

不蠻您說, 這裡我來了這麼多次, 還是第一次注意到這艘船呢!! 有幾個小朋友上上下下地爬著玩著, 很開心, 要不是他們在, 我也想上船去看看船上什麼樣子。

Shorline的Trail可長可短, 又完全沒有上下坡起伏, 老少咸宜。看看花園(Rengstorff House Garden)看看湖(Shoreline Lake)看看河(Permanente Creek )跟河上的鴨子看看小土丘另一邊的池塘(Salt Evaporation Pond)就可以是個輕鬆卻又豐收的路線。如果要走更遠的話, 可以繼續沿著bay走, 地圖上看起來似乎可以一直往北走很遠很遠, 可以走到高興再回頭吧!


Salt Evaporation Pond


從步道上看右邊的池塘和鳥, 有白色的一排高壓電塔當背景。

因為是第一次走到這裡, 所以我也是好驚訝看到這麼藍的水, 跟這麼多的鳥。烏雲在這時候已經散去, 水面反射著陽光粼粼地閃亮著。步道邊有木造的觀景台伸出於水面上讓人賞鳥, 只是池中小島還是離岸邊太遠, 看不真詳。

右轉往bay的方向走去, 說來也神奇, 不知為什麼我突然回頭, 看到一大群鳥振翅高飛的姿態, 場面壯觀, 目瞪口呆之餘, 拿起相機瞄準時已經有點千帆過盡的感覺了。山友說, 要看鳥來這邊看就好, 為什麼要千里迢迢跑去New Mexico? :) 那不一樣的嘛, 那邊還是場面更浩大了許多。

步道的左邊則是像河道的水上也悠遊著很多的水鳥, 有一些應該是今年剛出生的幼鳥吧, 又小又精巧, 下次要記得帶望遠鏡來看個過癮。

水道復水道, 遙遠那邊的水面也停留著許多水鳥。其實, 留一片水留一片沼澤地留一片潮間帶給大自然喘氣, 給鳥兒們一片自己呼吸覓食的空間, 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和煦的午後信步走走, 人與自然和諧地並處, 不也有一份日常瑣碎之外的感動嗎?

快要太陽下山的時間了, 還沒走到bay我們就折了回來。有不少鳥人帶著大砲也似的望遠鏡筒相機已經就好定位, 是要捕捉鳥兒們的歸巢嗎? 沒有穿外套有點冷, 所以不能陪著看到底等待的是什麼。下次我也要穿夠衣服來試試。

草地上覓食的小水鴨們。有小女孩不顧媽媽的呼叫很開心地朝牠們奔去, 嚇得小水鴨們四處逃竄, 但牠們一來走得不快, 二來好像還貪著地上的食物, 走走停停搖搖擺擺地, 甚是可愛。

晚上就近去吃Castrol上面的菱拉麵, 結束下午的行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