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1
Preston Flat Trail
9 miles - 5.5 hr

這是一個很烏龍的行程。 話說我要去報名Lost Coast Trail的行程時, 領隊Lloyd對於我太久沒有backpacking的經驗覺得很不放心, 擔心我是來亂的, 到時候大家都麻煩, 便要求我先參加他帶的另一個簡單的行程; 一來暖暖身, 二來確定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地點是離Yosemite入口不遠處的Preston Falls。 說真的, 對於這種開車可以當天來回的地方, 我實在一點去露營的興致都沒有。 而9mile的步道更是無庸置疑地可以輕鬆一天走完, 為什麼我要背著大背包來紮營呢? 但是為了我朝思暮想的Lost Coast Trail(還要找機會把南段走完), 我當然只能點頭稱是。

行前大家有交換了一些email, 講講住意事項, 步道狀況等等。 出發前幾天大家密切注意著天氣, 若是天氣不好行程就會取消。 出發前一天夜裡我沒收到取消的email, 自然是不疑有它地按照計畫早上六點出門以便能在九點抵達步道口。

這一天最美的風景, 是在離開SR120轉入Cherry Lake Road的時候。 昨夜的積雪未融, 今早的陽光還曬不來, 尚未有車輛經過(警訊1), 眼前是鋪天蓋地的雪白。 潔淨晶瑩的白雪鋪滿了整條馬路, 鬆軟華麗的白雪小丘般堆疊在高高低低的枝椏上。 乾淨無瑕。 悄然無聲。 雪柔軟地吸盡萬物喧囂, 雪輕盈地吞納天地塵埃, 雪的國度砌出了童話般的安詳, 踏入便如夢境。

我停了下來, 深深為眼前的淨與靜所感動。 其實我接下來應該要做的, 是拿起相機, 開車門, 走下車照相。 或者即使是從車窗往外照也行。 時間還早, 不太可能會有車過來, 我在這裡混個幾分鐘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但我實在笨到不行地搞不清狀況。 我想說趕路要緊, 隔天回來經過再拍好了。

就這樣。 回程經過時可是一點一絲一毫的雪都看不到了呀! 大抵是雪不厚, 陽光一照就融了, 沒了。 此情此景就只能長留腦中了。


Preston Flat Trail步道口的停車場


很準時地在九點之前抵達步道口。 沒有人沒有車(警訊2)。 我甚是疑惑。 雖然我是提早到, 但領隊們通常應該會提早更早到達等人的啊。 可抬頭是萬里晴天, 陽光和暖, 一點都不像是會取消行程的天氣!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我在車上無聊地等著(想說是來爬山的, 沒帶書), 我在停車場上無聊地走著, 我在旁邊的草坪上無聊地晃著, 慢慢慢慢確定是不會有人來了 -- 總不會大家同時一起遲到吧。

就在我開始要深思接下來該怎麼辦時, 開過來了一輛車。 一男一女下車來, 開後車廂整理他們的背包。 沒有大背包。 可是我還是不死心地上前問他們是不是參加Sierra Club的活動來的。 兩人露出一臉疑惑的樣子, 不知道什麼是Sierra club。 甚至, 我覺得他們不是講英文的。

嘆了口氣, 我開始整理我的背包。 實在不想一個人在這個我連地圖都沒有的地方走9mile, 但一趟路來回六個小時, 而且都到門口了, 我更不想這樣一事無成地開車回家。 我偷偷希望這一對登山客也是要去看瀑布, 畢竟這裡就這麼一條步道, 而這條步道就通到這麼一個瀑布。

來backpacking的, 當然沒有小背包。 把大背包的蓋子拆下來可以勉強當小背包用, 把食物跟水塞進去, 再背起相機, 就勇敢地出發囉!

發現那一對夫妻/情侶果真跟我踏上同樣的步道, 頓時覺得輕鬆許多, 這樣我就不會那麼孤單了。 一開始我領先頗多, 但我不斷停下來拍照, 距離便縮得越來越近, 最後他們還超了前去。

步道一路沿著Tuolumne River往上游走。 一開始這一段, 溪水就在垂手可得之處, 幾步路跨過石塊堆起來的溪岸, 除了疏疏落落的樹木跟蔓生的樹枝擋住視線外, 河水浩浩蕩蕩地在眼前奔流。

河看起來不深, 只是雪融的這時節水勢正大, 水流湍急得甚有架勢, 但沒有高山險谷的氣勢奪人。 兩岸的樹木護衛起的寬闊河面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除了空氣不夠清冷, 還真有點"大河戀"裡蕭瑟的北國氣氛。

不多久, 步道轉了個彎, 離開了河岸。 而那一對登山客卻不為所動地往前直走! 路跡不甚明顯的小徑似乎繼續傍著溪走, 不久他們便消失在樹木跟草叢間。

看得我目瞪口呆。 想追上去問"你們往哪兒去呀", 又想追上去說"別走呀別走呀"。 但總之, 此時此刻, 只有我一人在步道上。

想到這方圓百里內的wilderness可能就只有我一個人在行走, 是很奇妙的感覺 -- 是的, 直到在回到步道口, 我再也沒有遇上其他的人。 書上說:Few Folks know about the Preston Flat Trail, and sometimes on weekdays you may have the entire rugged and rocky canyon to yourself. 這樣的情境究竟是好是不好, 絕對是如人飲水吧。

其實我怕的不是有餓壞了的熊出來覓食, 也不是這山裡不知有無的狼啊虎啊的, 我怕的是會不會有壞人躲在山裡, 還有我自己無邊的想像力。 說真的, 一個人的時候, 我是絕對不希望遇到人的--不管對方看起來是多麼像登山客的登山客。 我還記得第一次自己去Big Basin走Berry Falls時還一再告訴自己, 若有人問到我是否一個人時一定要回答有隊友在前方/後方(看問者是從何向而來), 結果當真的有人問我時我還是很誠意地點頭稱是, 然後混身就冷了起來。

很怪吧。 是有憂患意識還是不相信人性呢?

但我沒有再遇到任何人。 沒有看到任何動物。 剩下的只是諸如水裡會不會冒出水怪(拉我下水), 林子裡會不會走出一個巫婆(把我變成石頭)之類走路時沒事做的腦袋自行找事做的自己嚇自己。

大致上來講步道是很平緩的。 有一點點上下坡, 但都不難走。 路況也維持得很好, 沒有迷路之虞。 只在有些路段, 來自雪融或雨後隨性漫遊的大小水流們都往暢通無阻的步道匯流而去, 步道成了水道, 方便得很。

快要到達步道終點處, 寬大的步道更誇張地成了汪洋一片。 我始終沒搞清楚禍首是個水池, 小湖, 還是小支流。 水汪汪的一片湧到步道上來, 水陸難分。 說過了我最怕這種跟岸等高又完全沒有緩衝帶的水面, 只得鑽入林子裡躲得遠遠的繞路而行, 而沒有路徑的林子也是氣氛神秘得很, 一地的斷枝殘葉, 踩起來都是清清脆脆的喀吱喀吱聲, 風搖影動中, 想像力又能浪跡天涯。


經過一片開滿了小黃花的草地


步道變水道


近照


分得出哪邊是真正的水面, 哪邊是步道嗎?


啊, 步道在哪裡?


看到一片適合紮營的草地時, 我還不相信這麼快就走了4mile多, 但很快地就來到步道盡頭。 盡頭處是濃密的小樹林和高大的石塊, 聽得到水聲, 但看不到河水。 我試著在樹林間找路想往上爬, 後來覺得不對, 這林子密得不像可以行人, 便改爬石頭。 一登高, 水見得到, 瀑布也見到了。

我並不知道我會看到怎樣的瀑布。 反正我本來就是為了能去Lost Coast Trail而來的, 不是為了瀑布。 但想想六小時車程, 9mile來回, 卻看到這麼小一個瀑布, 還真是失望啊!

瀑布高15feet, 一旁高聳的山壁讓它看起來更小。 書上說: If the river isn't raging unsafely, you can swim to the base of this thunderous waterfall. 不過這距離可不近啊! 如果藝高人膽大的話, 沿著我們這一邊的山壁走跳過去可能還容易些。

雖然瀑布不寬, 但下來之後的河道卻是很寬廣的。 往右邊看去, 河面還寬得像個小湖, 中間有個亂石堆成的小島, 長著樹也散著斷木。 一排石頭像天然的防波堤一樣擋住了一半的湖面, 湍急的水流被迫像繞圈圈似的繞著小島轉, 才能從另一邊缺口流出, 而流出後卻是平平靜靜的泰然, 或許是靜水流深吧。

我坐在巨石岸的最前端, 面對著瀑布吃麵包午餐。 伴著水氣氤氳, 風涼涼的吹, 陽光暖暖的晒, 水聲動感, 真想躺下來好好睡一覺啊!

但一個人自然是不敢的。 吃飽喝足休息夠, 就踏上歸程。


小島跟防波堤和遠方的靜水流深


Preston Falls


對岸的山壁


防波堤兩邊截然不同的水貌


線條很剛硬的石塊山壁


又回到離河水很近的路段


步道穿過長滿青苔的巨石區


巨石聳立的小峽谷

回到步道口才兩點半。 另一輛車還在, 但我還是沒見到他們人影。 再吃點東西喝點水, 不留戀, 直接回家。

停車場出來, 左轉上橋過剛剛一路相隨的Tuolumne River, 便一路上坡, 直到SR120。 這路邊有個很高的瀑布, 雖然水量不大, 但我覺得比Preston Falls還要可觀, 而且就在路邊, 找個空地大點的地方就能停下來拍照。 只是它實在太高, 拍不下它的全貌。

路邊有一男一女跟我揮手時我停了下來。 哎, 這不太像我會做的事吧。 不過這兩人看起來不像壞人, 而且我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在路邊攔車 -- 他們的四輪傳動車深深地陷在一旁山壁上的爛泥裡。 說真的我覺得這種人真的是讓他們一籌莫展地在那邊等救援等到天老地荒好了: 這大馬路好好的你為什麼不開, 偏偏要去開那沒路的地方破壞環境呢? 好吧, 如果你看到一片美麗的草原你很想進去闖闖, 那我也還能理解, 但是山壁耶! 根本通不到哪邊去的山壁你開上去是要做什麼呢?

兩人上車來, 講話都還透著明顯的緊張擔憂。 他們已經在那邊等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人車經過。 後來跟他們講到我之所以會這個時候在這裡出現, (要不然他們還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那最後一組遊客呢!), 我還笑說, 原來這就是老天爺今天要我來這裡被放鴿子的原因啊!

本來是要載他們到下一個大一點的城鎮去找救援, 後來他們看到路邊有人家, 便下車去找人幫忙了。 我也就一路無事地平安到家, 結束這也不算太糟糕的一天。


路邊的瀑布

全站熱搜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