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沒有好好看這部片呢... 剛開始的時候很認真, 一晃神, 他們已經在傾盆大雨中來到裂谷懸崖旁, 然後沒有上飛機的男主角回到哭得嘻哩嘩啦的女主角身旁...

是在講愛講青春講(自我)追尋與回家的電影吧? 男主角Large, Andrew Largeman 離鄉九年, 在接到母親在浴室溺斃的消息後從LA回到紐澤西的家參加喪禮。喪禮中他遠遠地站在其他人之外, 碰巧看到他的同學, 在做挖墳工人的馬克。姨媽做了件可愛的襯衫給他, 跟母親房間的壁紙一模一樣。Large沒法跟當心理醫師的爸爸溝通, 出門去跟參加舊朋友的party。去醫院看醫生遇到了鬼靈精的Sam, 生活就此改變。

整部片裡都是"奇怪"的人, 穿著笨重的武士裝的馬克的媽媽的情人, 在城堡外草坪上射箭的朋友, 住在懸崖邊上的家庭; "奇怪"的道具: 好長的hamester cage跟小小的動物墓園和有側坐的摩托車, 和"奇怪"的場景: 夜裡的游泳池跟空無一物的大房間.. 或者是因為"怪"吧, 沒有那種看完後舒一口氣大聲讚好說怎麼能寫出這麼棒的劇本的暢快感, 但其實他們都清淡像水, 不濃不膩, 摻點著小小的詼諧。回想起來仍有小橋流水的餘韻遼繞。它讓我想起"猜火車", 不是因為風格, 而是那種年輕人無所事事生活沒有重心卻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的奢侈。 一個契機對了, 四天的假期可以讓自我發掘有了收穫。

之前沒有看過Zach Braff 跟據說最近很紅的Natalie Portman。電影配樂得了葛萊美獎還是暢銷榜首, 但歌曲我聽著沒有愛也沒有不愛, 不覺好聽也不覺不好聽。

印象最深刻的是Sam的original moment: This is your one opportunity to do something that no one has ever done before and that no one will copy throughout human existence. And if nothing else, you will be remembered as the one guy who ever did this. This one thing.

我喜歡Sam做出來的動作表情, Large的雖然很短但也超可愛的。而且, 多棒的idea啊!! 如此一來每個人都可以是創造者, 在無垠的時間長河裡如此的當下發生過存在過, 千千萬萬的世代裡不會再重覆過的, original mo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