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台灣回來的小蘋果親自快遞送來神秘小禮物, 遞上來的是一本水性彩色鉛筆書。

"我有跟你說過我最近想畫鉛筆畫嗎?" 我瞪大了眼, 無限驚喜。 我記得先前就在紙上寫寫, 除了跟老公念兩句(要他手繪地圖給我), 並沒有跟誰提起過呀。

小蘋果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還把我的色筆都翻出來呢!" 我說, 搬出一個證明。

"這不是一般的彩色鉛筆喔, 是水性的彩色鉛筆喔!" 小蘋果開心地揮揮手上的書。

"是呀是呀, 我的色筆就是watercolor的呀。"

我想, 應該不會是誰家(沒有小孩的)都可以隨手拿出一盒彩色鉛筆, 還是水性的彩色鉛筆吧! 更甚者, 應該更少人會想要來畫色筆畫吧。

"我在台南的書局有想要找這類書都沒找到耶。" 再搬出一個證明。 "在台南誠品也沒找著喔!" 雖然老實講, 那個位在13F的誠品實在不大。

"你沒有認真找啦!" 小蘋果美麗的笑容漾得更大了。 "我知道這很適合你喔! 尤其這一本, 它的圖都小小的, 很簡單, 應該很容易就能跟著畫, 這初級的你應該可以啦。 另外這一本可能比較進階一點。"

還是飄飄然, 不敢相信這麼*巧合*的事, 是我太容易*被了解*, 還是小蘋果會讀心術呀?

總是覺得送禮物很難, 會想破頭也不知該送什麼好, 最後十有八九是心虛且guilty的一句"生日快樂"了結。 每次要回台灣時雖也會到處奔走找禮物(這應該是我唯一會認真去逛街的時候), 最後還是只拖回去整箱人家下單的維他命, 還有給小小孩們看的繪本童書等。 前者不用動腦筋, 後者是我唯一有點懂的東西。

JJ從尼泊爾回來帶給我一條可以掛在裙上的鍊子。 長裙飄飄長鍊叮噹一直是我幻想中可望不可及的浪漫。

婉媽媽送了我一疊大陸電影DVD--不講電話的我很少跟婉媽媽聊天, 可一眼就能識人的婉媽媽卻如此了解我的喜好--我連婉媽媽喜歡看什麼樣的連續劇都不知呢。

京燕送了我一本人像攝影集--喔燕子怎麼會知道我都會偷偷羨慕人家人像拍得好? 還有全開的美國山水--若是我在書局看到肯定也會抱回來的。

我的專業造型師小蘋果對我的衣櫥比我還要熟, 我不懂名牌喊不出名稱沒關係, 送上來的包包項鍊鞋子都美麗輕巧, 讓我都捨不得拿來用。

我始終覺得這或許是我沒有用心的另一個證明。 一點小小的巧思就會是個小小的驚喜, 難道我連這點能力都沒有?

領回來兩本美美的可愛的小書, 還是像在做夢一樣。

再次把色筆搬出來, 再把水彩筆搬出來(是不是, 沒小孩的人家家裡會有水彩筆的比例也不高吧?), 把素描本拿出來(會有素描本的比例就更少了吧?)。 一頁頁仔細看著, 忍不住就摩拳霍霍, 忍不住就想跟著來畫, 忍不住就想來畫。

不過.. 嗚, 小蘋果高估我了, 雖然它們真的長得很簡單, 但對我還是有點難.... 再沉潛一下好了...

先來看看回家時無心插柳找出來的小時候畫的圖。 20年前了耶~~ 奇怪, 當時真的不覺得難呀!


還很騷包地蓋章。 畫的是書桌上的東西。 天鵝筆筒還健在。


還是書桌上的東西。 我擁有的幾台火柴盒小汽車通通還在。


這可能是照著書上的水墨畫畫的吧。


更多書桌上的東西。 那時好喜歡用鋼筆寫字, 一堆墨水瓶。 筆架還在喔, 削鉛筆機應該沒了。 硬幣旁邊不是煙蒂, 是可抽換的墨水管。


客廳的植物(是的, 跑去客廳出外景了..)


時隔一年, 照著林清玄的書"雪已經開始下了"的插畫畫的。


應該是照著某張小卡片畫的吧。


這幅未完成是大學時看照片畫的。 照片上是出隊時去的尖石養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chtluft 的頭像
nachtluft

佳處徑須攜杖去

nachtlu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