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3
Sawyer Camp Trail
6.25miles - 600ft - 3hr

老公回台灣去參加哥哥的婚禮, 逍遙地過了幾天快樂的單身生活。週末育芬來找幸宜玩, 一群女人的活動特容易安排, 怎麼玩都好玩。

星期六的活動是跟朋友見面吃飯外加hiking。Yeda找了她的朋友Jeana, 約在Millbrae見。我從沒到過這個城市 (只有一次很誇張地從家裡到機場的路上連找了兩次廁所, 下了交流道在這邊繞了一圈), 不曉得這裡原也有這麼多華人餐廳。原本她們想去的那一家沒有這麼早開, 所以我們進了旁邊一家北方人的店, 吃燒餅油條豆漿飯團的早午餐。

今天要走的trail是Jeana常去biking的地方, 也就在這個city。Jeana說她之前都是從I-280過去在Millbrea Ave. 的交流道下的, 但不知要怎麼從這邊過去, 後來我們看到Millbrae Avenue, 姑且一試, 一路上山之後果然就看到I-280, 右轉沿著Skyline Blvd來到下一個路口Hillcrest Blvd., 就是停車場囉!

Hillcrest Blvd. 從這邊一路陡下坡, 站在頂上往下望可以看到好藍好藍的bay, 可惜上面電線太多加上路邊車子停得亂, 沒有拍照。

停好車後就正式開始今天的hiking行程。這一路都是平坦的康莊大道, 以前應該是給車走的馬路, 如今成了Santa Cruz Mountains人氣最旺的步道之一, 可以騎馬, 騎腳踏車, 跑步, 健行, 蹓小孩, 人來人往的, 非常熱鬧。

一開始就是下坡, highway上的車聲清晰可聞, 還好漸行漸遠漸無聲。走不多遠藍藍的湖水就在樹林後浮現, 再轉兩個彎就到了湖邊。過了湖之後一路平坦, 可是一點也不會無趣。整段路都有樹蔭遮陽, 落葉片片, 很有秋天的蕭蕭感。大家走完後都很滿意這條步道, 希望下次可以帶腳踏車來騎。

因為被我自己的影子擋住, 照片拍得不清楚。碑文立在堤上, San Andreas Fault因為1906年四月18日的舊金山大地震聞名於世。所有橫跨過斷層帶的道路, 圍牆, 藩籬, 建築, 全部因為太平洋板塊跳移了16英呎而被分成兩半。San Andreas Fault從北加的Point Arena一路沿伸到Baja California, 是世上最長, 地震最頻繁的斷層之一, 是太平洋板塊(Pacific Plate)跟美洲大陸板塊(America Plate)間的破碎地帶。前者以每年1-2英吋的速度往西北方向遠離後者, 幾百萬年的磨擦碰撞使斷層的兩邊產生了不同的岩床 - 西邊的花崗岩(grantie)跟東邊的海底火山跟沉積岩。

Sawyer Camp Trail大致上是跟San Andreas斷層帶平行, 我們是走在美洲大陸板塊上。

從堤岸上往左邊看去則是層巒疊嶂的樹海, 遠方的盡頭閃爍著亮光的, 就是我們等一下會走到的另一個湖嗎? 沒錯, 那就是在步道另一邊的Lower Crystal Springs Reservoir, 距堤岸約3mile遠。回程時再次眺望, 還是有點難以想像我們走了這麼遠。

Leander Sawyer 在1853年賣下這塊地之後就成了地方上很活躍的人士。這條trail當初是通往他經營的一家小旅館的道路, 這條路曾經也是來往舊金山跟半月灣的主要"高速公路", 只是當時行走在上面的是由馬拉著的馬車。舊路在1888年Crystal Springs Reservoir的氾濫後毀去大半, 舊金山市接管後把它整理拓寬為郡道(county road), 在1978年被只定為禁止車輛通行的遊憩道路。


掉落在地上的果實有藍有紫有綠有黃, 小巧玲瓏加上色彩鮮豔, 很是可愛。

這些垂在樹上的絲狀的淡綠色東西應該有個名字, 只是一時想不起來。滿滿地掛了一樹, 隨風盪著, 我也覺得很好看, 遠景近景地拍了一堆, 只是出來的畫面都不理想。

一路上的步道都是像這個樣子: 畫有黃色分隔線的水泥路。分隔線應該是要給腳踏車用的吧? 一路上車水馬龍, 很難得等到這樣的時候照下沒有人的路況。當然, 湖邊還是最熱鬧的地方, 越往裡走人越少。

沒有看到火紅的楓葉, 頂多也只是變黃了而已, 長在好高好高的樹上, 鏡頭要拉得好遠才能看得真詳。

落葉滿地的秋色。

因為車子停在限停兩個小時的停車場, 我們都很擔心會被開罰單, 所以在看到Lower Crystal Springs Reservior的水波後不久就回頭循原路出來。我一直落在後面拍照, 覺得這條路上的秋色處處動人, 又拍了一堆有背影的照片。

路邊的漂亮葉子。

走著走著前面的人突然都停下來, 還拼命跟我招手, 同時用食指比著安靜的手勢。跑上前一看才發現是傍晚出來覓食的小鹿, 很認真地吃著東西。後來小鹿媽媽招喚, 母子倆就快跑離去了。

回程的路上看堤岸的另一邊。綠綠的草坪應該是有人在灌溉, 要不, 這季節, 應該不會有綠意了。

當年(1769), Gaspar de Portola跟他的軍隊在Sweeney Ridge上看到San Francisco Bay下山之後便是紮營在這裡以北, 他當時的營地如今已經沉在San Andreas lake下面。

在堤岸上又看到草坡上有一隻大鹿在踱步著, 悠悠然。

離了湖之後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這四棵漂亮的樹鶴立雞群地聳立在山頂上。從各段步道上拍了好多不同角度的照片, 只是不管怎麼取景都遮掩不了後面很難看的高壓電塔。從照片中應該很難體會樹是哪裡漂亮... 總之, 因著高, 因著挺拔, 因著身段和顏色, 就是吸引人目光。

這個季節常看到的, 長著紅色小果子的灌木叢Cotoneaster。

快走回步道口時手機響了, 不知是還沒睡著還是太早起床的老公打電話來。先前吃飯時他有打過我沒接到, 惆悵得很, 這下就開開心心地一路講到上車, 還錯過了最後幾個可以拍照的地方。

回到停車場距離我們離開已經三個小時, 輪胎上已經被畫了黃線, 趕快把車移走, 把有黃色線的部分轉到地上看不見的地方。Yeda和Jeana餓了, 找了家冰果店吃東西, 我們三個則點了冰品跟飲料用。只是香港人的冰跟我們不太一樣, 幸宜點了荔枝冰居然是一杯冰水裡加荔枝, 我們看了都當場傻眼。

跟Jeana告別後我們去China Town晃晃。好心的地主Yeda帶我們去找好吃的店: 燒賣, Dim Sum, 金門餅, 蛋塔, 買得我們大呼過癮。尤其那蛋塔, 熱騰騰地剛出爐, 又香又好吃, 難怪小小的店面隊伍排得好長好長。

臨走前又參觀了Yeda的家, 在舊金山市區的她的家真是小而精巧, 擺設得好漂亮好有巧思。她的老公為我們引路介紹, 看起來就是溫馴善良的好人。家裡真的是要佈置才會有這種質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