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8/22
Redwood Grove Loop Trail/River Trail
1.8miles - 2hr

還是無法決定要去哪裡。老公說, 17號那邊不是有個水庫嗎? 我帶你們去那邊hiking好了。

水庫在公路的左邊, 所以下highway後要繞到馬路另一邊。我們過馬路後就往右邊轉, 可是路越走越小條越看不到水在哪裡, (雖然路兩旁的樹很漂亮), 就決定回頭。在交流道旁研究了一下, 原來是要再上highway再出去才是通往水庫的路。

以前每次吃完飯去hiking我們家老爺總是要睡一下覺或是三催四請才肯下車, 這一次可乖著, 既不需睡午覺也不用人請就很自動地背包包下車。諾, 但是四下無樹, 一片乾枯, 要去哪hiking? 我可一點都不想在大太陽下走路。


所以拍完到此一遊的照片之後, 還是只能去Henry Cowell State Park走一走。

之前來都直接去走步道, 這一次我們就來看看火車站。其實我一直很想來坐火車。想像一下火車穿過大街越過小巷爬過高山渡過小溪一路還有古老的紅木作陪...

票價不便宜, 一趟來回要$20塊, 不過我還是希望下次可以坐坐看森林火車, 雖然這一條線是叫做"beach trains"。這條鐵路線建於1875年, 撘載旅客來往於Santa Cruz跟"大樹"之間。從這邊往海邊開會經過San Lorenzo River(就是貫穿整個公園的河), 會經過建於1909年的鐵桅橋, 1875年的隧道, 只有18miles長, 但來個偷得浮生半日閒的逍遙午後遊應該還蠻值得試試的吧?



不過車站本身看起來沒有那麼有歷史性。售票處小小的, 而候車室就直接在戶外。




鐵道旁的植物, 應該是某種莓。

回到公園內。visitor center裡的小姐說她有family emergency要立刻下班, 所以我只來得及匆匆買了一份地圖。不過今天時間也不多, 走得不遠。以前來我們都是走17號到底再轉9號公路上來, 這次想說試試中間那一段local, 從Mt. Hermon Road下來, 在Felton右轉Graham Hill Road, 再左轉9號公路。以前都覺得這一段會是很彎的山路, 可能要花更多的時間在路上, 事實上一點也不, 路還算蠻直的, 有些地方還是四線道, 走這裡可以又省時間又省距離, 以後都走這裡就好了。


這塊大木頭就在trailhead的旁邊, 將近有兩千歲了。上面一塊塊白色的牌子標示著年代和大事記, 最中間處是耶穌誕生。一圈圈細數它的年輪, 看深淺變化也是蠻好玩的事。


這些原生的redwood沿著海岸一帶生長, 從加州中部到Oregon的邊界, 它們喜歡溫暖多霧潮濕的環境, 所以距離海岸處最遠不會超過40miles, 又叫做coastal redwood。

今天只打算走簡單的Redwood Grove Nature Trail。一圈走下來有0.8mile, 我們走了半圈之後轉到river trail上面繞回來, 覺得還有時間, 再順時針繞一圈走剛剛沒走到的地方, 後半段就算是重覆了。


擎天的巨木。 右邊這一棵還從樹幹中間長出一株新枝喔!


左邊這一株是園內最高的, 高達三百英呎, 有17英呎寬。解說單上, 想想看這麼高這麼大的樹可以是從一顆燕麥片大小的種子開始長成的。Redwood的種子是長在毬果裡, 一個毬果大概有50棵種子。但是紅木林裡的地上通常都蓋滿了厚厚的落葉, 一般種子很難真的掉到土裡成長, 除非是在森林大火或水災之後。

右邊這一張則是三株長在一起, redwood會從各邊的根部再萌芽長出新樹, 小樹長大後就像圈圈一樣地圍住爸爸媽媽, 一家人住在一起, 也算和樂融融。



小松鼠吃松果。跑得很快加上林子裡亮度不夠, 照得不清楚。

redwood的樹皮會是紅色是因為含有丹寧酸(tannic acid)。它的厚厚的樹皮(7-12英吋)跟這一層酸可以幫它們抵禦昆蟲疾病跟火災, 這也是為什麼它們大多能長壽的原因。如果大火過後有足夠的維生必須品留下來, redwood還是能繼續生長, 火災的傷口會慢慢痊癒。


逛完了, 天還沒黑, 那去海邊看夕陽吧! 上次去看蝴蝶時走的海邊那一段路很不錯, 我一直想再去拍拍花, 不過夏天都快過完了, 還是看夕陽吧!

走9號公路往南到Santa Cruz, 跟著Natural Bridge State Beach的指標走, 我們把車停在路邊, 走到收費亭的外面的停車場上要看夕陽。結果發現角度不對, 太陽是下到北邊那一片陸地的後面, 不是在海的那一頭! 所有根本就沒有下到海平面外的夕陽可以看。


手牽手



海邊的潮汐




海邊的房子。總說, 跟台灣不一樣, 在美國, 是有錢人才住海邊, 每天看夕陽; 住山上, 喝涼涼的空氣。




褐藻之類的東西吧? 要歸巢的鳥掠過


人行步道沿著海堤走, 海風徐徐, 非常舒服。走過一彎又一彎我都不想停下來, 後來是到了個有椅子可以坐的地方讓老爺可以坐著歇歇腿, 而我則堅持要看完落日才要回去。落日落到山跟房子的後面, 跳跳跳一下就跳下去了。



太陽一不見, 空氣就冷了起來, 天色也暗得快了。快步走回去, 可是還是忍不住沿路拍夕照。


半彎的月亮已經也垂到西方, 地平線的盡頭有一層淡淡的紫, 淡淡的橙, 淡淡的黃, 淡淡的白, 淡淡的藍跟天頂很藍很藍的藍。

回到溫暖的車上, 華燈初上的暮色中踏上歸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