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凡反正進監利縣城時, 我好激動, 覺得做人就該做到這個樣子。沒有。場面沒有很壯觀。電視劇的成本, 城門不大, 夾道歡迎的人群不夠多, 也沒有場面壯觀的軍隊跟著他。只有王凡騎在馬上, 終於能夠抬頭挺胸揚眉吐氣地進縣城。

這絕對是我這一輩子唯一的一次"大丈夫當如是也"。

還記得是每個禮拜二的九點半, 剛補習回來, 考試與否交作業與否一概不管, 跟我娘守在電視前看這些情報員鬥智。美麗典雅的日本情報員小林惠子沈海蓉, 犀利潑辣的卓寡婦胡錦, 忠奸是非莫辨的王凡江長文, 和一臉正氣卻總帶笑容的長江一號李鐵生(誰演的啊?)...演技都好, 加上劇情紮實緊湊, 一個半小時的揚子江江岸是每個禮拜最值得期待的風雲聚會。後來拍了類似續集的長江一號, 放到八點檔的最黃金時段, 諜對諜的情報不見了, 抗日愛國戰爭都不見了, 二三十集的節目只剩下二男一女不知誰該跟誰配的無聊愛情故事, 很失望。

兩三年前在UCSD的圖書館裡很驚喜地看到揚子江風雲一套四本, 捧回家一口氣讀完。可惜當年這些人風裡來浪裡去的影像太顯明, 白紙黑字應該有無限想像的書讀起來竟不如電視演出精采有味。啊, 我想念反正又反反正的王凡, 伶牙利齒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來的王凡。"好人不長命, 禍害一千年", 卓寡婦總是如是說。

主題曲是費玉清唱的, 只是再怎麼找, 各種類型精選的專輯裡都找不到這首歌。直到幾年之後, 一個寂靜的夜裡, 當年還習慣聽廣播的我躺在床上聽著女主持人甜美溫柔的聲音介紹著什麼機構評選年度最佳好歌, 第一首放出來的就是這首蘆花舟。街道上的路燈灑過一整面窗, 我終於跟故人照面了。

死橋計劃。長江180里封鎖線。出生入死的監利線城。時代走得太快, 這些故事這些年代是徹底灰飛煙滅了。

蘆花舟

秋江月 , 蘆花舟 , 劃過滄浪水
皓皓煙波上 , 何事春雨愁
飛雁一聲驚遙夢
問一聲 , 君曾否 , 醉看月圓缺
回首風雲路 終將隨波流
笙歌酣舞轉眼空

壯士弄劍志難酬
馬嘶人語夕陽暮
孤燈白髮人蹉陀
功名紙上說
關山路迢煙雲裡
樽前嘆盡人間事
與君唱首將進酒
忘盡千古愁

有沒有可能找到錄影帶之類的, 讓我再好好回味那個年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