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到校園時就比較沒感覺。 一來是因為不是一個人走, 氣氛很活潑; 二來是只記得在此沒日沒夜地寫作業, 實在是沒什麼好回憶的。

車水馬龍, 行色匆忙的學生潮水般湧入所有的人行道。 University Ave.上面的樹都黃了頭, 秋高氣爽中閃閃發亮。 公車來去, 行人上下, 我記得曾經在晃眼的白日裡似颱風登陸前的大風中讀著"二十首情詩與絕望的歌"。

那時, 風吹了滿天滿地的落葉, 我忍不住拾了幾片極致的燦爛, 寄回遙遠的南方。 不過等到它們飄洋過海到了人家的手裡, 應該只剩下無味的乾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