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27

今天本來是打算去Pinnacle的。只是一早起來, 天是陰的地是溼的, 看起來雨絲還在飄著的樣, 就放棄了。做好本來要帶著當午餐吃的三明治就又跑回去睡回籠覺。怎料再起床時太陽都出來了, 嗯, 還真是會選時間。不騙你, 四天的假期裡, 除了預定要去hiking的臨出門這個時候之外, 其他都是陽光大好的天氣!

既然天公不作美加上賴完床已經都快中午了, 那就去本來昨天要去的Mission Santa Clara吧! 我每天開I-880都看得到它的牌子, 地圖上一找, 知道方位, 也沒多做其他的準備就出門了。

雖說天晴了, 可地上還是濕的, 可能夜裡風大雨急, 掉了滿地的落葉, 隨著車子經過的氣流旋轉著, 加上沒什麼人車, 看起來還是有點秋天蕭瑟的感覺 (雖然都冬天了)。

地圖上畫著mission在Homestead跟Lafayette Street 的路口的西北邊, 我們從南到北都開過頭了也沒看到長得像mission的建築, 只得再回過頭來, 發現路口的西南邊有個教堂, 雖然還是覺得長得不像mission, 我們還是停下車來看一看。


在路的轉角看到人家院落裡盛開的大大朵玫瑰, 忍不住照張相。花不特別, 只是都這個季節了, 還能這樣開著, 也真不容易。


玫瑰花旁邊有好棵好大好大好大的樹。抬頭望, 一眼還看不到兩個邊, 當然也就沒有辦法拍下它的全景囉! (我的小傻瓜相機當然沒有廣角), 只能取個角度意思一下。樹再過去就是教堂, 只不過不是我們要的教堂, 而照片裡的盡頭的紅磚瓦就是Santa Clara University。



既然找不到mission, 那我們去Santa Clara University晃一晃吧, 我說。至少紅磚瓦就看起來古色古香的。不過你應該也猜到了, 沒錯, 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工夫。馬路正對面走過去, 舊舊的磚瓦矮矮的迴廊, 就是我們要找的mission啦!


過了馬路進到校園裡, 其實我是先看到這些仙人掌跟影子的。在陽光照射下, 白色的牆顯得更潔白了。

長廊沒有照出景深, 但是有影子裝飾也是可愛。我總是喜歡mission裡的長廊, 無人時特別有著深邃寂寥的歷史感。



更多的紅瓦片跟白圍牆。這棟建築是Adobe Lodge, 原先建於1822年, 在1981年全部重建, 現在被用來當大學裡的教授跟職員的club。



長廊走到底這一片牆是The Adobe Wall, 左轉, 右邊是一片草坪, 老樹盤根錯節地掛在迴廊邊。


離開Adobe Lodge之後, 左邊的建築物是Nobili Hall, 前面的走道旁種滿了這些小花, 各種公共場所要鋪花圃時很常會看到的花。

mission church 旁邊的"涼亭"。當年剛蓋好時種的是葡萄, 現在則是春天會開紫色花躲的紫藤(wisteria)。
如果你跟著我左轉右轉左邊又邊的昏了頭, 那看看上面的地圖吧!

我們從Lafayette Street過來, 沿著Adobe Lodge的下面跟右邊走, 看到109Nobili跟它的花, 沿著church下面的步道走到教堂前面, 參觀之後從它的上麵繞一圈回來, 穿過中庭(有圓圈圈的步道)的草坪, 看一看Adobe Wall, 走到Varsi Hall前看看噴水池, 看看草坪, 然後離開。


mission bell & mission church

在mission San Francisco蓋好之後, 神父們就計畫在灣的南邊的平原上再蓋一個mission。三個月後, 1777年1月12日, 兩個聖芳濟修會(Franciscan)的神父在沿著Rio Guadalupe的草地上蓋了第八座mission, mission Santa Clara de Asis, 做為早期墾荒者和印第安人的信仰中心。經歷了1784年的水患跟1818年的地震, 在1819年mission被搬到比較安全的地方, 擴張整修完成於1825年。 僅管各種災害不斷, mission還是不斷地成長繁榮著, 資產在21座mission中排名第二重要的, 僅次於LA的mission San Gabreil。可惜之後一場大火又毀壞了這個建築, 你所看到的就是1928年蓋的教堂。





這兩張椅子, 在光線好微弱的教堂裡呈現出很特異的戲劇效果。光線, 不偏不倚地打在椅子上, 漆黑的舞台上只有這裡凝聚了所有的焦點。我用力地看了好久, 無法看出光線到底是哪裡來的, 既不來自窗戶, 也看不到人工的光源, 好神秘的寧靜。


我去教堂時, 最喜歡拍他們的管風琴了。不曾真正聽聞琴聲響過, 但總覺得它們好優美, 而且都是獨一無二的, 在不同的教堂裡。


1821年墨西哥脫離西班牙獨立之後因為無力負責mission的運作, 在1836年中止了mission的活動之後, 這些建築的所有權就讓給了耶穌會。1850年新上任的舊金山主教命令兩位耶穌會教士在Mission Santa Clara辦一間大學, 第一堂課於1851年的3月19日開始, 成為加州的第一間高等學府。


鐘塔bell tower, 裡面放了四個鐘。最原始的是1798年西班牙國王送的禮物, 只是在1926年的火災之後, 兩個重鑄, 一個複製, 最後一個則是1929年的西班牙國王捐的。


mission 旁邊有個小花園, 可是門鎖著, 進不去, 只能在矮矮的圍牆邊跳著看裡面的玫瑰花開。這是花園對面建築的窗跟陽台。


秋葉



忘了是哪個神父的雕像了... :(


Mission Garden裡油亮亮的草坪, 左後方是The Adobe Wall, 右後邊則是The Adobe Lodge的迴廊。
跨過草坪的步道上有個雕像, The Sacred Heart Statue, 自1884年起就站在這邊了。
而白鷺鷥一個人悠悠哉哉地在草地上漫步晒太陽做日光浴, 及目處都沒有牠的同伴, 不知會不會有些時候覺得孤獨了點?


Varsi Hall 前的小小噴水池, 上面的塑像是什麼? 嗯 我也不記得了。:)
右邊的照片則是從水池這邊遙望missison church的鐘塔還有St. Joseph's Hall。白鷺鷥還是逍遙自在地遊蕩著。


透過The Adobe Wall上的窗看mission garden。



Santa Clara Valley在mission建立的時候是一片長了許多橡樹的平原, 土壤肥沃, 農作物豐饒, 還有許多溪流流過。當時稱為Llano de los Robles, or Plain of the Oaks, 對比現在的到處都是房子, 很難想像吧?

在mission蓋好不久, 從墨西哥上來了一群開拓著, 神父們知道這些新移民跟剛信教的印第安人雜居在一起的麻煩, 因此極力想要把mission剛新建立的聚落分開來。聚落跟mission後來各自成長, 成為今天的San Jose跟Santa Clar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