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三張預言牌 (The Drawing of the Three)


英文版花了33年的時間才出版完厚厚七大冊, 還好中文版只花了兩年就翻譯齊了, 所以不用上演那種病危的老婦人或臨終前死囚渴求結局不成的悲劇。 我一次借回兩本, 連等都不用等。

既然羅蘭的世界裡所有人(槍客)都死光光了, 有希望成為槍客的小傑克也因為羅蘭選擇要黑衣人而掉下深淵, 羅蘭只能到另外的世界去尋找有潛力的槍客作為共業夥伴(ka-ket)囉!

很多人都說第二集比較精彩--終於比較有劇情了嘛。 所以我也是蠻期待的。 不過讀完後我還是比較喜歡第一集, 至少裡面還有蒼涼的影子, 有孤獨得不知所以然的荒涼。 第二集在我感覺上是, 公路電影的部分只剩下本來一人變成兩人再變成三人的沙漠行走, 再加上很多很多的警匪槍戰, 毒梟內鬥, 跟不怎麼深刻的擬雙面夏娃。 我對主角們打不死的蟑螂般的槍戰實在沒興趣; 要看人格分裂的話, 三面夏娃24個比利也好看多啦。 但總之, 這也算是個長一點的引子, 用更長的篇幅交代了接下來要一起出生入死的夥伴們的來龍去脈。 除了任意門跟羅蘭可以附身在其他人身上以外, 並沒有太多的奇幻。

話說羅蘭遵循黑衣人的指示西行來到海邊, 首先就遭遇了每逢日落就會冒出來不斷問問題的龍蝦怪, 一晃眼就被咬掉兩根手指頭跟一根腳趾頭。 本來兩手都能彈無虛射的槍客一下子只剩下左手能用, 而接著來的是更糟的發燒, 感染, 使他奄奄一息, 性命垂危。

他來到第一個任意門, 鑽了進去, 附身於1987年的毒蟲艾迪身上。 艾迪正在飛機上, 帶了兩磅的海洛因要闖紐約的海關。 羅蘭幫助他把海洛因藏到羅蘭的世界 (是的, 所有東西都能穿過任意門來到羅蘭的世界, 而羅蘭卻只有精神(或靈魂)能來到我們這個世界), 只因為他需要艾迪能順利過海關才可以幫他取到能讓他退燒/病情好轉的藥。 總之, 經過一番激戰(在一間小房間裡), 販毒的老大跟他所有的手下都死光光了, 包括艾迪最親愛的哥哥。 為了逃避聞風而來的警察, 艾迪就跟著羅蘭回到羅蘭的世界, 踏上追尋黑塔的旅程。

陰影之女, 塔羅牌上的預言。 她乘著輪子來, 女妖的預言。 1963年的黑人女子, 關心黑人權益, 有錢富翁的獨生女, 溫柔善良的歐黛塔, 曾被從地鐵月台上推下軌道而被輾斷了雙腿, 坐在輪椅上。 和她小時候因為被從高樓掉下的磚塊砸到頭而分裂出的暴力的無法溝通的滿嘴髒話的黛塔。 第二座任意門出現時她正在百貨公司偷東西, 羅蘭附身到她身上, 飛快地鑽進試衣間, 穿過任意門來到羅蘭的世界。 比艾迪的故事簡單多了 (沒坐過輪椅的人可以在高速中前進逃亡外加轉方向也蠻不簡單的), 但之後則花了很多的篇幅在搞定這個傷腦筋的黛塔... 粗話真的很多很多。

然後到了第三個任意門。 先前艾迪看到門上寫著兩個字(我猜是"死神", 但作者並沒有說明), 但等羅蘭看到時, 就變成三個字: 推人者。 我猜英文原文是The pusher吧? (書上的插畫是這樣寫的)。

說到這我一定要打岔一下。 羅蘭先前使用的貴族語基本上跟現代英文很像, 英文似乎是貴族語的語源, 所以除了有些現代用詞因為羅蘭的世界的科技還沒有進步到那個地步而不認得外, 其它都溝通無礙 (所以他跟來自20世紀的人也能聊天聊得很開心嘛)。 但就在P.147處, 我們赫然發現, 羅蘭不識得"THE"這個字--更精確的說, 是不認識"H"! 我才在一本文法書上讀到說在口語跟書寫英文中出現頻率第一高的字都是THE呢! 這下我就想去翻翻原文, 看看羅蘭是不是從頭到尾說話都沒用到the, 而這門上寫著的, 也不是The Pusher!

第三座門後是1977年的杰克摩特, 他不是羅蘭要帶回來的第三位槍客, 卻是個愛推人者。 就是他在小男孩傑克上學途中將他從路邊推倒而讓傑克喪生在車輪下(才得以進入羅蘭的世界)。 羅蘭及時扭轉了這件理論上已發生的事實(對歷史會發生什麼影響就要等到下一集才知道囉)。 他同時也是當初丟磚頭砸到歐黛塔並將她推下地鐵軌道的元兇。 羅蘭藉著他的身體去搶武器行拿到幾百顆的子彈(之前所剩無幾的都拿來打龍蝦怪當晚餐了), 搶藥局拿到他要的可以讓他退燒好轉的復凱力(大概是某種抗生素吧), 然後就把摩特的身體推下地鐵站讓車子輾過(也就是先前預言裡說的, "死神, 但不是找你的), 然後帶著所有的戰利品及時回到他的世界(比我們的世界晚個幾分鐘), 解救了被黛塔捆綁在海邊快要被龍蝦怪吃掉的艾迪, 而歐黛塔和黛塔也結合成溫和理性又堅毅的第三人格蘇珊。

之後, 羅蘭病好了, 艾迪跟蘇珊結婚了, 兩人開始被訓練成槍客, 子彈也不虞匱乏, 皆大歡喜地往前走。

這書裡, 艾迪也是個讓我覺得性格很模糊的角色。 他好像勇敢, 又不; 好像膽小, 也不; 好像能將事物看得透徹(比方他在分析羅蘭), 又常常好像不行(明知黛塔危險, 還是不聽勸要把槍給她還不小心謹慎), 他似乎絕望, 能理性地質疑前方的旅程, 但又不為什麼地乖乖追隨羅蘭, 感覺很朦朧。 倒是羅蘭, 我有時覺得他才是有隱性人格分裂的人, 像個狂熱的宗教份子, 信仰他的黑塔和... 他信仰的東西。 看看他對艾迪說的話:

"前方有偉大的奇蹟, 偉大的冒險, 此外還有壯烈的長征, 你還有機會重拾你的榮譽感, 而且不只如此, 你會成為一名槍客。" (P.241)

還有:
"人皆有死, 不只是因為世界會前進, 但我們能活得轟轟烈烈, 我們贏得的將不只一個世界"(P.455)

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十字軍。 啊, 連他都不知道等待他的黑塔究竟是什麼還能如此信誓旦旦, 自信滿滿。 哎, 這世界還是有人信仰奇蹟, 信仰轟轟烈烈, 信仰能贏得世界。

我覺得艾迪說的好:"我了解你, 我看過很多像你這種人。 你只是另一個瘋子, 一隻手拿著旗子, 一隻手拿著槍, 喝著前進吧! 基督教的精兵!"(P.242)。

頗有趣的主角設定。 我還是覺得如果作者能好好地寫寫這個人, 應該比那些槍戰的場面有趣多了。

但這書我一直讀得很"卡"。 他的(作者的或是羅蘭的)方向感一直讓我如哽在喉, 不知是原文的問題還是譯文的問題, 還是作者在暗示一個真的很奇幻的世界。 這是地球, 同一顆有太陽東昇西落的地球。 羅蘭從東方而來, 越過荒漠(Salt Lake?), 越過高山(Nevada Sierra?), 來到西方的海邊(Pacific?)。 然後他在P.46處決定往北走。

所以這時候他的左手邊應該是海洋, 右手邊是高山。 但在P.47它是這樣說的:"左邊是山, 右邊是海"。 到了p.49它說"下午三點, 他的影子在左方拉長"。 下午三點太陽應該偏西了, 影子應該在東方, 也就是右邊而不是左邊。 還想說我的方向怎麼會跟他的偏離得這麼離譜, 它總算跟我一致了:"往北前進, 望向右方, 也就是東方"(p.208)。 但一眨眼來到p.333, "望向右方, 也就是西方"。 唉, 這左右東西, 可跟羅蘭這人一樣, 矛盾得緊呢! (更奇的是, 他明明可以只說左右或只說東西方, 但它偏偏一直要兩者並用來強調什麼, 更讓人困惑...)

圖書館只有這系列的前兩本, 但它也沒有引起我找原文來往下讀的欲望, 先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